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住奶头不放h/教室又被C尿了

      

霄剑道人站在那张丈宽的巨型地图前,负手静思,凝视着这张刻画了三座大地、一片海域的地形图。

        

那挺拔修长的身影宛若一把出鞘长剑。

        

他背后,数十名老、中面容的道者或坐或立,将这座大帐填的满满当当。

        

他们脚下并非平整的土地,而是一团团散不开的云雾;画面缓缓拉升,绣着金、蓝双色的帐顶之外,是一幢望不到尽头的人墙。

        

数十万仙兵于天空中上三层下三层的排列,自东而西、面北而立。

        

驻兵的云层之下,是一条大江的入海口,江水平缓地滑入海平面,下方似乎还藏着层层人影。

        

此处海峡便是东野之东那条狭长的陆地与东南域相隔最近之处,也是数次人域与天宫在东南域大战时的兵家必争之地。

        

自此地向北,朝西北急行可进入东野,朝东北飞驰可冲向旸谷。

        

人域开始整合东南域百族势力,此地就进驻了一彪人马,提防着东野深处的天宫大军突然发难。

        

就在昨日,人域突然调来大批精锐仙兵,作出了一副聚集兵力北上的架势。

        

东野之东顿时风声鹤唳,已有大批神卫冲出旸谷,在北面搭建起防线。

        

东野各部族也似是得了神灵之命,开始汇聚各族精锐,准备一场【你有飞剑,我有四肢】的大战。

        

自整个大荒的角度来看,刚落幕不久的人神大战,似乎又要有后续。

        

打南边飞来道道流光,又是数万仙兵赶来,停在了大军后方,居中飞出数道身影,朝中军大营而去。

        

“报——东南域林家家主林祈已到中军!”

        

霄剑道人转过身来,道一声:“请林祈入内。”

        

言罢,他去了长案后的木椅静坐。

        

周遭一位位人域高手缓缓睁眼,各自打起精神。

        

不多时,几道身影飞抵帐前。

        

为首一人身着玄色锦衣,发带道簪、环佩长靴,再有那英俊之面容、颀长的身形,自成不凡的风度。

        

这自是林祈。

        

林祈快步入内,向前拱手,朗声道:“林祈拜见诸位阁老!拜见主帅!”

        

“不必多礼,”霄剑含笑点头,随之眉头紧皱,目光越过林祈的肩头看向后方。

        

林祈背后那三名披着斗篷的人影向前,各自低头对着霄剑和周遭人域高手拱手,最前方那人影用有些沙哑的语句道:

        

“林家罪臣,不便见礼。”

        

霄剑眉头紧皱了一阵,目光盯着那身影看了一阵,很快就微微颔首,言道:“各位请在帐外等候。”

        

林祈低眉轻叹,他身后的三道身影低头称是,迈步去了殿外。

        

霄剑道:“林家主请上座。”

        

“多谢,”林祈拱拱手,面色平静地走到了霄剑左手边的位置,低头入座。

        

霄剑道:“人已经到齐了,贫道来布置接下来此次北渡之战。”

        

众道者虽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霄剑道人这般话语,还是忍不住出声问询:

        

“要北渡?”

        

“阁内何时下了这般命令?咱们不是在东南域整合各家部族吗?为何突然要北渡?”

        

“东南域之事刚有起色,若咱们贸然北渡,且还吃了亏,岂不是让前事功亏一篑……”

        

霄剑道人抬手示意,各位高手渐渐噤声。

        

一名老者抚须沉吟:“咱们在此地聚集的高手并不算多,若是向北打,就算能一时取胜,恐怕也会被天宫反扑回来,到时必然死伤惨重。

        

霄剑还请三思。”

        

“各位不必担心。”

        

霄剑笑道:

        

“此次北渡并非是为了与天宫硬碰硬,咱们这点兵力,连给旸谷驻军塞牙缝的都不够。

        

我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下饵、钓神。”

        

“钓神?”

        

“如何下饵?”

        

“这听起来是不是有些儿戏了。”

        

“哎,这可非儿戏,这如何能说是儿戏?”

        

霄剑笑了笑,缓声道:

        

“稍后派几名超凡,明着进入东野之东,朝旸谷方向而去,咱们则在后面跟着。

        

据天宫内线回报,东野之东此刻藏了二十余名先天神,都是天宫之中偷偷溜出来,要来东南域搞乱,为的是掀起天宫与咱们的大战。

        

家师一听这般消息,那还了得?

