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赐龙精h/握着学长h

     

对于老医生的提议,  白鸟任三郎思考再三还是决定等鉴证科的同事过来。

        

“在未确认死者是自杀还是被杀之前,在场所有人都有嫌疑。以防万一,还是不能让你们接触尸体。”白鸟任三郎说道。

        

在等待鉴证科的时间里,  毛利小五郎、江户川柯南和安室透已经凑到冰柜前查看尸体。

        

那个44号的冰柜已经被拉出了一半,一名黑色短发的青年一脸狰狞地躺在柜子里,正是死者野井由贵。

        

他穿着蓝色的衬衫和灰色的裤子,  衣服和头发上结满了细细的冰晶。五官端正的脸此刻表情扭曲眼睛暴突,  显然死前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安室透把柜子往外拉,  死者野井由贵的尸体完整暴露出来,  可以看到死者的手指弯曲成爪子状。

        

一旁的毛利小五郎弯下腰往柜子里看,  他摸着小胡子有些疑惑:“冰柜上面没有血痕啊?那他和前一个死者秋本大介的死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毛利先生,你说上一个死者是什么意思?”白鸟任三郎察觉到不对:“我刚才就想问了,  难道之前已经发生过案件了吗?”

        

“哦!你说那个啊?!”毛利小五郎连忙跟白鸟任三郎说起自己从步司仁那里得知的情报:“……不过上一个死者好像是自己爬进去的,  警方已经以意外结案了。”

        

白鸟任三郎皱起眉,  不到半个月就发生了同样的案件,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就在这时候鉴证科的同事赶到了。 

        

===========================

        

“根据鉴证科同事的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晚11点到凌晨1点之间,  死因是窒息而死。死前曾经被人注射过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谋杀事件!”白鸟任三郎看着面前的众人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微变。

        

“另外根据监控显示,死者在8点半下班却没有走出医院。加上他被注射的药物是管制品,只有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可以解除得到,基本断定凶手就是医院里的某个人!”白鸟露出锐利的眼神:“考虑到死者出现在太平间的冰柜里,  我们把太平间8点半之后的监控调了出来。

        

发现一共有四个人在这段时间来过太平间。分别是晚上10:05分进入太平间的山上利美小姐。”

        

扎着黑色马尾的山上利美咬紧嘴唇。

        

“晚上10:33分进入太平间的大江美子小姐。”

        

娇小的短发女性不安地握紧双手。

        

“晚上11:14分进入太平间的高见三郎先生。”

        

微胖的男子脸色微变。

        

“以及昨晚在太平间值班的江川亮先生。”

        

高大青年叹了口气。

        

“以上4位请留下,其他医务人员可以离开了!”白鸟任三郎合上手上的记事本:“很抱歉耽误了各位的工作。”

        

得到了白鸟任三郎的许可,  其他人都松了口气,他们看了留下来的同事一眼便纷纷离去。

        

等其他人离开,微胖的男子就迫不及待开口:“我只是照常把手术失败的尸体送到太平间而已,  我跟野井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啊!我不懂为什么要留下我们?!”

        

“对呀,我也不理解。我们只是去了太平间而已,刚才不是说了由贵他下班之后就不见人影了吗?他不见了肯定是凶手带走的吧,怎么就和我们有关系了?”扎着马尾的山上利美也说道。

        

“哈?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因为你们进入太平间的时候是推着小推车的!尸体上面盖着白布,谁知道下面的到底是病人还是死者野井由贵?!”毛利小五郎叉着腰说道:“反正给他注射了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后他也不能动,和尸体没区别吧!”

        

“可、可是我们把尸体送过来,是要做入档登记的。”短发的大江美子怯生生地反驳道:“如果换了别的尸体,就算值班的江川没有立刻发现,事后警察一核对就知道我们谁没有把病人的尸体送来吧?”

        

毛利小五郎一愣,对哦!谁没有把病人尸体送来,那自然是把死者野井由贵送来的凶手啊!

        

想明白这点的毛利小五郎尴尬地流下冷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下意识地说道:“这、这也许是用其他办法混淆过去吧……”

        

“那你说说看是用什么办法啊?!”微胖男子十分不爽地反问。

        

“啊……这……这……”毛利小五郎眼神闪烁。

        

“如果是把死者藏在小推车下面的空间呢?”一旁的安室透突然开口道:“我刚从看监控的时候发现太平间的监控只能拍到侧面。推送尸体的小推车是分上下两层的,遮盖尸体的白布又很长,垂下来刚好挡住推车的两侧。

        

如果把者野井由贵藏在下面的位置,只要注意一点角度就可以躲开监控成功把他送进太平间。”

        

说着他看向微胖男子露出微笑:“这样就不需要把原本的病人尸体替代掉了吧?”

