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短肉小文/艳妇荡岳

      

秦红绯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怀疑一起的死可能和原家有些干系…”

        

周一鸣神色略动的看着她,这孩子素来脑子都能想他们所不能思及的,她这么说,必然是有根据而不是胡乱推测的,“这种事不能乱说,你怀疑的根据是什么?”

        

一起的死至今是个疑惑。

        

但当初他是去调查秦市案的,所以在一起死后他们考虑的范围也是秦市案涉及相关人员。

        

比如沈家,比如研究所。

        

秦红绯说道,“我本来也觉得可能是我多疑了,看谁都像犯人,可是看了钱大翁的口供,当初在地底里我问过他,一起是不是他杀的,他说不是,都那个时候了他什么都说了,这件事上我不觉得他有撒谎的必要。”

        

“那个时候一起是来查秦市案的,所以我们第一反应他的死和秦市案有关,可假设他是当时在查的时候查到了其他什么东西呢?……我妈妈说一起在临死前叫我小心点。”

        

“会叫我小心,那就是说明查到的东西是和我相干的…”

        

“江木生的身份不至于让一起丢了命。”

        

“那怎么就是原家了?”周一鸣点点资料,蹙眉。 

        

“因为那一横…巧合也好我多疑也好,但我就是无法避免的想到。”秦红绯说道,“如果说在秦市谁能在那种情况下追杀研究所的人员,以及有这势力的,秦市和央城加起来那么些人,再进行排除,原家不就很可疑吗?”

        

“其次,我姑姑当初被绑,应该不是意外而为,她是被卖的,我查过南以赫,不是南以赫干的,那么就只有原家了,不知道是原可研还是谁,反正绝对和他们有干系…”

        

“好巧不巧的把我姑姑卖给了庄束和钱大翁的研究…”秦红绯淡淡地说,“原家对庄束的研究真的不知情吗?还是恰恰因为知情所以我姑姑才会落在他们手里,假设若是知情的话,他们在里头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再延伸下去,原家这老爷子成植物人的时间,也很奇怪。九一年…”

        

“九一年,怎么好巧不巧的是九一年…”

        

“你就是九二九三也好过九一啊,这么敏感的时间,我都怀疑和秦市案有关了。”

        

周一鸣就盯着秦红绯,你是认真的还是说着玩的?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秦红绯说出来的东西并不是没由来的,他将档案拿起来自己翻了翻,眉心蹙起,发现很糟糕的,他也有了多疑病了,“这种事不是闹着玩的,原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如果没有证据随便说出去的话,到时候你会引火烧身的。”

        

秦红绯说,“南以赫和原家之间害我姑姑,这个我是可以肯定的,至于其他的,随口猜的,不过也是很合理的猜测。”

        

周一鸣说道,“如果你姑姑当初是被卖的,你查过了南以赫,那最大嫌疑人应该是原可研,但这事过去二十年了,不好查了,你总不可能去问她,问她也不可能开口的。”

        

这种事就是真干了,傻子才承认。

        

秦红绯若有所思的,“所以得从别的地方下突破口,说起来,我一亲戚告诉我,原大震很纵容原可研为什么?”

        

周一鸣说道,“什么为什么,她是他们妹妹。”

        

秦红绯罢罢手,“真要是亲妹的话,就不会卖了妹夫了,原可研能为了南以赫使那么多手段的话足以证明是真爱,可原家卖了南以赫可是毫不犹豫的,虽然说锅我那前姑丈背了,可原可研找了这么个男人脸也是丢尽了,真爱妹妹的人,要想的是怎么保全妹妹自己把事情揽下来,而不是推他们夫妻俩出来顶着吧。”

        

“就拿秦炎当初举例来说…”

        

“我出事,他手无缚鸡之力还是大老远跑来,对了,还代替我男扮女装跑去秦怀街,真要相亲相爱的亲人第一时间想的是自己怎么替对方承受。”

        

“而且原可研我查了,在原家没什么实际权利吧,就是个千金大小姐。”

        

“原家那些东西,都是原大震兄弟握在手里的,这算什么爱?钱在哪爱在哪…说疼原素宝,可是原素宝也是个花瓶千金而已吧,在圈内仗着原大震疼宠肆意行走但并没任何实权,真要是多疼这个外甥女的话,谁会把孩子疼成这废物没脑子的样子。”

        

这哪是疼爱,这简直是有仇!

        

周一鸣蹙蹙眉,“你这么说来的话确实是有点奇怪的。”

        

秦红绯说,“那可太奇怪了,这种疼爱与其说是长辈疼更不如说是做给谁看的,外人,原可研?如果是原可研的话为什么要做给她看,估计是受制于人,原可研拿了什么把柄或者说,原大震让原可研干了什么?”

        

她又翻了翻资料——

        

原家里,原老爷子最疼原四季,可是老爷子一死,原四季就被送出国,当时那么小,送的还是中东。

        

你要说原大震在保全这孩子,看着也不想,更像是要玩死这孩子。

        

而原四季在国外就读医学,目前读到了硕士,但听说无所事事…

        

古怪。

        

这么疼的后辈混成这样原老爷子怕不是得气死。

        

“说起来…”周一鸣说,“当年原老爷子被气出脑出血昏倒后,是原四季报警叫的救护车。”

        

“……原二呢?”秦红绯诧异的问。

        

“说是当时吵完就出门了。”周一鸣摸着下巴想起一事来:“事后邵大富带他儿子还特意来了一趟,问具体出了什么事,原二这边说是为了一点琐事吵的,但现在想想,老爷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什么琐事能让他气到这样子呢?”

        

秦红绯:“………………”

        

若有所思的看着周一鸣。

        

周一鸣亦是若有所思,“原四季估计知道内情,毕竟是目击证人,但不一定会告诉我们。”

        

秦红绯眸光稍闪,“这原家可真有意思…”

        

周一鸣道,“其他先不论,你姑姑的事你打算怎么查?不好下手吧。”

        

二十年的时间有什么痕迹也早被抹去了。

        

你要是早几年钱大翁还活着那挺好,可现在人也死了,找原可研问你是不是卖了秦沁,这种傻子行为提都别提…哦不,是想都别想了。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