        

要开战,那也要咱们去挑衅,让他们被动迎战,把战斗推到旸谷附近,免得让他们干扰咱们在东南域的行事。”

        

众人各自点头,勉强被霄剑道人的这般说法说服。

        

主要是霄剑提到了刘百仞,刘阁主虽然粗俗粗鄙粗心大意了些,但威慑力还是在的,毕竟是人皇身边权势最高的大臣。

        

“此事当细细布置,”一名老妪笑道,“未动身先想好退路,这也算咱们人域的老传统了。”

        

“确实,先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免得他们来咱们东南域捣乱。”

        

霄剑笑道:“咋就成咱们东南域了?各位还请牢记原则,这是生灵的东南域,咱们人域不过是对东南域进行仗义援助。”

        

众高手尽皆点头称善。

        

一场还算严密的布局,在这些高手的讨论之下很快出炉。

        

整个计划有鼻子有眼,如何钓神、如何设伏、如何撤退整得明明白白,甚至还在短时间内制定了几个备用方案。

        

吴妄那套皮毛的兵不厌诈、虚虚实实的路数,委实是被人域诸位高手整明白了。

        

林祈在旁只是静静听着,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似乎也没打算开口。

        

在大帐之外,那三名披着斗篷的人影,自始至终都保持低头的模样,似乎是在躲避着周围人的视线。

        

然而,几乎人域刚定下这般策略;

        

东野之东的大地上,距离人域大军仅有千里的一片山林之下。

        

神灵通常是不屑用遁地之法的,除非大地下建起了华美的大殿。

        

此处就有一座大殿,殿内二三十道黑影静静而立,同等数量的大道微微震颤,似是在轻轻共鸣。

        

天宫神灵。

        

他们面前悬浮着一张简略的地图,上面画着人域接下来要行军的方向。

        

而在这地图背后还有潦草的字迹,似乎是匆忙写就,用了不知什么手段,送到了这些神灵面前。

        

为首的几名正神露出几分满意地微笑。

        

“他们要进入东野之东?”

        

“咱们不如正面吃下这些人域高手,如此定能有不错的效果。”

        

“拿这些人域高手?莫非你不怕被他们自爆带走几个?”

        

这嗓音有些刺耳,但此地神灵尽皆陷入了沉默。

        

他们……还真有些忌惮。

        

“莫要忘了,我们来此地是作甚。”

        

有个女声冷然道:

        

“天衍圣女泠小岚,那可是逢春神的原配,被称之为命中注定的人皇之妻。

        

若是将她捉拿回天宫,你我岂不是大功一件?

        

少司命就算再护着逢春神,在这件事上,肯定是要压这泠小岚一头,咱们只需让逢春神投鼠忌器,此行就算大获全胜。”

        

一神冷笑:“只是投鼠忌器?不如直接杀了那个天衍圣女,欣赏下逢春神的表情。”

        

“若是杀了,那咱们此行就没什么意义了,只是给那无妄子添堵罢了。”

        

有女神道:

        

“咱们这次冒险前来此处,就是要让逢春神或退或进。

        

退,就让他滚回自己的人域,等那人皇寿元终末自行崩陨,咱们就踏破这渎神之地,那时自会与他清算。

        

进,那就安心呆在天宫,得陛下青睐,伺候好少司命大人,安安稳稳地执掌他的姻缘之事。”

        

“其实咱们承认他这个生灵化神,那也没什么,他摆明自己的位置就是了。”

        

“区区生灵,还想站在你我头顶。”

        

“好了,莫要放狠话了,想想该如何应对此事。”

        

神们陷入了沉默。

        

一直到有神开口:“他们要钓我们,我们就反钓他们,让他们这批高手进入东野之东,东南域必然后防空虚。”

        

“我们一直盯着人域的高手调度,他们并未投入太多高手在东南域。”

        

“若是这批高手北上,我们趁机南下,将那泠小岚自四海阁分阁捉出来就是。”

        

“此事当细细谋划。”

        

“人域诡计多端,莫要中了他们陷阱。”

        

“如此,继续详细探查。”

        

一名先天神轻笑了声:“人域此时虽然较难渗透,但这东南域的各家部族,那都是两面讨好,人域这些高手的一举一动,自逃不过你我的注视。”

        

“准备动手吧。”

        

“捉到那泠小岚立刻回天宫。”

        

这地下大殿传出几声轻笑。

        

这群先天神竟像模像样地开始做战斗的规划,从入场到退场,都有了大概的章法。

        

倒也是惜命。

        

……

        

又隔一日。

        

四海阁分阁,一处大树的树梢上。

        

吴妄隐藏在阴阳二气中,于树枝的尖端静静打坐,一颗颗宝珠在他身周悬浮,浅蓝色的元神之力在宝珠中进进出出。

        

很正经的祭炼。

        

他就这般静静坐着,仿佛天地间一切诸事与他无关。

        

如今虽不能拿出那套昆仑之墟旧神给的宝旗,却可利用小周天大阵的威力杀敌困敌,这一套三十六宝珠刚好能做小周天大阵的阵基之用。

        

它们单独一颗拿出来,都是品质上等的仙宝,又是一套同时锻造而成,整套可视作强力的道宝。

        

这套宝珠本身就有汇聚灵气、封震乾坤之功效,乃天工阁已故的某超凡匠师的得意之作。

        

吴妄如今用星神大道祭炼这些宝珠,又赋予了它们引动星辰之力的能力,让这套仙宝的价值更上一个台阶。

        

可惜,也只有三十六颗。

        

若是能翻一倍,有七十二颗宝珠供吴妄祭炼,吴妄此刻已经可以凭它们发挥出周天大阵的诸多杀招,凝练七十二星辰阵。

        

遥想当年,帝三鲜苦心教他浅五行大阵,吴妄捏着鼻子学了个一知半解,却远没有如今修行周天大阵的热情。

        

为何?