        

微胖男人语塞,他气恼地撇开头:“就算是可以用那种办法,也不代表人是我杀的!”

        

“我也没有说这位先生就是凶手,只是那个时间段只有三位进入过太平间,所以大家都有嫌疑。”安室透说道。

        

“不过那样的话,不就可以排除掉江川了吗?”扎马尾的山上利美说道,她看了一旁的高大青年一眼:“他昨晚负责太平间的值班,虽然一直在太平间里,但是他进出的时候没有拿小推车吧?”

        

“不,倒不如说这更可疑吧?”毛利小五郎看着高大青年露出怀疑的眼神:“你们想一想,凶手把死者藏在小推车里运送到太平间,之后要把死者搬到冰柜里,那么大的动静他怎么会看不到?他一定是凶手的帮凶!”

        

“对了,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毛利小五郎兴奋地转头看向白鸟任三郎:“白鸟警官你现在就把他抓起来进行审问让他供出另一个凶手!这案子也太简单了!”

        

江川亮脸色巨变,他连忙摆手:“等等!我不是帮凶!他们三个进来的时候我一直在做入档登记!”他指着太平间门口处的电脑说道:“电脑桌设置在太平间的入口处,我平时都坐在那里值班!

        

一般来说有同事把尸体送过来我是要跟着帮忙搬进冰柜里再去做入档的,但是昨天下午立交桥那里发生了重大事故,一下子送了很多病患进来。

        

很多病人抢救无效死了,大量尸体被送了进来。我只能先把尸体搬进冰柜再一个个做入档,因为明天家属就要来领走尸体了,所以必须今天全部赶出来。

        

当时他们三个把尸体送来的时候我正忙得头焦额烂,于是他们就直接把病人的病历递给我让我做入档,他们自己搬运尸体就行。之后他们把小推车推到后面去了,44号的冰柜就在太平间后面那一排柜子里!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平日里我们也会这样互相帮助……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偷偷把野井由贵运进来!”

        

“可是你也不至于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吧?”毛利小五郎十分怀疑:“打开柜子和关上柜子也是会有声音的吧?要是连续打开两次你不会怀疑的吗?”

        

“这……”

        

“因为江川他有戴耳机工作的习惯。”短头发的大江美子突然开口道:“每次遇到大量的工作或者考试复习的时候,他一定会戴耳机听莫扎特的钢琴曲来提高自己的专注度,这时候就算喊他他都不会有反应。

        

我们这一届的实习生都是同学,所以大家都知道这点。”

        

“也就是说凶手故意选江川亮值班这一天动手,就是为了利用这一点吗?”白鸟任三郎轻轻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有可能……”毛利小五郎托着下巴。

        

看到自己不再被怀疑,高大青年松了口气。

        

因为仅凭手头上的线索很难判定谁是凶手,白鸟任三郎只好先把四位嫌疑人请到旁边的空房间,让一名警员守着,自己则和毛利小五郎他们进行现场搜查。

        

===========================

        

柜子里的尸体已经被鉴证科的同事搬了出来,一名眼熟的鉴证科人员正在检查尸体,看到江户川柯南过来也只是习以为常地看了一眼。

        

江户川柯南非常自觉地戴上手套蹲到尸体身边:“警察叔叔有什么发现吗?”

        

鉴证科的同事拿出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面装着一些泥土和草屑:“死者的鞋底里发现了草屑和泥土,脖子和手臂上分别有一个小针孔,应该是被人用针注入了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

        

麻醉剂能让人陷入昏迷,肌肉松弛剂一般作为麻醉剂的辅佐药物。这种药物能让病人保持清醒下全身无法动弹,而且剂量要求有限制,过量会直接导致人死亡,可是危险品哦?”

        

说着他有拿起一个小透明袋子,里面装着一些透明液体:“这个是从死者脸部和头发上发现的冰晶,从冰柜拿出来不久就都融化了,我们等下要拿回去化验。”

        

“还有其他发现吗?”江户川柯南追问道,就没有更直接的线索吗?!

