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勃好紧h_春幄莺飞

娄小乙就在莫愁路住了下来,却也不得清闲。

        

“心盘,到底是怎么回事?修真界中关于类似的道境转移秘术无数,尤其是在道家范畴内,怎么现在大家都盯上了你们?如果只是谣言,在半仙这个层次还有几个能相信无稽之谈的?或者,天狐一族在这方面真的有类似的能力?”

        

柒姨苦笑,“无风不起浪!白夜必有光!修真界中确实有无数关于转移的法子,能把修士一生所学在某个方向进行淬炼,比如修为,神魂,记忆,都可以!

        

在这一点上我天狐一族都未必及得上道家在这些方面的手段!但道境提取,还有所不同!”

        

柒姨叹息一声,“关于道境的提取淬炼,它不像元力法力身体力量这类存在那样具有实际的可操作标的!比如法力这东西,它是真实存在的,有确实的体量,在修士身体内流动,那么提取淬炼它就有了一个相对固定的目标。

        

道境不同,看不见摸不着的,只存在于修士的脑海中,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东西,那么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怎么把这些道境信息完整的收集起来?以后再凝聚转移,就是比较容易的事了。

        

修真界中,像这类收集精神记忆的问题最是难搞,比如你的记忆,比如你的修行经验,其中最难的就是,记忆碎片和道境理解的综合体!”

        

娄小乙有些明白了,“柒姨您的意思是,通过幻梦境?”

        

胡柒柒点头,“正是如此!所谓成也幻境,烦也幻境!在所有收集修士意识理解范畴的精神记忆方面,幻梦境是最有效率,最不会失真,最不可能受到抵抗的,也最不可能在其中故意布置下陷阱的!

        

其它的方法,比如道家的侵入,佛门的佛压,这些方法都会让修士潜意识中产生逆反心理,所以他们得到的意识信息就很可能是不完整的,零零散散的,东拼西凑的,也就没了道境传承的意义!

        

只有幻梦境,才能在一名修士不知不觉中完美复制他的道境理解,没有反感,没有抗拒,自然而然,就像是在幻梦境中展示自己的道境一样,他们也意识不到自己的这些宝贵理解已经被人偷取了!

        

当然,说偷取并不合适,只能说是复制!心盘复制了这些理解,其实修士本人也没失去什么,也不是说自己的理解就丢了!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杀人,那是凝聚转移这些复制的问题,是旁枝末节,在这方面,道家佛门远比我天狐一族要精通得多!”

        

娄小乙长出一口气,“明白了,心盘窃取修士道境理解,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但其中核心的一条是,怎么完美无缺的收集这些道境理解信息,而幻梦境就是最好的收集方法,天狐一族又是宇宙修真界最擅长幻梦境的种族……”

        

胡柒柒点点头,无奈道:“这个道理不难懂,你看只要我稍一点拨,小乙你就立刻明白,换做其他半仙,哪有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

        

天狐一族的幻梦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几百万年的历史,难道说我们从几百万年前就开始制作心盘了?

        

外景天对心盘的调查,就一定是破解了心盘制作之秘,他们明白了心盘制作的工序,其它都好说,就是这瞬间的幻梦境形成,怎么能做到无声无息,不知不觉,自然而然,既不惊扰被选中的目标,又能完美的复制,这一点上就很有难度!

        

所以来这里的每个人,他们不知道天狐根本没参与心盘事件么?他们当然知道,只不过在装傻而已!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就有什么证据证明了天狐一族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他们只是想得到这种瞬间催生幻梦境的方法!

        

如果給了他们,他们研究后就会说,呵呵。这事和天狐也没什么关系?

        

如果不給他们,他们就会一直有借口来怀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更无所谓把这锅甩在天狐一族上!

        

那么小乙你说,我们应该給他们么?”

        

娄小乙长叹,“当然不能,绝对不能!給了一个,就会給两个,直到最后煞不住口子,然后这些人再通过得到的幻梦之法出去做恶!

        

到了最后,天狐本来于此事无关的,也就慢慢变得有关,最后就被动的成为心盘掠夺事件的背后推手,什么好处没捞到,因果一大堆,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天道清除的对象……”

        

胡柒柒轻叹,“你看,就是这么个道理!匹夫无罪,怀壁其玉!天狐一族糟糕就糟糕在自己的本能神通上!我们的特有神通和道境大盗有关了,于是被怀疑,被迫要交出来。

        

交与不交有什么关系?不交可能会和一部分修士交恶,交了又会和天道交恶!

        

只有不交,也必须不交!别的不说,只这本命神通都被逼出来了,天狐一族还有什么生存的价值?”

        

娄小乙却还有问题,他的思路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

        

“柒姨,咱们不提动机和事实,只从技术上来分析,那么你认为,你们天狐一族在幻梦境上的能力是不可替代的么?会不会存在其它的方式,同样也能达到这个效果?”

        

胡柒柒苦涩的摇摇头,“这也是我们很郁闷的地方,我们私下里也研究过心盘,发现这东西的幻梦生成好像除了我们还真没其它道统能做到!

        

反正我们不知道,外面那些修士也不知道,否则他们也不会单单来了这里!

        

当然,仙庭上界是另一回事,我们并不了解!”

        

娄小乙沉思道:“柒姨,有一句话我不知当问不当问?您和鸦祖的关系,是我们两家联盟的基石,到现在为止,坚不可摧,小乙我也愿意继续这样的联盟关系。

        

既然是联盟,就要共同面对,就要互相坦诚!

        

我就实话实说了,在天狐一族数百万年的历史中,是否有这么其中一支分裂出去?

        

您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道统,永远的界域,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家族!

        

蚁多分群,鹰大单飞,您可别和我说,天狐一族数百万年下来都是铁板一块,不可能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