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找爽&h挺进去高H

      

眼周围正如和谐所说,盘膝坐着不少的三品仙君,金灿灿的泉水光影折射到他们身上仿佛为他们镀上了一层金粉。这些仙君比外边的那些年纪稍大,但也没有一个超过百岁的,不少已经到达三品后期。

        

随便一个放到外边去都是难得一见的精英子弟,这里一抓一大把,而且还不过是今日所见的其中一批而已,栖霞派的实力可见一斑。

        

几个人试着吸一口这里的金身灵雾,只觉得那种针刺的痛苦感受比外间强烈了数十倍不止,真要泡入泉水中,那种感觉想想都头皮发麻。

        

难怪三品仙君也只允许吸灵气,他们如果浸入仙灵泉,只怕马上要活生生全身爆裂而死。

        

不过剧痛之后,紧接着的舒畅感却也更加强烈。余庆、雪鸢他们迫不及待想真正试试泡入仙灵泉的感觉了。

        

石洞再往里走还连着一个更大的石室,石室正中竖着一面白玉屏风,上书一个巨大的金色“禁”字。

        

何携走到这里,歉然道:里面未得许可便是我也不能内进,这里六面玉牌,上面刻有号码,可以通过禁制,几位凭玉牌进入对应号码的石室内修炼即可。仙灵泉虽好但几位切莫沉迷其中,浸泡太久于身体有害无益。”

        

六面玉牌有四面刻着的号码是一模一样的,橙子与衡二得到的玉牌号码也是相同,估计是男女分开之意。

        

绕过白玉屏风,后面就是一道长庇,一共有十个洞穴,他们要去的两个洞穴正好相邻,一般一个洞穴最多可供六人同时浸泡,而衡二那个是唯——共专供女仙君用的。就算在栖霞派这样的一流宗门里,能够六品的女修也是少数。

        

两个洞穴中都没有旁人,洞穴内除了一个六尺见方的仙灵泉池,还连着六个小小的静室,供仙君们休养调息之用。

        

橙子看了十分喜欢,她可以在静室里炼炼丹做做饭,也不愁寂寞。 

        

两边分开之前,衡二、雪鸢、柑柠等人向马云腾保证道:“我们会好好照顾橙子的!”

        

马云腾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余庆、衡止等早就等不及了,耐着性子在池边打坐调息准备一番,然后便小心翼翼泡入池中。

        

余庆才进去就忍不住“傲”一声大叫,池水泡过的身躯像被人用蛮力生生撕裂开肌肤,连筋脉也一并扯得支离破碎,六脏六脏仿佛被利刃穿刺而过然后一阵粗鲁搅动,那样的痛苦简直让人如同置身地狱。

        

衡止也觉得有些难受,不过远没有雪鸢那么夸张,他知道这是因为他曾经过无声惊雷的淬炼,身体强度远胜过他的缘故。

        

他心念一动,伸手各抓住余庆与马云腾的一只手掌,几个人与他相处多时,几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衡止马上将真元顺着两人的手臂传送过去。

        

三人只觉得一股冰寒之气游过体内,顿时痛楚稍减,头脑也恢复了清明,开始远转体内真元抵抗仙灵泉带来的剧痛。

        

如此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三人终于慢慢适应过来,松开了相连的手掌,各自修炼。

        

马云腾觉得仙灵泉对他的帮助并不太大,正考虑是不是到静室改用冰癸灵石与寒潭水修炼,忽然听见洞外有人大喝道:“凌云派的混账出来!”

        

聚精会神抵抗着仙灵泉水侵蚀的余庆被这一声暗含法力的喝声一震,差点岔了气。

        

马云腾眉头一皱,来者在这个时候突然大喝,分明是有心想害他们走火入魔的,在仙灵泉这种危险的环境中走火入魔,后果可能是修为尽毁,这人用心未免太过恶毒。

        

马云腾从储物腰带中取出衡止送的阵旗往泉池旁边一抛,马上布成一个隔绝音波法力攻击的简单法阵。

        

他略松了口气一跃跳出仙灵泉,将身上所有的防护阵旗全数抛出,把三人里外三层牢牢保护起来。

        

不管是谁,敢对他们下手的都必须付出代价!

