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娟的奶水二部&禁忌灌满闺乖女

谁也没想到,这一晚的氛围,竟变得格外舒适和温馨。

        

在饭桌上,眼镜男袒露了心声,在苏乙的怂恿下,向清纯女求婚。

        

阿弟找来相机,帮他们拍下这难忘的一刻。

        

而经过这一出后,他们对苏乙和阿弟的态度也变得格外友善起来。

        

虽然不能完全袒露心声,但却也聊了很多事情。

        

直到夜里三点钟,眼镜男和清纯女主动到客厅打了地铺,而苏乙则搬了把椅子,坐在了阳台,打算在这里小憩。

        

阿弟也走过来,坐在苏乙的腿前,把脑袋靠在苏乙的大腿上,望着窗外的灯火阑珊。

        

房间里熄了灯,静谧而安详。

        

没人说话,不一会儿,苏乙就听到阿弟细微的鼾声,她靠在自己的腿上,就这样睡着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乙骤然醒来。

        

他看看腿边的阿弟还在熟睡,便没有动,搓了搓脸,看向窗外。 

        

此刻街上少有行人车辆,这座城市还没从睡梦中醒来。

        

霓虹灯和路灯都灭了,很难想象,现在这个时间段,竟是这座城市最暗的时候。

        

苏乙的目光仔细搜寻着楼下每一个街区,每一处所在。

        

突然,他的目光在扫过金库后街的时候,陡然一凝!

        

他看到一辆车在缓缓经过那里,速度慢得犹如龟爬!

        

而且这辆车没开车灯。

        

有问题!

        

苏乙顿时清醒许多。

        

与此同时,港岛报警中心的电话陡然响起。

        

正昏昏欲睡的接线员打着哈欠接起电话:“喂,报案中心。”

        

“你好,我要报警。”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位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呵呵,我是华天,我装了十八颗毒气弹,在港岛各个角落,从现在开始,每隔二十分钟,毒气弹就会爆炸一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十八颗毒气弹的位置,分别在元朗凤池村、荃湾御景新城、旺角新地广场、屯门大兴村……”

        

这个声音一连报了十八个地址,然后立刻挂掉了电话。

        

某个河边,刚才冒充华天打电话的天养顺冷笑着挂断电话,拆下电话卡折断直接扔到了水里,然后开车离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用另一个电话打给了天养生:“大哥,打过电话了。”

        

另一边,天养生挂断电话,立刻拨通另一个电话:“你们开车过来吧!”

        

报案中心,接线员“喂”了好几声,这才放下电话猛地弹跳而起,惊恐地按下警报。

        

刹那间,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个报案中心!

        

要出大事了!

        

十分钟后,整个港岛警队,大到警队一哥,小到巡逻警员,全部都被惊醒了!

        

飞虎队、机动部队、爆炸品处理科、重大事故科、刑事科、行动部、情报部等等等等,几乎各大部门,全部都被惊动了。

        

一哥气急败坏下了死命令——一个炸弹都不许炸!一个人都不许死!

        

很快,一队一队的人马,紧急从港岛各大警区、警署出发,驶向那十八个毒气弹安放地点。

        

无数市民被从睡梦中警醒,开始了紧急疏散。

        

大半个港岛,都乱了起来!

        

“阿军,怎么搞的?为什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情!”上级警司愤怒质问马军,“华天在到处都放了炸弹!如果是真的,那咱们麻烦大了!”

        

马军一边穿衣服一边迅速道:“sir,我早警告过刑事科的罗sir,我告诉他我盯着华天,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但罗sir根本不听我的,昨晚擅自行动,结果反而让华天失去掌控!昨晚的电话我有录音,所有程序我都按标准流程进行了。”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才道:“做得很好!这样一来,就没有咱们的责任了!不过华天还是得抓,抓住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把他绳之於法!”

        

“sir,我怀疑十八个毒气弹只是幌子,是为了掩饰华天的真正目的。”马军飞快解释道,“如果他只是为了放十八个毒气弹,他根本没必要跟天养生团伙结盟!他一定有更大的目的!”

        

“更大的目的?什么目的?”

