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攵女h/病娇有车慎入

与此同时,他那枯瘦如柴的身躯忽然光芒大作,直刺得旁人瞳孔生疼,无法睁眼。

        

这是!

        

闻道圣人只觉一股极其玄奥,无比怪异的力量自眼前的白发老头身上传来,体内的力量竟然开始疾速衰退。

        

更让他感到惊恐的是,随着眼前老者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气息越来越微弱,自己体内一种极为珍贵的东西,也在飞快地流逝,消散。

        

寿元!

        

作为当世最年长的圣人,闻道圣人所剩的寿元本就不足两百,如今被老君这么一抓,居然瞬间就损失了一半有余。

        

而老君虽然摇摇欲坠,似乎虚弱到了极点,却还是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反而开怀一笑,眸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两个圣人!

        

用老子一条命,换走两个圣人!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死法,更让人满意的呢? 

        

他仿佛已经看见自己的名字被载入史册,受到无数后人的敬仰和传颂。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砰!”

        

只见鬼魈忽然飞起一脚,毫不留情地踹在老君身上,将衰弱的老头直接踢飞出去,“砰”地一声撞在山壁之上。

        

“哇!”

        

老君本就是强弩之末,寿元几乎已经燃烧殆尽,哪里还能受得了他这迅猛绝伦的一脚,口中猛地喷出一道血箭,随即软绵绵地瘫倒在地,眼神渐渐暗淡下去,瞳孔之中,很快便没有了神采。

        

这名以一己之力换走了凌霄圣人的神奇老者,就此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与世长辞。

        

“混账!”

        

见此情形,七星圣人眸中顿时燃起熊熊火焰,终于按捺不住,破口大骂道,“为什么要对自己人下手?”

        

“谁和你是自己人?我说过,他是我的。”

        

面对圣人的质问,鬼魈竟是怡然不惧,反而恶狠狠地瞪了回去,“若是再敢插手,我连你也一起宰了!”

        

“不可理喻,当真是不可理喻!”

        

七星圣人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一剑击毙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却终究还是以难以想象的毅力强忍了下来。

        

“原来如此,竟然是消耗能够消耗他人寿元的特殊体质者。”

        

闻道圣人也终于从那种怪异的虚弱状态中恢复过来,双目精光大作,手中长剑一振,直指七星圣人,“难怪凌霄老弟这等人物,也会着了你的道,不过此人已死,你可还有其他卑鄙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虽然老君功亏一篑,没能取了闻到老兄的性命。”七星圣人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不过你现在的状态,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你可以试试。”

        

闻道圣人的面色较之先前憔悴了不少,身上的气势却不减反增,他持剑向前跨出一步,分明没有半分灵力,却不知为何,令七星圣人隐隐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从前倒是小看了这个老匹夫!

        

七星圣人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随即重新流露出坚定之色,并不和对方硬拼,反而纵身一跃,蹿入到身后的树林之中,很快便跑得不见了踪影。

        

面对损失了大量寿元的闻道圣人,他竟然选择了逃之夭夭!

        

“懦夫!”

        

闻道圣人眸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随即苦笑一声,双腿一软,竟然“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近百年寿元的流逝,显然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老匹夫!”

        

眼见他受伤倒地,鬼魈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断刀,眸中满是杀意,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当初杀害老头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确实不曾想过。”

        

眼见鬼魈步步逼近,闻道圣人似乎无力起身,只是云淡风轻地答道,“当初那个只有天轮境界的小小蝼蚁,有一天竟然能够威胁到本座的性命。”

        

“一命换一命,你杀了老头,我就杀了你。”

        

鬼魈来到他跟前,手中断刀高高举起,“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闻道圣人平静地注视着他,仿佛是一个欣赏戏剧表演的观众,既不说话,也不出手反抗。

        

“不要!”

        

正当鬼魈想要挥刀而下,将仇敌击毙当场之时,一道白色倩影忽然挡在了他面前,张开一双纤细的玉臂,将闻道圣人牢牢护在身后。

        

“女人,闪开!”

