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玩物h/他禁欲太久了h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位身穿黑色低胸晚礼服,身材高挑、前凸后翘、风韵无比,浑身散发着诱人芬芳的洋妞。

        

这对父女,不是别人,正是米国的诺奖获得者、世界级权威脑科专家,伍德曼和他的女儿琳娜小姐!

        

伍德曼和琳娜,之所以来到暹罗,那是受到暹罗王的隆重邀请才来的。

        

而暹罗王斯努克,邀请他们来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请他们来为自己的王后劳拉治病。

        

斯努克年龄在四十多岁的模样,他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矮小,但双眼锐利有神,周身气势惊人,在举手投足之间,显露着王者之风。

        

斯努克最近的心情很差很差,原因无他,他最心爱的王后劳拉,身患顽疾,让他痛苦不已。

        

要知道,王后劳拉,那可是他的结发妻子,是在他流亡于国外之时,和他同甘共苦过来的。

        

斯努克很喜爱历史,他曾读过华夏国的相关历史,知道华夏国有一位顺治皇帝,就深爱着他的皇妃董小宛。

        

而董小宛薨逝之后,顺治就心念如灰,了却凡尘,而当了出家人。

        

在斯努克看来,他就是那位顺治皇帝,而他的王后劳拉,就是董小宛!

        

如果他的妻子,也薨逝了,那他也会学那位顺治皇帝,出家当和尚。 

        

斯努克虽然内心痛苦,但还是保持着王者之风。

        

要知道,他的王位,是他经过千辛万苦夺来的。

        

他若不保持强硬作风,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要被人轰下台了。

        

琳娜,挽着父亲伍德曼的胳膊,朝着丹墀上走来。

        

伍德曼虽老,但却有着成熟男人别样的魅力。

        

而琳娜,身材妖娆、风韵,更是诱人非凡。

        

斯努克还不待他们走到丹墀之上,急忙迎了上去,嘴里用着标准的英语,欢迎道:“伍德曼先生,琳娜小姐,欢迎光临。”

        

伍德曼虽然很是傲慢,但还是和女儿,弯腰鞠了一躬,表示了礼节——

        

“国王陛下,您好!”

        

父女俩,都是很客气的说道。

        

“伍德曼先生,琳娜小姐,不必如此客气。二位能来鄙国,那是小王之幸!请!”

        

冷峻的斯努克,十分恭敬客气,立马邀请伍德曼和琳娜,进入王宫大殿。

        

“多谢。”

        

伍德曼和琳娜都是见过大世面之人,自然不会因为暹罗王的礼遇,而有多少激动的成分。

        

父女俩,挽着胳膊,就进入了大殿。

        

而暹罗王陪在一旁,显得十分尊重。

        

毕竟,不管怎么说,伍德曼都是世界级的权威专家,他都要尊重的。

        

由于琳娜太过诱人了,导致暹罗国有不少文武大臣,都偷偷瞄着她,这让琳娜眉头微微一皱,显得有些不爽。

        

进入王宫大殿,斯努克邀请父女俩坐下,命宫女献上了茶水。

        

伍德曼和琳娜都是道谢。

        

斯努克坐在王座之上,屏退众人,随后看向二位贵客,一副愁眉苦脸道:“伍德曼先生,琳娜小姐,小王邀请二位到来,就是想请为我的妻子治病。”

        

伍德曼早已知道这事,便淡淡点头道:“劳拉王后的病,我也听说了,事不宜迟,我们直接去给王后诊断吧。”

        

斯努克没想到伍德曼这么干脆利落,激动道:“多谢伍德曼先生,这边请。”

        

斯努克走下王座,邀请伍德曼和琳娜,朝后面寝宫而去。

        

伍德曼是个言语很少的权威专家,也没多说什么,就跟上了斯努克。

        

“伍德曼先生,只要你能治好我妻子的病,我愿意赠送您黄金一百斤!”

        

斯努克对伍德曼道。

        

伍德曼淡淡道:“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为王后治病。”

        

斯努克有些汗颜,道:“伍德曼先生所言甚是。”

        

伍德曼、琳娜,便和斯努克进入了寝宫。

        

这寝宫,自然也是说不尽的金碧辉煌,奢华无比。

        

伍德曼和琳娜,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自然也没有多少被震惊到的意味。

        

就在一张黄金打造的大床上,伍德曼和琳娜,见到了暹罗国的王后——劳拉!

        

劳拉曾是一位超级美人。

        

只是,如今被病魔缠身,身材瘦弱干枯,面色发黑,整个人看起来气息奄奄,一副行将就死的模样。

        

看到自己的王后,斯努克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痛苦,他转头看向伍德曼和琳娜,道:“二位,这就是我的妻子劳拉了,还请二位,为她诊断吧。”

        

伍德曼点点头,便走到了床边。

        

琳娜也跟了上去。

        

斯努克目光静静的看着二人为自己的王后诊断,心头却是一片波涛起伏。

        

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伍德曼的身上。

        

伍德曼毕竟是世界级的权威专家,假如他都对自己妻子的病,束手无策,那么,自己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伍德曼虽然为人高傲了一些,但对待病人,却是无比郑重。

        

他检查了一番劳拉的身体,又试图和劳拉说话,但劳拉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琳娜也是仔细的检查了劳拉的情况,脸上挂着一片茫然。

        

斯努克见二人仔细的检查王后的情况,也不敢出言打扰。

        

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模样,伍德曼停下了检查的动作,斯努克忙问:“伍德曼先生,怎么样了?我的王后,还有救吗?”

        

伍德曼脸色略微凝重,他轻轻叹息一声道:“陛下,请恕我直言。”

        

斯努克连忙道:“伍德曼先生,但说不妨。”

        

伍德曼摇头道:“还是为王后准备后事吧。”

        

“……”

        

斯努克没想到伍德曼这么直接。

        

“那、那……伍德曼先生,我的妻子,就一点点希望也没有了吗?”斯努克一脸痛苦问道。

        

琳娜觉得自己父亲的话太直接了,就委婉道:“陛下,说实话,王后的身体状况,几乎是良好的,只是,她有这种症状,我们也没诊断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

        

斯努克听到琳娜的这话,心头难受,但随即还是轻轻叹息一声。

        

其实,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0

更多精彩

翁熄粗大好爽@禁忌灌满(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月神塔在尊宫之内拜月河边的广场正中,尊宫每年今日都会开放一次,拜月教仙君可以自由登塔,他宗仙君必须要获得三大宗门的邀请方可进入。   &nb […]

奶水(H)/沙滩上群交换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月神塔在尊宫之内拜月河边的广场正中,尊宫每年今日都会开放一次,拜月教仙君可以自由登塔,他宗仙君必须要获得三 […]

短篇(H)_含苞待宠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宋羡在座位上空想好久, 以前小李和何小英讨论情侣那些八卦她从来不参与,都是认真工作,今天却竖着耳朵悄悄地听, 在小李说:“这对估计没戏了。”她抬头看眼两人, 憋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