        

只是不知道橙子那边情况如何……

        

马云腾快步走出山洞,洞外站了六名六品仙君挡住他的去路,发现只有他一人完好无损地从洞中走出来,都有些诧异。

        

双方正在对峙,忽然另一个山洞中走出一名中年六品仙君,外表上看大概四十岁左右,身材魁梧,显然也是匆匆结束修炼从泉池里爬起来的,形象略有些狼狈。

        

他恨恨扫了这边一眼,对那六个人道:“仙灵泉内严禁喧哗,你们莫非不知道?”

        

六名仙君中最左侧一个仙君回身流里流气道:“不是事先通知你了,我们要替马甲、马丁他们报仇,你少管闲事!”

        

中年仙君还待再说,橙子从旁边的石洞中跑出来,马云腾正担心她们会不会也被喝声所扰,橙子一看见他马上放松下来,道:“幸好你没事,师姐也没事了,师兄他们怎样?”

        

刚才橙子手忙脚乱把衡二救起,趁着她昏迷,与小狗合体替她理顺了体内失控的真元。她现在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合体之后也不至于胡舌酪放威压引人注意。

        

做完这些后,想到马云腾这边,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想跑过去看看,幸好马云腾也平安无事。

        

马云腾听橙子这么一说,彻底放下心头大石,心念一转道:“我去看看他们,这几个人你看着办,不必客气。”

        

马氏从来强者为尊栖霞派想必也相去不远还不如趁此机会让橙子立威,日后也好让那些人少打橙子的主意。

        

橙子听他的意思,似乎有人出了些问题,忍不住担心起来:“那……你快去!”

        

马云腾二话不说就闪身退回洞内。

        

那六个前来找茬的仙君面面相觑,这是什么状况?他们要修理的正主躲了起来,派个连修为都没有的黄毛丫头顶上?!

        

莫非以为他们会怜香惜玉?

        

刚才仗义执言的魁梧仙君也暗暗摇头他听到那六个人的喝声,知道洞里的是这几日宗门内常被人提起的凌云派,也是今年斗法大会新鲜出炉的冠军他还以为对方如何少年英雄,怎么竟然是狗熊?事到临头派个小丫头当炮灰。

        

橙子根本懒得管别人如何看她她只知道就是面前这几个混蛋害她的同伴出事的,这些人多数还是马氏的人,这就更加可恶了!

        

“刚……刚才你们谁在大声嚷嚷?”橙子很想威风一点,大声一点,但是说出口的话,调子还是惯性的软绵绵。

        

六个六品仙君忍不住大笑起来,中间一个指着橙子挑眉道:“就是老子叫的,怎么样?”

        

橙子不说话,摸了摸怀里的小狗,小狗用力做出凶恶的表情,可惜不太成功,面前六个六品仙君压根看都没看它一眼。

        

豆豆郁闷地收起表情,张开嘴巴对着中间那个笑得最大声最难听的仙君腿上喷出一团紫红色的火焰。

        

火光一闪,几个仙君笑声突然被人从中掐断了一般,换成了凄厉的惨叫,众人惊恐不信的眼神中,刚才承认自己发声惊扰凌云派众人的那名六品仙君突兀地跌倒在地,膝盖以下一双小腿竟然已经被那小狗吐出的火焰生生烧没了!地上只余一堆黑灰。

        

那仙君的惨叫声不绝,其余四人不约而同倒退十几步,瞪大眼睛死死看着橙子怀里那只看似无害的白胖小狗……这是什么怪物!

        

其他山洞里一直在关注着外间动静的仙君们,忍不住发出此起彼伏的一阵惊呼之声。地上翻滚着的那个六品仙君终于咬牙忍住了惨叫声,双臂支撑着上半身死命往后急退。

        

那名魁梧的中年仙君也吓了一大跳,他也算见多识广,从未见过有火系妖兽厉害至此。

        

被瞬间烧去双腿的不是一个普通人,那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六品期仙君啊!

