重口精厕女&傻子不傻第十章

    

哪怕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但只要井水不犯河水,这都在朱序等人能接受的范围内。

        

当然了,若江左和荆蜀真的不知好歹、欺上门来,他们也不会客气。

        

如今,关中才是他们的归属所在。

        

“而且具装甲骑,并非朝夕之间就能训练出来。”杜英接着有些遗憾的说道,“另外,关中和凉州贫瘠久矣,能否选出来身强体壮的人马,还是一个问题。

        

余倒是也想到了解决方案,就是采用纸甲,厚重的纸张扎在一起,同样具有形似重甲的功效,但是纸甲终归不能常常使用,一旦被敌人勘破玄机,就是一把火的事。”

        

“纸甲?”朱序和陆唐面面相觑。

        

“不错,不要以为纸张很薄很脆。”杜英颔首,“当很多纸张扎紧之后,也一样能以柔克刚。不信你们可以试一试。”

        

陆唐和朱序都是行动派,而且若纸甲真的有近乎于铁甲的效果,那的确是能够对王师甲骑进行适应性训练,以及威慑敌人的好手段。

        

两人急匆匆去招呼亲卫准备。

        

看着他们的背影,杜英不由得微微一笑。

        

无数的纸,叠在一起,能比肩铁甲。

        

而无数历经战乱和苦难的关中人,联起手来,说不定也可以撬动天下。

        

——————————-

        

杜明这一生,虽然过得还算潇洒,但是离开姑臧城的机会并不多。

        

毕竟杜家的根基还在姑臧城。

        

这一次远走张掖,甚至还跑到酒泉等地晃了一圈,已经是他离开姑臧城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当时匆匆逃走,如丧家之犬。

        

而今重返姑臧,他既是天水太守,更是大都督的父亲,身份在凉州,已是超然。

        

眼前的姑臧城,仍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城,但物是人非,曾经跟随在杜明身边的忠诚家臣们已经尽数凋零,变成了一群各怀鬼胎的凉州世家。

        

他们或是惶恐,或是期待,自然都等着看是不是能够通过杜明从杜英那里获得最大的利益,否则他们这一次闹哄哄的跟着杜家起兵,差点儿就被吐谷浑一口给吞了,杜家总得给点好处不是?

        

尤其是在来的路上,大家多少已经听闻了杜英在姑臧城颁布的政策。

        

因此心中的不满和担忧显然更胜过期待。

        

其实这些世家们心情如此,杜明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初派杜英出去的是他,如今这个投下的闲棋摇身一变,变成了杜家都得仰望的存在。

        

虽然在杜英崛起的过程中,杜家起到的作用也一样无可替代,又是送人,又是送钱粮,几乎帮助关中盟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崛起为长安城外最强的势力。

        

但是这不管怎么看,终归都只像是补偿。

        

对杜英这些年所忍受的风霜磨难,尤其是当年在华山脚下差点儿冻死的补偿。

        

十年不闻不问,一朝成名却来补偿,现在一家性命也一样是被杜英所救,否则早就成为宋家阶下囚矣!

        

所以杜明本身,就觉得给杜英的补偿还不够,更甚至没有什么能够补偿得了他所经历的磨难和牺牲。

        

这也就让杜明也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如果有得选,他更愿意就掉头就走。

        

但是那终归是自己的儿子。

        

就算是不为了自己考虑,也得为杜英考虑。

        

父子冷战、老死不相往来,这传出去将会极大地影响杜英和杜家的声誉。

        

因此杜明还是硬着头皮回来了。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到了站在自己所熟悉的十里长亭外的人影。

        

只有绰绰约约四五个人。

        

杜明下马,看到了众人簇拥下的年轻人。

        

“孩儿杜英,拜见父亲。”杜英向前一步,直接单膝跪地,向着杜明行大礼。

        

离家十年,杜英也等于没有尽孝身边,再次见面,行大礼也是应该的。

        

这也是为什么杜英身边只带了几名随从——当然,还有王师斥候轻骑远远游荡,但不会打扰到这边——等于杜英是以私人身份前来见杜明,否则面对作为自己上司的上司的凉州都督,算是第一次参见上官的杜明,反而是应该跪拜的那个。

        

“孩儿,快快起来!”杜明心中正是愧疚的时候,此时赶忙伸手搀扶。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个年轻人,模样甚至已经和当年迥然不同了,尤其是身上的气质,自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这让杜明不由得感慨道:

        

“法兄教导的好啊,反倒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十年来只有书信往来,却从来没有让你回家或者去探望过,有愧于你······你还愿意认我,为父,为父已经,已经很谢谢你了。”

        

说着,杜明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

        

杜英心中一样是感慨莫名,他能够理解当日的杜葳和今日的杜明流下的泪水:

        

“阿爹毋庸挂怀。姑臧之凶险,我们也都看在眼里,因此杜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凉州张氏身上,情理之中。

        

若不是孩儿身在关中,并且闯下了一番事业,恐怕这一次我杜家就要真的一蹶不振了。

        

更何况当初关中盟草创,孩儿初来乍到,若不是得到了阿爹的鼎力支持,能够动用少陵坞堡的人马,恐怕就算是能够把关中盟拉扯起来,也只是拉扯起来一个简单的坞堡联盟,归根结底还是一群心怀鬼胎、各有打算的世家罢了。”

        

若真是那样的关中盟,大概王猛也会感到失望,杜英更会觉得自己想要做的事无从入手。

        

因此获得少陵坞堡的支持并且得到来自于凉州的人马和钱财,这是杜英能够在关中盟内保持话语权的底气。

        

而杜英这话说出来,跟在杜明身后的不少世家家主们,一个个神色愕然。

        

“心怀鬼胎”、“各有打算”,这说的不正是他们么?

        

顿时他们有一种被杜英指着鼻子骂的感觉。

        

杜明也讪讪一笑,杜家其实也算是凉州心怀鬼胎的世家一员。杜英这句话里,已经足以体现他对世家的态度。

        

因此,杜明打了一个哈哈:

        

“为父支持你,是应该的。”

        

同时,他给杜英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周围还跟着那么多凉州世家的家主或者代表,要慎言。

        

倒是杜英本身是支持世家还是反对世家,杜明才不在乎呢。

        

甚至他反对世家更好。

        

这样杜家就能在雍凉两州集权,岂不是更胜过身为世家之一?

        

王谢两家不管再怎么强大,终归不是最强大的唯一。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