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全肉bl甜文/污肉高H校园

“这个人好。”陈汉马上肯定道:“有一个富佬肯帮我们的话,事情会顺利很多。”

        

“那个富二代叫什么名字?”

        

“曹元元。”莫哥讲道:“曹氏地产的继承人,港岛前十强的地产集团,他家非常有钱。”

        

“这个名字很耳熟啊?”陈汉开始暗暗思索。

        

这种耳熟不是港岛人对大富商的耳熟,而是他感觉在穿越之前就听过这个名字。

        

可电影世界是异世界,不会出现现实世界的真人。

        

“电影的世界!是另一部电影的角色!”陈汉猛然想起,曹元元不是《反贪风暴4》中的富二代吗?

        

为人嚣张,行事放浪,性格偏激。

        

一手好牌打到烂的经典人物。

        

看来为了创造出更多犯罪场景,给他点亮罪恶之星的机会,《怒火.重案》绝不止一部犯罪电影。 

        

大客户啊!

        

搭的舞台够大。

        

“荣哥,曹元元入狱的案子,也是刑事科办的,你可能听说过。”虽然没过他们的手,但是当时在警署传的很开,而且曹氏地产给警务处施加了很大压力,要不是证据确凿社会舆论又很大,曹元元还不一定会入狱。

        

港岛资本对政府部门的渗透影响,虽然没达到韩国社会那么恐怖的地步,但还是无法甩脱资本主义的包袱,毕竟港岛就是纯正的资本主义社会,谁都无法磨灭金钱的影响了。

        

别的不说,曹元元那家伙在监狱里吃穿用度,全部跟普通罪犯不同,每天下午还能厨房吃个下午茶,平时还能在监区里用手机,大摇大摆的,狱警、囚犯全部当作看不见。

        

另外,曹元元靠着金钱开路,还在监区里收拢了一大批手下,是比那些社团大佬还凶猛的人物。

        

因为那些社团大佬可没他有钱,手下跟着些字号的古惑仔,但最后还要为有钱人卖命,而曹元元就是那个有钱人,别的不说,曹元元一个电话就能让社团大佬们不好过,一个电话也可以让他们优先减刑,谁是大佬他们自然分得清。

        

赤柱监狱里有的是这些猛人。

        

陈汉要找的也是这些猛人。

        

“嗯,我听说过他。”陈汉答应了一下。

        

莫哥点头道:“有他帮忙,我们接应我们的车,藏身的地方,应该都OK。”

        

“不能靠他一个。”

        

“你们呢,有没有物色到人选?”陈汉又转头看向阿华、公子。

        

“有几个大圈帮的悍匪,我觉得不错。”

        

“他们想要逃去内地,东南亚,如果能够给他们提供跑路的机会,他们应该会跟我们干。”这是招揽冲锋陷阵的人手,自己就四个兄弟,死道友不死贫道,不能在越狱的时候就把兄弟们拼光,反正那些悍匪也是无关紧要的恶人,死了就死了。

        

于是陈汉让阿华把名单记下,观察一阵子再慢慢接触。公子又报了几个社团大佬的名字,觉得社团大佬要是能帮忙制造混乱,到时候越狱起来一定很方便。

        

但是陈汉却率先摇头否定了公子的想法,公子的思维是对的,越狱的时候肯定要制造混乱,可必须是真正的混乱,而不是演出来的。

        

只有真正的混乱才会让囚犯们拼命搞事,以此吸引赤柱狱警的火力。你要别人帮你演,谁TM会拿命帮你演?

        

何况,那些社团大佬舒舒服服的坐牢,根本不想越狱拼命。赤柱说到底还在港岛范围内,他们可以受到社团的照顾,越狱之后逃到境外,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一穷二白了。

        

再加上社团大佬们人多口杂,绝不是合作越狱的好搭档。

        

陈汉当即否决了公子的想法。

        

放风时间结束。

        

陈汉回到监室绝口不提越狱的事情,莫哥、阿华几人却连续几天,开始不断跟目标人物接触,动作连连。

        

监狱里许多脑袋机灵的大佬,看见这货人动作频频,心里隐隐都有些猜测。

        

他们按兵不动,不会通风报信,每个人都懂得赤柱里的生存规矩。这时要是敢乱嚼舌根子肯定会丢命!

        

陈汉、莫哥几人开始越来越低调,在狱警们眼里看起来很乖巧,可在有心人眼里却感觉很反常。只有囚犯才会思考囚犯的心理,注意大家动作的细节,像狱警们只注意整座监狱的动态,囚犯们安不安稳,工作区的量够不够数…

        

平静下来一段时间的赤柱监狱,其实已经暗流涌动,各方弥漫着硝烟。

        

想要出去的又何止陈汉一伙?到时怕是一场大混乱。

        

“荣哥,按照你的意思,我跟曹元元谈妥了。”一周后,饭堂,莫哥放下餐盘,屁股刚坐稳便马上凑头讲道:“条件是我们出去以后,帮曹元元杀两个人,他就帮我们安排车。”曹元元自然不急着出狱,更不会想越狱。

        

他总共就判几年刑,每一期都减刑,不到一年就能继续出去做阔少,怎么可能加入越狱队伍。

        

不过,每个人都是需要,合作不是违背你的意愿,拉你来送死。而是价值互换,满足对方的需求。

        

陈汉给莫哥支了个招,曹元元果然同意。

        

这时陈汉便舀起饭,问道:“他要杀谁?”

        

“抓他的警察,举报他的女仔。”莫哥简单直接,但是还有些犹豫地问道:“干不干?”

        

“先答应他。”陈汉一勺勺吃着饭菜,瞥眼看向远处的一张桌子,桌子旁曹元元梳着油头,带着几名跟班。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曹元元嘴角挑起玩味的笑容,陈汉则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扑街,富佬连坐牢都不用剃头。”心理则吐槽道。

        

曹元元倒是对陈汉很佩服,很放心把报仇的事情当作交易,交给陈汉一伙去做。

        

让犯罪的阿sir帮他干掉警察、仇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意思?

        

“好。”莫哥点头讲道。

        

“先出去再说,到时候他来烦我们,我们就绑了他爹,干掉他。”陈汉回过脸,咧起嘴对莫哥讲道。

        

“那几个大圈帮的呢?”陈汉又转头问阿华。

        

“不行,他们打算自己干,不肯跟我们合作。”阿华沮丧着摇摇头:“他们害怕我们推他们去送死,心里提防着我们,没给一点合作的口风。”

        

“那就算了,到时是死是活全部由他们。”陈汉本以为没有靠谱的打手,要四人组独自杀出去了。

        

可是一个猛人主动送上门了。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