        

“你、你们如果再来捣乱,他、他就是榜样!“橙子的威胁语调仍是结结巴巴地没什么气势,但是再没人敢嘲笑她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小丫头发起疯来放那只狗攻击他们,他们全部死在这里都有可能!其中一名仙君一言不发抱起地上没了双脚那个与其余三人扭头就跑。

        

橙子跑到马云腾他们所在的山洞口,探头探脑一阵,不敢出声打扰,干脆抱着小狗坐在山洞口守着。

        

其余那些山洞里的仙君都缩了回去,没人出来替那几个家伙抱不平,一来对橙子手上的恐怖“妖兽”心有余悸,二来那几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人给他们点教训正好。自己的同门在自家禁地内被外人重创确实有些丢脸,不过这事自有上面的人来管,轮不到他们多事。

        

只要那只恐怖的“妖兽”别来找他们麻烦就好。

        

那个魁梧的仙君吞了吞口水,终于慢慢压抑住心中的震惊,暗暗打量起橙子来。

        

明明越看越普通的一个凡人女孩子,怎么手上那只妖兽就那么厉害呢?

        

“在下、呢……我叫李才,姑娘贵姓芳名?”魁梧仙君终是忍不住好奇,主动搭讪道。

        

橙子想起她在山洞里似乎隐约听见这人与那六个坏蛋争执,而且他不姓马,于是回了他一笑,好声好气道:“我叫橙子。”

        

“你也是凌云派的?洞里面的是你的师兄?”李才觉得橙子并不像她手上的妖兽那么可怕,更是主动攀谈起来。

        

“嗯。刚刚那几个是什么人?”橙子问道。

        

李才迟疑片刻,苦笑道:“那几个人都有些来历,亲长都是宗门内有头有脸的人场……你们可能会很麻烦。”

        

这事是那六个人理亏在前,可修真之人讲的是实力,谁又管你有理没理?

        

马云腾在山洞内替余庆疗伤,情况不知如何,那边衡二悠悠醒转,发现身边不见了橙子,连忙起身出洞外寻找,一眼看见橙子好端端坐在马云腾他们那个山洞的洞口,便放下心来,走到她身边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有人大叫,然后我觉得体内真元乱走就晕了过去,可我现在怎么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对?”

        

橙子低头抚摸着小狗道:“刚才小狗发现你不妥,一直在叫,我就把你拖上来喂你吃了理气通脉的丹药。”

        

衡二惭愧道:“啊!我还跟云腾说要照顾你呢,结果是你救了我!橙子你力气也不小嘛,竟然可以把我拖出泉池。”

        

橙子干笑两声,那个时侯她跟小狗合体了,八品后期仙君,力气能不大吗?

        

幸好衡二神经向来很大条,对于信任的人说的话,从不怀疑,所以也没仔细追究下去。

        

“雪鸢和柑柠呢?”

        

“她们方才悄悄去跟踪那些人了,大概是要收点利息回来……”

        

她一抬头看见呆呆望着她的李才,想起自己力忙出来忘了戴面纱,这个人刚才和和气气在跟橙子说话,应该不是要害他们的坏人,于是向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这一笑把刚刚勉强稳住心神的李才笑得再次神思恍惚起来。

        

橙子想起之前的问题,正想继续发问,忽然一道传音符飞到眼前。

        

衡二伸手拆开符纸,只听何携有些着急的声音道:“几位可否出来一趟?有急事相商。”说话尚算客气,不过橙子用膝盖想都知道他要商量的是什么事!

        

橙子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愿意离开的,正准备回一道传音符让对方稍等,忽然听见洞里传来余庆骂骂咧咧的声音。

        

会骂人就应该是没太大问题了,两女连忙起身进去。

        

“他奶奶的,哪个混蛋敢暗算老子,统统阉了扔进窑子里去当乌龟王八!”余庆怒气勃发,他这次莫名其妙被人阴了,正满肚子怨气。

        

衡止也缓过气来,马云腾站起身问橙子道:“怎样?”

        

“豆豆把那个乱叫的家伙的腿烧掉了!另外四个人什么都没说带着他走了。”橙子报告战绩。

        

衡二才知道小狗发威的事,恍然道:“难怪何掌门叫我们出去商量呢。”

        

余庆跳脚道:“有什么好商量的,好声好气把咱们请来就是为了暗算不成?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余庆忽然扭头问橙子道。

        

橙子点头:“是啊。”

        

“那就是橙子你不对了!”

        

“啊?”

        

“你应该让小狗一次把那六双狗腿子都烧了!”余庆龇牙咧嘴道。

        

衡止站起身止住余庆的谩骂,淡然道:“我们还在别人的地盘上,你就少说两句吧。”

        

唉,余庆竟然被他们一路被他们带坏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