        

鉴证科的同事摇摇头:“只有这些,死者身上很干净”

        

“好的,谢谢警察叔叔!”江户川柯南甜甜一笑,转过身却露出成熟的表情。

        

他托着下巴思考着,然后他就注意到在电脑桌前的安室透,他走了过去。

        

……

        

安室透走到入档电脑前,他按下开机键看到里面显示需要刷入密码,他叫住了正要跟着其他嫌疑人一起转移到隔壁空房间的江川亮。

        

“江川先生请等一下,可以麻烦你帮忙解锁一下密码吗?我想看一下昨天入档的资料。”

        

江川亮连忙走过去弯腰输入密码,然后点开桌面的一个图标,他一边操作一边解释道:“医院的入档都是在系统上完成的,昨天的入档我凌晨的时候刚做完,我给你找找看……对了,就是这一页的!”

        

他点开医院系统上【尸体登记】那一栏,然后选中昨天的日期,下一秒一张表格跳了出来:“这是总页面,上面有死者的名字、主治医师和运送人员,你点击死者的名字就可以进入他/她的档案。那里有详细的病情、治疗时间和死亡原因。”

        

“谢谢你。”安室透笑道。

        

江川亮摇摇头,在旁边的警察催促下离开了太平间。

        

江川亮离开后,安室透便坐下来查看信息。

        

他很快就知道了大江美子他们三人运送的死者。

        

10:05进入太平间的山上利美,她负责运送的死者是一名高龄产妇。年龄45岁,昨晚送到医院进行剖腹产,最终因产后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

        

10:33进入太平间的大江美子,她负责运送的死者是一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年龄68岁,在医院住院治疗,昨晚突发心脏病当场暴毙。

        

11:14分进入太平间的高见三郎,他负责运送的死者是一名癌症患者。年龄57岁,昨晚突然发病,送进急诊后抢救无效呼衰而死。

        

安室透看着面前的档案眼神微闪,这时候江户川柯南突然出现在桌子旁。

        

“安室先生你有发现吗?”江户川柯南问道。

        

安室透低头朝他笑了笑:“稍微有一点,我大概知道凶手是谁了,你来看看这个死者档案。”

        

说着他把江户川柯南抱起来,让他坐到桌子上。

        

江户川柯南拿过鼠标迅速地浏览起死者档案,很快他眼前一亮明白了安室透的意思:“原来如此!那个人就是凶手啊!”

        

接着他告诉安室透:“其实刚才我也有了一些新发现,大概能推理出野井由贵消失的那段时间去了哪里,凶手又是通过什么办法杀死他的。

        

剩下就只要找到证据证明是那个人做的就行!”

        

说到这里江户川柯南有些苦恼:“凶手很细心,尸体上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

        

“也许检查一下三名嫌疑人运送的尸体会有意外发现也说不定。”安室透站起来:“我过去看看。”

        

江户川柯南应了一声,等安室透离开后他从桌子上爬下来,不小心碰到了压到了鼠标。鼠标一阵移动后点开了桌面上的音乐播放器,他刚想关掉,却注意到了什么。

        

他又从口袋里翻出耳机插进电脑里,一阵操作后,他听着耳朵里的音乐陷入了沉默。

        

==========================

        

一名熟悉的身影逆着人流向花田早春奈走来,他面上带着焦急,在注意到花田早春奈的视线后他松了口气。

        

“早春奈你怎么不回我电话?我刚才在隔壁急诊楼听到爆炸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故,联系你又联系不上,真是担心死我了。”步司仁说道:“幸好过来一看发现只是爆水管,下面一堆你的同事在围着检查呢。”

        

花田早春奈看向步司仁的头顶,清俊青年的头上空无一物。

        

唔……没想到啊,贝尔摩德居然伪装成步司仁?花田早春奈一脸微妙。

        

也不知道真的步司仁这会儿在哪里,不过他没有任何脑内信息传来,估计是毫无反应地被人敲闷棍了。

        

话说贝尔摩德哪里收到的风,知道步司仁和她的相处是这样的?等等,难道说这两天她都潜伏在医院,所以看到步司仁跑来和她唠嗑的场景了?

        

那贝尔摩德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了……仅仅通过两天的观察,就把她与步司仁的相处模式演得那么逼真。要不然他们表演科都有身份卡,一不小心就被她骗过去了……黑衣组织的人果然不是吃素的啊!