        

“我还不知道,但我很快就会查到!”

        

“好,阿军,我给你留两组人,你专门负责查清楚华天的行踪,务必要抓住这个家伙!”

        

“Yes,sir!”

        

尖东。

        

当苏乙注意到那辆行驶缓慢的汽车时,整座城市突然到处警铃声大作!

        

所有熟睡的人瞬间被惊醒!

        

阿弟爬了起来,吃惊看着窗外,问道:“发生什么了?”

        

苏乙的目光仍死死锁定在那辆慢吞吞行驶的汽车上,道:“他们要开始了。”

        

身后那对情侣也被惊醒,走到了阳台边,四人齐齐看向窗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某一刻,元朗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

        

整个城市都听得一清二楚,从苏乙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那边升腾而起的巨大火球和蘑菇云。

        

华天他们设定的第一个毒气弹,爆炸了!

        

真的是威力极大的毒气弹,爆炸的中心店在元朗某个屋村的天然气中心,毒气弹爆炸引发了天然气管网爆炸,直接把那一个片区瞬间化为火海,夷为平地,死伤惨重!

        

警察们快疯了,他们疯狂赶往每个爆炸点,希望能在下一次爆炸之前,疏散群众,拆除毒气弹!

        

也在此同时,就在苏乙等人都看着元朗方向的时候,阿弟突然指着不远处的高架桥上叫道:“渣哥,你看!”

        

苏乙顺着阿弟所指望去,就见两辆蓝色重卡,赫然向金库的方向疾速驶来。

        

轰轰轰轰!

        

下一秒,整个金库的围墙突然同时爆炸,烟雾升腾,火光乍起。

        

剧烈的冲击波甚至波及到了苏乙面前的玻璃,偌大的落地窗,“哗啦”一声被震得稀碎!

        

苏乙护住阿弟踉跄后退几步,才站稳,而另一边的那对情侣,早就被冲击波掀翻在地上。

        

苏乙和阿弟一左一右扶起了他们。

        

“给你个忠告。”苏乙对眼镜男道,“找湿毛巾捂住口鼻,如果有条件就尽量找防毒面罩,千万不要闻飘上来的白烟,那是毒气!”

        

“好,好渣哥。”眼镜男慌张道。

        

其实苏乙也在演员商城搜过三氟化氯的信息,但结果显示,的确有这东西的制备合成方法的临摹教学,但这需要大量实操和实验,而且制备过程十分危险。

        

华天之所以能熟练制造这么多三氟化氯弹,是因为他在一个高科技片场,自学了这方面的技术,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个人技能,旁人除非有跟他一样的境遇,否则是学不来的。

        

“我们走了,多谢你们的款待。”苏乙拍拍眼镜男的肩膀,“希望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

        

眼镜男还在品味这句话的深意,苏乙已经拉着阿弟往门外走去了。

        

“阿嫂!”清纯女突然叫住阿弟,满脸担忧,“阿嫂,一切小心啊。”

        

阿弟对她灿烂一笑,竖起大拇指。

        

两人目送苏乙二人出门,久久无语。

        

他们的手机就留在茶几上,但两个人谁都没有想要去报警的意思。

        

金库的守卫队有三百人,武器装备全部都向等他特种部队看齐,守卫队不受港岛警方管辖,直接向港督负责,他们在港岛的地位,可以说是超然物外了。

        

超高待遇,超高低位,港府的原计划是养出一支骁勇善战的精英部队来,但这么多年来,这支队伍其实一直都窝在金库里养膘、赌钱、玩女人。

        

于是在华天和天养生有意的针对下,爆炸发生后,这三百人要么被当场炸死,要么全部闷在军营里被呛死,无一存活。

        

反倒是几个值班的文职人员侥幸活了下来,第一时间把自己锁到了金库里面,然后立刻打给自己的上司,汇报这里的情况。

        

上司接到电话,立刻打给金库经理,金库经理打给财政司司长,司长打给港督,港督通知警务处长……

        

金库驻扎着全港岛最优秀的部队,金库的人警察从来都管不着……

        

就因为金库工作人员一直以来养成的傲慢和教条经验,导致最该及时知道消息的警方,反倒是在十分钟后,最后一个知道金库被打劫的消息。

        

警队一哥哔了狗的心思都有了,但被港督骂成孙子,也不敢回半句嘴。

        

“立刻!马上!给我调集所有警力,击毙这些胆大包天的歹徒,确保黄金万无一失!如果丢一根黄金,你这个警务处长就别干了,我亲手抓你去坐牢!”