        

看清眼前之人,乃是与自己同行了一路的冉素娟,鬼魈微微一颤,眸中的迟疑之色一闪而逝,却又很快恢复了冷酷。

        

“我是‘闻道学宫’弟子,从小就受到圣人照顾,你要杀他,我又怎能袖手旁观?”冉素娟双眸含泪,纤细的腰肢挺得笔直,娇柔的嗓音里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若是当真要动手,那便连我也一起杀了罢!”

        

“你当我不敢么?”

        

鬼魈双眸赤红,咬牙切齿道,“若是再不滚开,我就连你一道砍了!”

        

“我不!”

        

晶莹的泪水顺着冉素娟吹弹可破的脸颊滑落下来,点点掉落地面,她直视着鬼魈的眼睛,无比决绝地答道。

        

“你……”

        

鬼魈气极语塞,右臂不停颤抖着,似乎随时就要对着她当头劈落,然而过了好半晌,却兀自悬在半空,愣是没能下定决心。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一道白色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一旁的山林之间,此人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你曾说过欠了我的情。”冉素娟忽然说道,“我不求你偿还,只愿你放下与圣人之间的仇恨,咱们之间便算是两清了,如何?”

        

“不成!”鬼魈毫不犹豫地拒绝道,“别的事情都可以,唯独这闻道老贼必须死在我手上,否则如何对得起老头的养育之恩?”

        

“虽然我不认得‘老头’是谁,却也知道他是你重要的长辈。”冉素娟苦口相劝道,“若是看见你这般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之中,他在天有灵,想必也会伤心。”

        

“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中么?”鬼魈喃喃自语着,随即眼神一凛,忽然上前一步,左手猛地发力,将冉素娟狠狠推倒在地,右手再次高高举起,“或许吧,不过只要杀了这老匹夫,我自然就得到了解脱!”

        

“不要!”

        

猛烈撞击之下,冉素娟只觉浑身酸疼,一时半会无法起身,眼看着鬼魈对闻道圣人痛下杀手,她心中一痛,声嘶力竭地娇呼着,却没有任何阻止的办法。

        

她知道,一旦闻道圣人死在鬼魈手中,两人之间的情谊也将画上句号。

        

从今往后,鬼魈便是“闻道学宫”的头号大敌,包括父亲和宁洁在内,自己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会加入到追杀他的队伍之中。

        

甚至就连自己也不得不将这个一路同行,数次相互扶持,早已生出感情的男人视为仇寇,并想尽办法取其性命。

        

他未来很可能会伤害到你。

        

你确定要救他?

        

脑中忽然浮现出钟文的话语,冉素娟心如刀绞,胸闷窒息,过分痛苦之下,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是我!

        

又是我!

        

当初是我轻信了朱聪,害得小洁落入这卑鄙小人之手!

        

如今又是我为了一己私欲救下鬼魈,牵连了圣人的性命!

        

我果然是个扫把星!

        

老天爷,你为何要让我这样的不祥之人,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噗!”

        

急怒攻心之下,她浑身一颤,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娇艳的脸蛋苍白得如同纸片一般,娇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就要倒下。

        

鬼魈的挥砍动作,在她眼中竟然如同慢镜头回放一般清晰。

        

随着断刀离闻道圣人的头顶越来越近,她的一颗芳心,也渐渐沉入谷底。

        

就在冉素娟心灰意冷,生无可恋之际,那道始终冷眼旁观的白色身影忽然动了起来。

        

他的身法迅捷无匹,只是双足一点,便瞬间蹿出数丈距离,出现在鬼魈与闻道圣人身旁,出手如电,一把抓住鬼魈的后领,猛地向上一提,竟然将他精壮的身躯轻松甩了出去,“砰”地重重砸在山地之上,直摔得他眼冒金星,浑身骨头仿佛都要散架了一般。

        

“是你!”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看清这名突然出现的白袍人,鬼魈赤红的双眸中射出愕然之色,惊得险些连下巴都要掉落在地。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