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肉H_小妾h

我其实从未见过这条本体蛇的实力,可光从他一具蛇身,能造出蛇棺,就可以知道很厉害了。

        

更何况,他还造了沉天斧,还做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墨修这道蛇影,都是他死后,神魂快要消散时,执念所化,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他留这道神识之前,神魂还是好好的,所以这道神识,其实比墨修还要厉害些的。

        

我在墨修面前,都没有还手之力,碰到他,更没有还手之力。

        

眼看着他指尖引着的孢子粉要落在我头顶,他脸上依旧是那样的笑。

        

我整个人好像痛得要裂开,张嘴想说什么,可一张嘴,就是成团成团的血块吐出来。

        

明明我没有咳,却好像冬咳了一两个月,到了开春突然化了痰,只要轻轻一咳,喉咙里就一团团的硬痰自己朝外冒。

        

那些血团里的黑色细蛇,却并没有像天眼神算吐出来的那些,出嘴就是死的。

        

被我吐出来后,居然还慢慢抽动着,张嘴一点点啃食着血块,然后活了过来。

        

“你果然是与众不同的。”本体蛇看着我吐出的黑蛇,引着孢子粉在我头顶转了转。 

        

依旧满眼的深情,脸上依旧是那样的笑:“既然这样,就试试这个东西。”

        

烛息鞭依旧缠在我脚踝上,我痛得眼睛收缩,头顶好像有什么慢慢涌出,可我知道那不是黑发,而是血水。

        

张嘴想说话,却根本说不出来。

        

我感觉整个人好像都脱了力,心脏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股颓然悲伤的情绪笼罩着自己。

        

我分不清这情绪是自己本心的,还是因为那颗心。

        

反正不管哪里来的,可也感觉这样死了,或许也好。

        

那孢子粉原本就只有两管,一管张含珠交给何辜的时候,就交代了,用来给她毁尸。

        

剩下这管,何辜刻意交代,是他死的时候,给他用的。

        

我当时还想过,如果我死的时候,能用也挺好的。

        

毕竟我因为蛇棺的原因,可能也死不了。

        

不过现在这条本体蛇引着的,就算不是一代孢子粉,二代应该效果也不太差。

        

我不像是龙灵,她只有自己的记忆,能认清楚她自己的身份。

        

可我,有时分不清,我是龙灵,是何悦,还是龙岐旭的女儿,还是巴山巫神……

        

太多的身份,太多的记忆在我脑中了。

        

如果我身体被孢子粉寄生,那腹中的蛇胎就算化神而去,可至少胎体死了,也算解决了一大问题。

        

而我和龙灵就这样都变成了无数朵真菌,分不清哪朵是她长出来的,哪朵是我长出来的,其实也挺好的。

        

我张着嘴,任由嘴里一团团的黑血块涌出来,又变成一条条游着的小黑蛇。

        

本来就打不过,干脆就躺在这结实如铁的地上,躺平算了!

        

从我醒过来,到现在,我一直想咸鱼来着,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可以彻底躺平了!

        

就是不知道墨修那边怎么样了……

        

龙灵以前假死,避世不出,他这道蛇影都能出来。

        

现在龙灵的神魂随着那些源生之毒和孢子粉,分散到这些真菌里,再也聚不拢了。

        

他不管融合那些残骨会不会成功,至少不会再因为龙灵的生与死,而消散了吧。

        

外面的天空真的是好蓝,不管是真是假,看着就很舒服。

        

我眼看着那些孢子粉落下,缠着烛息鞭的双脚好像要断了。

        

就在我看着一道孢子粉落下的时候,远处天空好像有什么闪电的强光一闪而来。

        

夹着龙吟蛇嘶之声,瞬间冲透了整个华胥之渊的幻境。

        

我眯着发昏的眼睛,还想看清是什么。

        

跟着就感觉一轻,跟着似乎泡在了一股温泉之中。

        

一道龙吟之声响起,有什么猛的朝下冲去。

        

我想低头看,却感觉一只手轻轻捧住了我的脸。

        

微微抬眼,却是墨修的脸。

        

只是这时,不像刚才那条本体蛇那样的温煦的笑,也不像以前墨修那样总是带着三分深沉。

        

他双眼已经变回了外白里黑的清亮,却紧皱着眉。

        

好像强咬着牙,忍着怒意;可那双眼睛里,却又闪着水光。

        

我张嘴想说话,可一只手却轻抚着我的后脑,将我摁到了怀里。

        

底下似乎有着一道道火鞭抽动的声音,可我又好像听不见。

        

我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和风之中。

        

耳朵里听到的,除了墨修“咚咚”的心跳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墨修带我落下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似乎乌云闪动,一道道粗壮的闪电,布遍了整个天空。

        

他带我并没有走多远,而是直接落在了风城外面。

        

风望舒一见我们出来,立马迎了上来。

        

将那条披帛一挥,将我抱住。

        

然后双手掐着法诀,一道道如月光般轻柔的冷光就罩在我身上。

        

我努力咽着那些血块,张嘴想说什么。

        

可墨修却伸手抚了抚我的脸,朝我轻笑道:“放心,这是我的天谴。外面太危险了,我到风城里面去,先解决了道神识,和那些真菌。”

        

“风望舒会用转轮术给你先减轻痛苦的。”墨修双眉紧皱,低头看着我。

        

指尖拂过我额头,那双变得黑亮的眼里水光微闪。

        

慢慢垂头对着我轻轻落下一吻:“我就回来!”

        

他沉眼看了看风望舒,直接化成一条……

        

我眯眼想看清,却又发现看不太清。

        

似乎是条黑蛇,又好像是条白蛇,又似乎颜色与天空中涌动的乌云闪电完全一模一样,一时看不太清。

        

这就好像墨修是条能变色隐藏的蛇……

        

“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这就是有无之蛇。”风望舒将我抱在怀里,结着法印敷在那条披帛上。

        

朝我沉声道:“你这是被烛息鞭所伤,又动了天谴,内受蛇啃心,外受火烧身。以我的转轮术,根治不了,只能暂时缓解痛苦。”

        

“不过你放心,在你杀了龙灵的时候,蛇君已经吸收了残骨,虽还没有完全融合,但等这弑神的天谴一过,他就是一条活着的有无之蛇,能压制住那条本体蛇的。”风望舒双手不停的结印。

        

低头看着我道:“你放心,蛇君可以的。他为了你,连融骨之痛都经历了,里面不过是一道神识,不会有事的。”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