        

花田早春奈从口袋里发出手机,上面果然收到步司仁的短信。她挑起眉,没想到这两天刚加上的手机号码,这么快就被贝尔摩德用上了。

        

也不知道贝尔摩德算不算得上运气好。

        

要是早两天,步司仁手机上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呢,毕竟他们有脑内频道这种东西。想当初安室透也是因为她和步司仁零联系才怀疑上她的。

        

一想到安室透,花田早春奈就不高兴。

        

带着这种情绪,花田早春奈翻了个白眼:“你是白痴吗?看到爆炸还往这边凑,嫌命长呢?这次是爆水管还好,要是真的炸弹怎么办。到时候连手术都省了,直接进太平间吧!”

        

‘步司仁’露出尴尬的笑容:“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得了!现在看都看过了赶紧回去,别妨碍我工作。我在值班中呢!”花田早春奈挥手驱赶:“去去去!”

        

‘步司仁’哭笑不得:“别这么急着赶我,我也要工作啊。负责加藤一郎的青山主任被爆炸吓到了不小心扭到腰,所以今天加藤一郎的例行检查和换药瓶都由我来做。”

        

说着他看了一眼花田早春奈身后的病房:“你让我进去。”

        

‘步司仁’的要求让花田早春奈冷下脸来,她一脸警惕地看着‘步司仁’:“我可没有收到这个通知!”

        

那副样子明显是在怀疑对方。

        

“早春奈,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步司仁’说道。

        

花田早春奈的视线缓慢在对方身上滑动,突然她开口问道:“步司仁,你记得之前我之前一直想吃的食物是什么吗?”

        

‘步司仁’表情一僵,他维持脸上的笑容:“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你不是什么都想吃吗?”

        

“答案错误。”花田早春奈表情一变,她一把抓住‘步司仁’的手腕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装作步司仁的样子!”

        

‘步司仁’看着花田早春奈突然一笑,他猛地甩开花田早春奈的手迅速往人群中跑。

        

“等等!别跑!”花田早春奈扭过头对守在门口的警察说道:“在我回来之前,无论谁来都不要让他/她进去病房!”

        

“是!”守在门口的警察连忙应道。

        

花田早春奈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她刚离开,步司仁就跟着一名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一起走了过来,看到守在门口的警察还热情地看他们打招呼。

        

门口的警察都愣住了:“步医生?青山医生?”

        

“我们来做例行检查的。”老医生一脸慈祥地说道:“又要麻烦警察先生们了。”

        

门口的警察对视一眼,想起花田早春奈临走前的话,他们有些迟疑了:“抱歉,花田警官说在她回来之前谁都不能进去。”

        

步司仁皱起眉:“那怎么行啊?病人在吊针,药瓶里的药快滴完了必须要换新的。要不然可能会导致输液空气栓,很危险的!”

        

一旁的老医生也在帮腔:“我每天都来给加藤先生检查,警察先生们要是担心可以让一个人跟我们进去。”

        

两名警察对医学并不了解,听到他们说得这么严重,迟疑一下还是答应了。

        

于是在一名警察的带领下,步司仁和老医生进入了病房,之后警察便退到墙壁上监督着两人。

        

病房里加藤一郎正在睡觉,背对着警察的步司仁看了老医生一眼:“青山医生,快给加藤先生换药吧。”

        

说着话的时候,青年面无表情。

        

老医生额头渗出冷汗,他颤抖着手把加藤一郎正在输液的药瓶拿下来,然后换上托盘上的药瓶。如果松田阵平或者花田早春奈在这里,一定可以发现他的不对劲。

        

然而守在这里的警察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只是以为老医生年纪大手有些不稳。

        

过了一会儿,老医生放下手:“药换好了。”

        

“辛苦青山医生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回去吧。其他病人还等着青山医生处理呢!”‘步司仁’温和地说道。

        

说着两人就要走出病房。

        

就在两人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病房里的警察开口了:“等等!”

        

‘步司仁’和老医生站住,走在前方的‘步司仁’露出冰冷的眼神,手缓慢地移向腰间。

        

老医生也屏住了呼吸。

        

“今天不做例行检查了吗?”年轻的警察奇怪地问道。

        

老医生松了口气,他连忙说道:“加藤先生中了枪伤,睡眠有助于他的伤口痊愈。例行检查就等她睡着之后再做吧!”

        

年轻警察不再说什么,把两人送出病房。

        

等一老一青走远,守在门外的警察说道:“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伪装成别人的脸,要是花田警官回来后知道步医生又来了,估计也会吃一惊吧?”

        

刚才跟着进去病房的警察点点头:“肯定会吧?”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