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销魂古代h_她那么软(今婳)

        

厉双儿捂住嘴巴,跟季梓安说了声抱歉后,快步朝洗手间走去。

        

一进去,她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过了好几分钟,胃里那股难受,才好转一些。

        

抬起头,看向镜子中,面色微微发白的自己,她脑海里有点懵。

        

为什么会反胃,干呕?

        

难道——

        

想到那次她被算计,主动跟江煜发生了亲密关系,事后也忘了吃药,她心里就一阵惊慌。

        

不会那么巧吧?

        

厉双儿太阳穴一阵突突直跳。

        

以前她也有过干呕反胃的现象,不过那都是胃出现了问题。

        

希望这次也是那样吧!

        

她并不想怀江狗的孩子!

        

厉双儿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后,才从洗手间走出来。

        

季梓安站在洗手间门口,看到厉双儿出来,关心的问道,“学妹,你哪里不舒服吗?”

        

厉双儿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

        

季梓安和厉双儿重新回到餐厅,一顿饭,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季梓安看着厉双儿,好几次欲言又止。

        

直到买完单,季梓安终是忍不住问道,“学妹,若是你需要去医院的话,我可以陪你过去。”

        

厉双儿摆摆手,“没事,你不用担心。”

        

两人朝着餐厅外走去。

        

到了路边,一个骑着滑板车的小孩没有看路,朝着厉双儿冲了过来。

        

季梓安眼疾手快的拉了厉双儿一把,厉双儿身子不稳,跌进了他怀里。

        

唐薇和楚思遥正好到餐厅来吃饭。

        

看到厉双儿跌进季梓安怀里,唐薇立即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还真是水性扬花,不知检点!”

        

“也不知道江煜哥哥看上她哪点了,这样的女人,压根不配她好吗?”

        

“我现在就将这些照片发给江煜哥哥,让他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楚思遥拉住唐薇,“别冲动。”

        

唐薇看向楚思遥,眉头紧皱,“思遥姐,我是为了江煜哥哥好,哪里是冲动了!”

        

“我的意思是你别自己发给江煜,宋洲成不是对厉双儿也有好感吗?他是江煜那个圈子里的,你将照片匿名发给宋洲成。”

        

唐薇明白了楚思遥的意思,笑着点头,“思遥姐,还是你聪明。”

        

厉双儿不仅投怀送抱别的男人,还想勾搭江煜的兄弟朋友,若是让江煜知道,一定不会再对厉双儿留下好印象。

        

厉双儿和季梓安告别后,她去了趟药店。

        

买了验孕棒回到阳光度假村的宿舍,她去了趟洗手间。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看到验孕棒上一深一浅两条线,厉双儿久久回不过神。

        

她居然真的怀孕了!

        

麻蛋的,她不知该说江煜太强,还是自己太倒霉!

        

她和江煜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关系,厉双儿不敢想象,两人之间有了孩子会怎样?

        

以江煜的性子,孩子生下来,估计都不会让她抚养!

        

厉双儿揉了揉长发,脑子里一片混乱。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陌生号码的来电,厉双儿直接摁断。

        

但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

        

厉双儿拧着眉头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带着醉意的声音,“厉双儿,你说,多少钱一晚?”

        

厉双儿美眸一沉,“你有病吧!”

        

“你在我面前装什么,你开个价,多少钱我都给!”

        

“你特么谁啊?”

        

“宋洲成!”

        

厉双儿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她在会所里遇到的一个公子哥,好像是江煜那个圈子里的。

        

厉双儿红唇勾起冰冷的讥诮,“原来是龟孙子啊!”

        

显然电话那头的男人被厉双儿气得不轻,“厉双儿,我肯买你一晚,你应该烧高香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多烂!”

        

“我这么烂你还舔着脸打电话给我?你岂不是烂到臭水沟里了?不好意思,太臭太烂的东西,我看不上!”

        

不给宋洲成说话的机会,厉双儿直接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厉双儿眉头紧皱了起来。

        

其实她也就交往了几个男朋友,平时爱泡吧蹦迪,也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吧?

        

怎么上流社会,就觉得她是个不安份守已,恬不知耻的女人了?

        

以前她倒没有将别人的看法放在眼里,毕竟她又不是为别人而活。

        

但现在……

        

厉双儿抚了下自己的小腹,若是有孩子的话,她名声太烂,对孩子也不太好吧?

        

厉双儿揉了下头发,有些心意乱的将脸埋进枕头里。

        

她都没有想过要这个孩子,怎么就想到以后的事了?

        

死江狗,都怪他,每次不做好措施!

        

……

        

此时在国外出差的江煜,正在跟客户谈合同。

        

手机声突然响了几下。

        

他拿起来看了眼。

        

宋洲成在群里发了好几张照片。

        

一个女人扑进男人怀里的照片。

        

乍一看,江煜还以为宋洲成又换了新欢。

        

他没有理会,继续跟客户说话。

        

等忙完,他拿起手机看的时候,发现群里的消息已经99+了。

        

江煜随意扫了眼,看到提到最多的厉双儿的名字,他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往上翻记录,这才发现,刚开始宋洲成发的男女的照片,是厉双儿和她的学长季梓安。

        

看到她扑进季梓安怀里,两人亲密的抱在一起,江煜俊秀的脸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

        

该死的!

        

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江煜又往下翻。

        

几乎都是宋洲成吐槽厉双儿的话,有几条不堪入目。

        

江煜面色更黑了。

        

他直接将宋洲成踢出了群聊,然后在手机上操作一番,将宋洲成发的照片和吐槽的话,全部都清空。

        

被踢出群聊的宋洲成,“……”

        

他一脸的懵。

        

连忙申请加回来,但很快就被拒绝了。

        

他又私聊江煜,“江哥,我哪里做得不好,惹您生气了?”

        

信息发出去,却提示,他已经不是对方的好友。

        

宋洲成这下真的慌了。

        

他们宋家虽然不差,但也是要仰仗江家的。

        

江煜就是他们这群人的头,头儿生气了,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哪有不慌的?

        

宋洲成立即发消息问跟江煜关系最好的燕舟,“舟哥,我哪里得罪江哥了?他不仅踢了我,还拉黑了我!”

        

燕舟回复了句,“他的女人,只能他自己骂自己吐槽,别人说一句,他就护犊子厉害!他没直接在圈子里封杀你,算是给你留情面了。”

0

更多精彩

首长开荤h&少妇荡娃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余连觉得这人设依稀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顿时便想要仔细寻思一下。而这时候,却听大师兄又道:“一个未成年人,没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