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好爽添@开荤粗文h

      

风默夕拿出了金锋上人给的储物戒,打开一看,眼睛瞪得大大的。

        

灵石,成堆成堆的五彩灵石,那可都是极品的,整整堆满了戒子空间的半个角落。

        

十块防身剑符。

        

悬浮在戒指空间的上空。

        

果然是化神修士,出手就是大方。

        

嗯,比师尊大方多了。

        

有了这十块剑符,她几乎可以在方外域,横着走几圈了。

        

“什么事,脸上笑开花了!”

        

朝阳就跟小偷似的,蹑手蹑脚的从侧门冒了出来。

        

看着一脸贼笑的风默夕,忍不住的出声。

        

“就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强,要偷着上来!”因此风默夕得洞府,连防御法阵都没放下来。

        

朝阳笑着拉着风默夕的手。

        

两人坐在榻间,“我家那老头也来了,我趁机混过来的,你以为你师尊不知道啊。

        

只不过我脸皮厚,打走了还会来。”

        

几十年不见。

        

抛开在九层妖塔的那段不能相认的日子,他的心都疼了。

        

此时,两人手拉着手坐在塌上,心里竟然有说不出的满足。

        

什么修真万岁!

        

要是没有爱人,他一天也活不下去,“答应我,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要分开了!”

        

“师尊让我去龙门秘境!”

        

“嗯,一起!”

        

朝阳的头靠在风默夕的肩头蹭了一蹭,嗓子不由得沙哑的道:“小夕,咱们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吧!”

        

“什么事?”

        

朝阳的眼神不由得瞥向了她的红唇,嗫嗫的道:“那天,在战场,我还想让你那样对我!”说完,便嘟起了嘴。

        

慢慢的递了上来。

        

风默夕的脸颊瞬间染上了一抹绯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那天她真的是魔怔了。

        

不就是很久没见朝阳激动了一下,数万人观仰,真的是气死她了。

        

“啪~”的一声轻响。

        

风默夕的手掌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拍,羞赧的道:“美得你,师尊说了,龙门秘境回来才准备双修结缡。

        

除此之外,你想都别想!”

        

朝阳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狂喜,结结巴巴的道:“那家伙答应了,我们,我们要双修结缡了!”

        

在看到风默夕肯定的点头之后。

        

朝阳一跃而起。

        

头顶重重的撞在了房顶的墙上,他大笑着,一把揽住了风默夕飞身出去。

        

在洞府之前的空地上,轻盈的旋转了起来,“太好了,小夕,你知道此时我的幸福吗?”

        

两人抛开重重的艰难与困苦。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风默夕受到了朝阳的感染,也微微的笑了起来。

        

两人正肆意的旋转漂浮而起时,突然‘咳咳’两声轻响。

        

只见萧时空与鸣山上人走了进来。

        

朝阳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老头,你真的太不识趣了,这个时候不是该回避才是么!”

        

萧时空冷冷的道:“放开你的双手,否则一切免谈!”

        

朝阳瞬时把手垂在身侧。

        

毕恭毕敬的站在风默夕的身旁,两人保持了一尺的距离。

        

鸣山忍不住的摇头轻笑。

        

自己收的徒儿,面瘫了二十多年,原以为是个高傲冷峻的,现在才知道他竟然是个猴子。

        

“现在,马上,立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上峰来,还不快滚!”

        

“是!”

        

朝阳生怕节外生枝,此时要多乖,就有多乖,反正明日就要出行了,回来后就双修结缡,。

        

到时候,怕了他个鬼。

        

然后对住风默夕悄然的道:“等我,乖乖!”

        

说完,一溜烟的就跑掉了。

        

那速度,比萧时空踢他也慢不了多少!

        

鸣山上人无事,只不过详细询问了风默夕当年从冥王大陆传送过来的详细地点,以及修为和传送时间。

        

风默夕感谢的看向了萧时空。

        

直到鸣山上人离去。

        

师徒俩才站在山峰的边沿,一览着连绵的群山。

        

“你不用感谢,为师这么多年也未曾教导过你什么,没想到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又要便宜那小子。

        

其实按为师的设定,是想你元婴之后才双修的。”

        

说完,神色一厉继续道:“双修洞府得在咱们金石峰。

        

你俩没事少腻在一起,我都看不下去了。”

        

“是!”风默夕的笑容满面。

        

在哪,对于朝阳来说都不是问题。

        

至于不腻在一起,对她而言,是绝对不会影响修炼的。

        

第二日一早。

        

风默夕便被安排到了丹鼎宗的山门跟前。

        

如果说金石峰是巍峨气派。

        

那丹鼎宗的山门便大气磅礴,一整块的碧玉妆成,显得碧沉明幌,气势恢宏。

        

明晃晃的立在大山的深处,仿若霞光万道,瑞气缭绕。

        

这真是人间仙境。

        

山门前的广场上停放着一座巨大的龙舟,已然站立着威风凛凛的十位元婴。

        

上百位金丹修士。

        

已然有序的朝着巨大的龙舟上迈去。

        

所有金丹期的修士,都穿着青灰色的宗门服饰。

        

袖边镶嵌着一层,淡淡的云起图腾的银边。

        

这架势,比之无相的整个大陆都要足。

        

朝阳就像是长了只千里眼似的,瞬间便移到了风默夕的跟前,不由自主的想要牵起她的手。

        

被她轻轻的拍开。

        

“出门在外,你悠着点,不然不理你!”

        

朝阳微带失望,他的手又缓缓的放了下来。

        

恢复了在丹鼎宗一向的冷峻。

        

风默夕于心不忍,又轻声的道:“没人的时候可以牵手!”

        

说完,快速的朝着龙舟飞身而上。

        

定定的落在了断肠的跟前,惊喜的道:“师姐,你也来了!”

        

原来自那日之后,其余人直接被送离方外域。

        

只断肠是金石堂的骨干,深得萧时空的赏识,加之与风默夕关系好。

        

在征得断肠的同意之后,留了下来。

        

“嗯,尊主说让我在此结婴!”

        

“那真是太好了。”

        

风默夕挨着断肠坐了下来,朝阳自然不动声色的坐在了她的身后。

        

云舟‘嗖’地飞起,在一行元婴修士的控制下。

        

像一道光影似的,在天空迅速的前行着。

        

纵使风默夕与断肠都操控过云舟,但没有谁的掌控的速度有如此的快,如此的稳。

        

“师姐昨日被安排在哪了?”

        

“金石峰的御剑堂,我很喜欢!”她是金丹后期,战力什么的都不错。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