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到失禁尿_贱尿便器h

数月后,婆娘肚子里的孩子降世了,是龙凤胎。

        

男孩起名为白武谛,女孩起名为白琞灵,名字是急忙忙跑进来的赛罗给起的,据说是专门跑去找了奥特之王一趟商量出来的名字。取名癌发作的白次蓝当即就拍板同意了,并且为了感谢赛罗,当即带他去特训了100个小时。

        

孩子满月酒的时候,白次蓝认识的人基本都如约而至,基本都是竭尽所能的祝福这两个孩子,某种程度上有点像是睡美人里女巫挨个祝福公主的画面,不过显然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跳出来一个放诅咒的二百五,真有的话估计当场就被白次蓝劈了。

        

队长和指挥按照约定一起帮忙照顾了这两个孩子,居间惠队长手把手的教婆娘怎么喂奶,而婆娘也无愧于自己的两个大宝贝,奶水很足,很劲,孩子一边吃一边竖拇指。

        

指挥则手把手的教白次蓝洗尿布,好在白次蓝早年是吃过苦受过累的,区区洗屎尿布这点活对他而言完全不算什么,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育儿过程中,白次蓝不用睡觉的优势大大的发挥出来了,正常的家长们总是苦恼于孩子半夜啼哭令他们休息不好,在白次蓝这里根本不存在这种问题。

        

老爸不睡了,来,孩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哭?

        

老婆,你尽管睡,孩子,我看着。

        

孩子,你尽管醒,老爸一直都在。

        

不管孩子什么时候醒,一睁眼看到的,都是满眼慈爱的白次蓝。然后不由分说的塞一瓶刚热好的奶到他们嘴里。别的不说,娃是真的没饿着。不像白次蓝那会,一米九硬是饿成了一米八。

        

孩子长大些后,白次蓝有段时间要和婆娘出门办事(moyu),于是把儿子白武谛托给了大古、飞鸟和赛罗他们教导,让他们好生教导儿子,三人顿时点头如捣蒜。 

        

当天晚上,赛罗找到了雷欧师傅,两人喝了一夜酒,一开始是抱头痛哭,后面是放声大笑。

        

至于女儿,他托付给了队长和指挥,让他们多加疼爱。

        

一段时间后,两人回来一看,大儿子白武谛饱经风霜,一脸沧桑,而女儿白琞灵白白嫩嫩,不胖不瘦,一切都恰到好处。

        

他一回来,大儿子就抱着他的腿哭诉:“呜呜呜呜老爸你终于回来了,飞鸟教官他简直不是人啊!”

        

“哦?”

        

“他指着瀑布让我把那玩意劈开,我说他妈的怎么可能,但是飞鸟教官说你就可以,我作为你儿子肯定也可以。”

        

“他妈的瀑布怎么可能劈的开?让我劈我也是连山一起劈了才行啊!”

        

“所以老爸你….真能劈了啊?”

        

“待会我找飞鸟给你演示一下。”

        

正好此时飞鸟吊儿郎当的过来了,他一转过弯来就看到正抱着白次蓝大腿哭诉的白武谛,还有一脸和蔼看着他的白次蓝。

        

噔噔噔~噔噔噔登登~~

        

飞鸟心肺骤停,下意识就想跑,但白次蓝直接隔空一抓将他拽了过来,揽着他的肩膀亲切的笑道:“飞鸟,我不在的日子里,你真是有好好地在教我儿子呢。”

        

“啊哈哈哈….那肯定的……”飞鸟汗如雨下。

        

“哟!飞鸟!今天用什么法子训练那小子好呢?我可是刚准备了一部吉普….车?”吊儿郎当从拐角转过来的赛罗一眼就看到了白次蓝。

        

噔噔噔~噔噔噔登登~~

        

赛罗心肺骤停,本来也想逃跑,但是被白次蓝隔空一抓直接和飞鸟来了个大团圆。

        

白次蓝左拥右抱,看着这俩人,眼神真的亲切极了。

        

两人汗如雨下,正准备说什么,只见大古提着饭盒走了进来:“武谛,吃饭啦,叔叔今天给你带了红烧排骨,你丽娜阿姨亲手煮的,快点来趁热吧……诶,白队员你回来了啊?”

        

“嗯嗯,大古,这段时间照顾儿子辛苦你了。武谛,你去把你大古叔叔送来的饭吃了吧,都是一番心意。我先去和你飞鸟叔叔以及赛罗叔叔好好谈谈人生。”

        

白次蓝左拥右抱的就走了,被他揽着肩膀的赛罗和飞鸟黑着脸留下泪水。

        

如果能重来,他们…..

        

他们还是会这么做,因为好爽!

        

而白次蓝不知道的是,经常来拜访武谛的,除了他三个叔叔之外,还有结花。

        

结花穿着一身亲切的大姐姐服装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最新款的9060ti显卡:“武谛~~~听说你最近要玩新游戏,大姐姐这里有最新的显卡哦。”

        

“哦哦……”武谛眼都直了。

        

“待会来姐姐这里玩,这张显卡就是你的了。”

        

“嗯嗯嗯!”

        

更加令人意料之外的是,继承白次蓝战斗天赋比较多的,是他的女儿白琞灵。

        

才十几岁,就学会了爆气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训练场的白琞灵一个爆气,瞬间将气息提升了几倍,训练靶甚至直接被震飞了。

        

“真的是很有白队员当年的风采啊。”队长和指挥一脸慈祥的看着训练场里的白琞灵,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刚入队的刺儿头。

        

训练场里时常响起她训练时发出的:“石!破!天!惊!拳!!!!”“霸!王!百!裂!拳!!!!”“霸!天!裂!空!拳!!!!!”之类的声音。

        

飞鸟和赛罗曾经溜达到这里想训练这孩子一手,但是被她上来邦邦两拳后,他们两个放弃了,这孩子妥妥的是和白次蓝一样的战斗怪物,跟她对练没有好事的。

        

虽然白武谛也很强,但明显白琞灵才是和她爹一个风采的。

        

白次蓝每年总会不定时的和婆娘,偶尔会捎带上两个孩子去其他宇宙游历,带他们看各种各样的奇异景象,但是有些日子里,他是一定会在地球的。

        

比如说一些人的忌日,他一定会留在地球,很隆重的祭拜他们。

        

每年到总监的忌日时,白次蓝都会带着TPC这一年来的发展文件,在他坟前认真的念给他听。其实他不知道总监现在是否已经转世了,但他想,如果地下包括总监在内的那几个大佬还有人没走的话,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听这些的吧。

        

孩子出生的那年,他还和赛罗费尽心思找到了最开始那个世界的坐标,回到那里找到了养父的坟,给他烧了很多纸钱和纸房子纸车,告诉他自己有孩子了,以后会带着孩子一起来祭拜他。

        

而良介忌日时,他会给良介烧最新款的游戏机,虽然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但以这家伙贪玩的性格,如果拿到手,一定会开心很久吧。

        

“我会一直守护着这个宇宙,直到永远。旅途还很遥远,我们终会再会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