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上的公憩/双腿架开h

        

顾珞望着漫天繁星,心里乱糟糟的。

        

箫誉就那么随意的坐在旁边,顾珞不开腔,他也不催促。

        

过了好久,顾珞忽然道:“宁世子的妹妹六岁的时候死了,因为老夫人屋里丢了一样东西,那东西在她的房间找到了。

        

她被关进了宁国公府的祠堂里,关了三天三夜。

        

旁边有婆子看着她,只要她跪的不端就会用鞭子抽她,跪了三天,抽了三天,最后在她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宁国公大义灭亲,报官了。

        

在官差把她带走的路上她死的。

        

是个大雪天,那天,她正好生辰。”

        

顾珞说的简单,寥寥几语带过,箫誉却听得心里难受。

        

六岁的小丫头,被关在祠堂里,白天不提,单单夜里,寒冬凌冽,她挨着鞭子怎么熬得住。

        

“丢的什么?”箫誉转头垂着眼看躺在那里的眼前人。

        

顾珞嘴角牵起一点讥诮的笑,“谁知道呢。这位大小姐……过得很不好,从记事起就被府里另外两位小姐,宁挽初,宁挽夏变着法的欺负。 

        

冬天扔到冰窟窿里冻着,夏天绑到草丛里喂蚊子,可能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吧。

        

薛茂林倒是时常照顾她,可也只能是偷摸给她瞧几次病,送几次点心。”

        

“宁国公授意的?她哥哥也不管?”

        

顾珞摇头,“谁授意的我不知道,没人管倒是真的,褚冰清,你知道吧,宁世子的小姨,她对这位世子爷视若己出,可对这位大小姐,从来不闻不问。

        

这大小姐也没怎么见过宁世子,她可能都不太知道自己还有那么一个有本事的哥哥吧。”

        

宁国公府的事,箫誉的确知道不少。

        

他清楚这褚冰清对宁陵好,上一世,宁陵也翻查出了褚冰清的死亡真相,可他从来没有听谁提过宁国公府这位小姐。

        

知道有过这么个人,但是这人就像是这世上的蚂蚱蚂蚁,存在过却本根无人提,根本没人惦念。

        

闷闷叹了口气,箫誉看着顾珞,也半躺下来,胳膊肘撑着地,手掌托着脑袋,“小红兄弟怎么知道他家的事?”

        

顾珞笑了笑,“我家有长辈认识薛茂林,听他说的。”

        

箫誉不疑有他,只把这个长辈自动带入为顾奉元,“那今儿你说的那鬼上身,是你编的?”

        

顾珞看着箫誉:“我要说是,你会觉得我坏么?作为一个大夫,没有把救死扶伤放在第一位,反而在病人身上动了坏心眼。”

        

箫誉登时翻身起来,盘腿坐着,两眼直直看着顾珞,很严肃的道:“怎么会?我们太子爷正查宁国公府给顾大人报仇呢,小红兄弟说的那些,都是对我们太子爷有利的事。

        

要是没有这些事,我们太子爷还找不到突破口呢,现在不一样了,季氏和宁挽初都被抓了,这就是突破口。”

        

顾珞听着,没有说话。

        

箫誉又道:“小红兄弟,你别想那么多,也别被宁国公府大小姐的那事儿影响心情,”顿了顿,他真诚甚至虔诚的道:“开心点。”

        

他这语气顾珞有点扛不住,鼻子酸的不行。

        

开心点。

        

她多久没有听人和她说过这种话了。

        

以前在乾州,爹爹在京都,她报喜不报忧,和顾家二房与老夫人的那些争斗,她向来都是自己咬牙抗。

        

爹爹出事,她一路奔赴京都,满脑子想的都是要给爹爹报仇。

        

开心……

        

她有值得开心的事么。

        

箫誉几次想要握住顾珞的手,告诉她:别想那么多,别想别人……想想我。

        

但犹豫了两下,放弃了,他爬起来原地蹦了两下,“小红兄弟,我去抓鱼给你吃,我烤的鱼可好吃了。”

        

箫誉在河里捣鼓抓鱼,顾珞就躺在地上依旧看天上的星星。

        

不得不说,人真是善变。

        

就在不久前,她还觉得这个箫誉有问题,将他列为头号防备对象。

        

这才过了多久,就和人家谈心事了。

        

自嘲的笑了一下,却也觉得那些陈年旧事说出来,心里的确是舒服了许多,起码没有那么压抑了,她腰杆用力,一挺,坐了起来。

        

朝着箫誉那边打了个口哨,“要帮忙么?”

        

箫誉一边抓鱼一边回应,“不用,一会儿帮忙吃完就行。”

        

他这么说,顾珞就当真没有动,连柴火都没有帮忙找。

        

箫誉这人有点神奇,跟他待在一起,真的觉得放松又踏实。

        

在这之前,顾珞从来没想过,她能和一人认识不过才几天的陌生人相处到这个地步。

        

河里的鱼还挺肥,箫誉用随身带的匕首刮了鱼鳞淘洗干净,去不远处林子里捡了一堆干柴回来,在河边儿架了一堆火。

        

通亮的火光照在顾珞巴掌大的脸上,箫誉心疼这人瘦的单薄。

        

他得加把劲儿,赶紧把媳妇娶回家,好吃好喝的养着。

        

这边他俩又谈心又吃烤鱼的,倒是过得潇洒,那边宁国公府却是炸了天。

        

季氏和宁挽初被一通审讯之后,直接被扣押下来关入了刑部大牢,消息传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宁国公都惊呆了。

        

京兆尹带走的人,就算是关押也是把人关押到京兆尹啊,怎么就关了刑部去了!

        

而且,他堂堂宁国公府在这里摆着呢,季氏身上还有诰命加持,怎么说关就关了。

        

火气烧的五脏六腑难受,宁国公拍着桌子问随从,“那边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就把人关了!”

        

随从一脸为难,“国公爷,奴才打听遍了,银子也塞了,人情也用了,但是一丁点的消息都打听不出来。

        

就知道今儿夜里的审讯,京兆尹,刑部尚书,太子爷跟前的人以及皇后娘娘跟前的人都去了。

        

但是在公堂上问了什么又交代了什么,一点问不出来。”

        

问不出来?

        

怎么会问不出来!

        

这简直不可思议,宁国公捏着拳头砸向桌面,“当堂难道连一个衙役都没有?”

        

“关键就是,连这个都打听不出来。”

        

啪!

        

宁国公抄起手边茶盏就砸了出去,“废物,怎么会连这些都打听不出来呢?这是最基本的!”

        

茶盏:……

        

那就摔我?

        

你礼貌吗?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