        

原因很简单——浅五行大阵太弱。

        

这套大阵,对于元仙、真仙都算珍品阵法,可以用更少的宝材、更少的元气,去达到更佳的阵法效果。

        

但对于天仙之上的斗法而言,能提供的帮助已大大有限。

        

没办法,帝三鲜空有伏羲大佬赋予的阵道理解,但本身就是个登仙境老道,他毕生精力……

        

毕生精力有些不妥。

        

应当说,帝三鲜除却花楼、作画、出书、周游之外的毕生精力,缔造出了这套阵法理论。

        

吴妄突然有点明白了,为何帝夋会说,他在人域的日子,其实是最快乐的日子。

        

在羲和的注视下,在人域天天逍遥快活!

        

“嗤,道貌岸然帝三鲜。”

        

吴妄笑着吐槽了句,继续专心祭炼宝珠。

        

他眉角轻轻跳动,心有所感,仙识朝着天地间飘去,心底立刻浮现出了远远近近的画卷。

        

泠小岚推门走出静室,结束了这场持续两个日夜的洗浴。

        

吴妄不知是不是自己那颗道心在作怪,他眼中的泠小岚此刻散发着说不出的风情。

        

虽戴着面纱、套着手纱,长裙将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以及胸前随时可能罢工不干了的布料,总能让吴妄道心泛起阵阵涟漪。

        

她坐在水中的画面,已刻在了吴妄脑海,挥之不去、散之即来。

        

差点魔怔了!

        

就在那些涟漪中,吴妄捕捉到了北部的诸多变化。

        

人域大军中,几名身影驾云朝东野之东而去,后面跟着道道虚淡的身影,自海中遁入东野之东的大地。

        

几乎同时,吴妄所在位置的正西处,一道黑影遁入虚空。

        

那似乎是一头飞速极快的凶禽,而在凶禽背上,道道黑影匍匐、静坐,极力隐藏着自身气息,直奔此处分阁。

        

吴妄仔细思索了阵。

        

这些先天神莫非也是饵?那鱼线和鱼竿在何处?

        

高端的猎物,往往以猎人的身份登场。

        

吴妄右手张开,一枚方形玉符缓缓旋转,被他轻轻捏碎。

        

泠小岚略微怔了下,低头看着袖中破碎的玉片,身形立刻朝着四海阁分阁平日里聚会商议的阁楼而起。

        

一名名老妪、中年坤道,提剑持兵汇聚在阁楼中。

        

北面,随着众人杀入了东野之东的霄剑道人,此刻露出了少许微笑,拿出一枚通信玉符,不断对其传声说着什么。

        

数十万仙兵聚集的防线处,林祈已执着帅印坐在主位上,紧盯着面前那几面云镜,监视者东野与旸谷两股敌军的动向。

        

就在那四海阁地下,一条条交错的暗道中,道道黑影盘坐在阴影中。

        

当吴妄捏碎玉符时,此地也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噼啪’声。

        

一束微弱的亮光自上方照下,将林怒豪那张刚毅的面容照的半亮。

        

他微微开口,先是吸了口气,随后便缓声道:

        

“诸位。”

        

于是,这些黑影各自睁开眼,各处泛起了一只只猩红的眼瞳。

        

“你们追随我,我却背离了人域,辜负了你们的信任。”

        

林怒豪低声说着,嗓音低沉,却有着能穿透人心的力量。

        

他低声道:

        

“林家因我而堕落,因人皇之仁慈于东南域再次立足,你我的妻儿亲友,虽已无忧,却因前事依旧深觉耻辱,背负着骂名。

        

今日,当将功补过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慢慢起身。

        

过道各处的人影于沉默中慢慢起身,眼底带着平静,平静中却酝酿着无穷尽的战意。

        

林怒豪整张脸出现在了光束下,此刻暴露出的右侧面容,竟爬满了黑色的细鳞,额头冒出了半只狰狞尖角。

        

他再次开口,嗓音中多了少许决然。

        

“你我选择堕为魔兵,便是为这般大战。

        

为你我子嗣能再次站在人域之地,今日但求瓦碎人消以战天宫神灵!

        

宁死,莫退。”

        

黑暗中,道道身影拱手抱拳低头,握紧了兵刃。

        

“是。”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