        

“我会立刻抽调人手立马赶去金库……”

        

“什么抽调?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要确保金库万无一失!我要确保金库每一根金条都不会丢!现在金库才是最重要的!你明不明白?”

        

“可是,有十八个毒气弹在人员密集的社区里……”

        

“还管他么的什么毒气弹?你现在给我把所有心思全都放在金库这边!”港督暴跳如雷,“黄金!我只要黄金!”

        

“我告诉你,金库里储存着一百二十吨黄金,那是港岛所有的黄金储备!价值一百五十多亿!如果这些金子被抢走……港岛就完了!所有市民都会疯掉的!港岛会彻底崩溃的,你明不明白!”

        

“明白!完全明白,我这就带队亲自去金库,保证金库万无一失!”警队一哥冷汗直流。

        

挂掉电话,警队一哥立马把火气全部撒在了手下身上,他怒吼着调兵遣将,原本奔赴爆炸点的警察们只留一部分去现场疏散市民,剩下的全部调头去金库。

        

就在警察们赶赴金库的时候,金库也快华天他们被打开了。

        

他们的效率太高了!

        

几乎在围墙被炸毁、保卫队全部阵亡的同时,两辆重型卡车也到了现场。

        

卡车停在火海门口,开车的天养志和天养信立刻戴着防毒面具跳下车,另一边的华天和天养生也是同样的装备,都戴着防毒面具。

        

华天抱着一个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喷雾罐,四人一人拿起一个喷雾罐,开始迅速往卡车轮胎上喷。

        

这是华天专门调配的阻燃喷雾,可以有效阻断三氟化氯的燃烧。

        

很快,四人把卡车轮胎上全部喷了阻燃喷雾,这才把卡车开进被火海环绕一周的金库大院中。卡车轮胎碾过那无物不燃的三氟化氯,果然毫无反应,根本没烧起来。

        

四人并没有直接去金库大门的位置,而是拿着工具飞奔向金库的外墙部位,把特制的三氟化氯弹贴在墙体上,然后引爆。

        

一声巨响后,墙体顿时如蛛网般裂开,却没有坍塌。

        

但森白的火焰熊熊燃烧,那特制的超高强度混凝土,居然如蜡一般消融,开始层层剥离!

        

“呦吼!”天养志兴奋地怪叫起来。

        

“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最多十五分钟,就会烧穿墙体!”华天仔细查看了一下,用确凿语气道。

        

“好,抓紧时间布置外围!”天养生也不废话,立刻下达指令。

        

华天放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个带计时器的盒子,这些全都是他制备的遥控三氟化氯弹。

        

四人每人拿了三个,很有默契地奔赴各个方位,把这些遥控毒气弹安放在金库外围,火海圈内的各个方位,无一遗漏。

        

就在这时,天养生的电话响了。他接起“喂”了一声,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

        

“知道了,你先撤,按原计划去你的位置。”最后讲了一声,挂掉电话后,天养生面色凝重看着华天:“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天养信有些不敢置信:“不会吧?真像大哥说的,他们不管市民的死活?”

        

“跟他们的利益比起来,人命算个屁!”天养生叹了口气,“养义说,很多警察都向我们这边来了,预计最多十分钟后,我们至少要被上千个警察包围。”

        

华天微微沉默,道:“这种情况本来也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告诉天养忠和天养莲,让他们提前发动吧。”

        

“好!”天养生立刻开始打电话。

        

华天向其他两人招手:“我们得加快进度了,再炸一次金库!”

        

“你不是说再炸有塌方的危险吗?”天养信一边追上去一边焦急道。

        

“只能尽量小心,顾不了那么多了!”

        

三分钟后——随着不同方位四声爆炸,港岛陷入彻底的混乱之中!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