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客po_女主放荡h乱

魏征可不会把赵辰的身份揭露出来。

        

不然谁都不知道眼前这家伙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诶,赵辰,老夫还是想问一下你,太子要是对付你,你要怎么办?”魏征还是不太放心赵辰。

        

这李泰都被赵辰那般的羞辱,以他那般年纪,如何忍受的了?

        

这还不趁着赵辰现在无官无爵的时候,狠狠的报复回来?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去老丈人那。”赵辰与魏征挥挥手,起身离开书房。

        

“诶,赵辰……”魏征伸手想要叫住赵辰,却是发现赵辰早就消失在门口。

        

“唉,这小子!”魏征叹了口气。

        

他知道就算是李泰不会有什么动作,侯君集也绝对不会放过赵辰。

        

此次这样好的机会,侯君集他们肯定会有动作的。 

        

甚至魏征觉着,前日在凌烟阁的事情,便是李泰与侯君集故意设计赵辰的。

        

至于赵辰自己知不知道,反正魏征是不清楚。

        

……

        

大理寺衙门,本是会一直放假休沐到正月初七的。

        

今日大年初一,却是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诸位可是有事?”大理寺的衙役懒洋洋的扫了眼面前几人。

        

几人衣着华丽,就算不是官宦,那也是大富之人。

        

换做是寻常百姓,衙役连问都懒得问。

        

“这位小哥,某乃是城西商人,这几人都是某的同行。”

        

“今日来此,是来报官的。”领头的中年人与衙役说道。

        

“报官?”

        

“几位来错地方了吧,报官去京兆府,来大理寺作甚?”衙役皱眉。

        

眼前几人既然是长安的商人,连这点东西都不懂?

        

既然是报案,那自然是该去京兆府,跑大理寺来做甚。

        

大理寺虽然审理案件,但也是大案要案才会审理。

        

但凡要是个案件,就要大理寺审理,那大理寺如何忙的过来?

        

衙役说完话便要赶着几人离开。

        

“小哥你听某说,是命案,犯案之人,京兆府不敢管,某也是没有办法,才跑来大理寺来报案。”

        

“某也是知道大理寺戴少卿铁面无私,必定会为我等百姓做主。”

        

“所以,还请小哥通传一声。”领头中年人与衙役央求着。

        

“皇城重地,天子脚下,犯了命案,京兆府还不敢管?”

        

“几位先去京兆府报案,京兆府不敢不管。”衙役就是不给几人传话,动也不动一下。

        

这样的情况衙役见的多了。

        

很多人根本连京兆府都没去过,直接就来大理寺报案。

        

这次报案若只是个寻常小案,自己往上报了去,怕是吃定了挂落。

        

“小哥,我们的家中的仆人今日早间便是吃了那忘忧包子铺的包子,结果中午时分便暴毙而亡。”

        

“那忘忧包子铺可是那位郡公大人的产业,京兆府哪里敢管?”

        

“虽然只是仆人,但亦是人命。”

        

“若是不惩治,谁知道谁还吃到了那能致人于死地的包子?”

        

“求小哥,为我等通禀少卿大人!”中年人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

        

戴胄很是烦躁。

        

他这还在自己府上睡着懒觉呢,就被大理寺的官员给叫了去。

        

一问竟然是有人报案,说有人在忘忧包子铺买了包子吃,结果回去之后没多久就死了。

        

戴胄每日也吃忘忧包子铺里的包子,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有人在栽赃忘忧包子铺。

        

当然,作为大理寺少卿,戴胄不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做事。

        

“你就是报案人?”戴胄目光落在眼前的中年人身上。

        

“是,大……大人……”

        

“这是我们大理寺少卿大人!”一旁有官员冷声说道。

        

“少卿大人,您可要为小人做主啊。”中年人仿佛遇到了救星一般,与戴胄哭嚎。

        

“有事说事,再聒噪让人将你打出去。”戴胄面色一冷,面色冷厉的望着眼前中年人。

        

戴胄在朝中可是有着冷面判官这个外号的。

        

被他一喝,中年人顿时便安静下来。

        

“你确定他们是吃了忘忧包子铺的包子才死去的?”戴胄问道。

        

“是,他们早上还好好的,吃过那些包子之后,没过多久便没了声息。”

        

“这也不是小人一家,外面一起来的,他们的家中的仆人都被那包子给毒死了。”

        

“少卿大人,小人自知人微言轻,京兆府哪里敢管一国郡公的事情。”

        

“可好几条性命,小人就算是再害怕,也要告上一状,请少卿大人为死去的人做主!”中年人与戴胄缓缓说道。

        

生生在戴胄面前干嚎着,也不见一滴眼泪。

        

吩咐让人将中年人带下去,大理寺正堂便剩下戴胄与他身边的寺丞。

        

“少卿大人,这人明显是在诬告,估计是有人看到赵郡公被陛下罢去官爵,所以想着办法对付他。”寺丞与戴胄缓缓说道。

        

这么多年在大理寺,早就锻炼出一眼就能看穿别人是否说谎的本事。

        

方才那中年人说到赵辰的时候,明显是犹豫了一下。

        

并不是害怕的犹豫。

        

而是确认自己要说的那人,就是赵辰的犹豫。

        

“那不关我们的事情,既然有人死了,我们便要派人过去看看。”

        

“大理寺断的是案,维护的是正义。”

        

“那些尸体现在在哪?”戴胄问道。

        

“在城西忘忧包子铺门口……”

        

……

        

忘忧包子铺在经历过一系列宣传手段之后,没用多久便风靡了整个长安。

        

早已经是人尽皆知。

        

光是长安城便有十家忘忧包子铺的分铺。

        

即便是如此,每日的包子也是卖的脱销。

        

更有人早起排队。

        

可是今日,城西忘忧包子铺的门口堵满了长安城百姓。

        

一众人群中的空地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五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

        

旁边还有几个妇人在哭着。

        

忘忧包子铺的掌柜站在门口,脸上尽是惊慌之色。

        

“今日的包子竟然吃死了人,这可真是摊上大事了。”

        

“幸好我今日没买到这包子,不然说不定死的人就是我了。”

        

“可不是嘛,卖那么贵,竟然还吃死人,这要是不给个说法,这事可不能善罢甘休。”

        

“这忘忧包子铺的东家是那赵辰,听说前日在凌烟阁门口,他当着百官的面杀了两名官员。”

        

“连朝堂的他都敢杀,我们这些个普通百姓,他还不是随便欺负?”

        

“诶,以前我还觉着那赵辰还挺好的,没想到竟然如此跋扈。”

        

“他才进朝堂多久,便敢在百官面前杀人,要是多待上几年,那还得了?”

        

“以老夫看,这包子应该是放了什么东西,所以才很好吃。”

        

“其实这放进去的东西,是有毒的,有些人身体不好,中毒死了。”

        

“身体好些的,说不定可以多活个几天。”

0

更多精彩

首长开荤h&少妇荡娃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余连觉得这人设依稀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顿时便想要仔细寻思一下。而这时候,却听大师兄又道:“一个未成年人,没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