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猎户鳏夫粗h

        

原来,天河主自打广泽神君发现了金麟之后,不动声色,却开始谋划这一场安排。

        

广泽神君自然说自己冤枉,可没人看见天河主炼制了龙鳞,只看见,广泽神君的手,伸到了不该伸的地方。

        

“难怪,这一阵子,下界有凶兽——九州鼎里,关乎三界气运!竟然被他肆意污染!”

        

“敕神印神君,这种大罪过,自从四大天柱立起,就没一个敢犯,现在,广泽神君胆大妄为,必须以儆效尤,不然,天河无序,不堪设想!”

        

“请神君下令!若是因为仁慈包庇,怕不能服众!”

        

广泽神君被关到了九重监,褫夺了神位。

        

“后来的事情,也就不用再提了。”

        

高老师说到了这里,疲倦的揉了揉眼睛:“那些事情,不堪回首,不过好歹,也算是熬出来了。现如今,我只盼着你能平安——好了,咱们走吧。”

        

天河主做的恶事,罄竹难书。

        

“这一次,天河主早知道你会来,”高老师继续把我往门口拉:“不知道布下了多少天罗地网,你先跟我出去,天河落地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不走。”我平心静气的看着他:“你说,真正的天河主,到底谁,现在,在哪里?” 

        

高老师盯着我,眼睛里忽然有一抹哀怜:“到现在了,你还没想出来?在你身边,给你出谋划策,算无遗策——他为什么能知道天河主的一切?为什么能抢占一切先机?”

        

耳朵里嗡的一声,他的意思,我自然明白。

        

确实有人在我身边,给我指引路线,引着我,一步一步往他认准的地方领。

        

算无遗策,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了这件事情之中——只有一个。

        

江仲离?

        

“那不可能,他帮我建立四相局,将我从真龙穴里带出来,他要是想害我,法子多得是,何必这么大费周折?”

        

他的算无遗策,是一直在帮我。

        

“这可不像是平时的你。”高老师看着我,眼神跟小时候,看着流鼻涕的那个我,一模一样。

        

他叹了口气:“这是铤而走险。真正的高明之处。他如果不这么做,你会信任他吗?”

        

我心头一震。

        

“他要是想除掉我,机会多的是,又为什么要我的信任?”

        

高老师眯着眼睛:“你自己知道。”

        

答案呼之欲出。

        

是为了,得到敕神印。

        

天河主在拉下了敕神印神君之后,确实是自己坐上了最高的位置。

        

一开始,也确实带了斩须刀,想请凌尘仙长除掉新生的景朝国君。

        

可是,他那一次,又失败了。

        

而且,他开始对消除景朝国君这件事情,有了犹豫。

        

因为,哪怕他如愿以偿,已经坐在了最高的位置上,可依然没有敕神印。

        

他无法跟敕神印神君一样,敕封废黜神灵,甚至——一直处于被敕神印命令的隐忧之下。

        

只要拿不到敕神印,敕神印神君随时可能会再回来,自己做的一切,永远在危险边缘。

        

他人的床榻上,自然睡不安稳。

        

但是,如果获取了景朝国君的全部信任——甚至,跟随景朝神君修建四相局,镇压祟,那他想做什么,景朝国君都不会怀疑。

        

所以——就更别说改局了。

        

“江辰,谢长生,全是他的人,机关算尽,”高老师摆了摆手:“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次,又没拿到敕神印。”

        

找了几百年,依然没有敕神印的下落,索性,只能等到真凤凰命出现,让敕神印神君再一次转世?

        

目的,依然是敕神印。

        

“他说是要磨练你的真龙骨,可真实目的——不就是引领你到了一个又一个陷阱里,你没有被那些陷阱吞没,是因为你越来越强大,”高老师环顾这个地方:“他引你上这里来,是因为,你的真龙骨马上就长全了,这是最后一个陷阱了。我不能看着你跳下去。”

        

视线再一次落在了窗户外的九州鼎上——鼎中之物,翻滚的越来越多。

        

我说不出话来。

        

“没有一个凡人,能做到那种程度,”高老师看着我:“你就没疑心过,他不是人?”

        

说实话,江仲离的能力,确实不像是活人。

        

可关于他自己的来历,他一句也没提起过。

        

江仲离,跟其他我的人在一起。

        

“那么多人,都没能认出他是天河主?甚至——他还被关进了九重监……”

        

高老师叹了口气:“你明明知道——天河主能坐在最高的位置上,就说明他什么都做得到。”

        

高老师的视线,落在了头顶的天空上:“天亮起来,天河落地的时间,就结束了。”

        

现在天还是黑的,可是,隐隐约约,东方的启明星微微亮起来了。

        

启明星一亮,一个半时辰,也就是三个小时之内,天就亮了。

        

心被揪的越来越紧。

        

离着天河落地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北斗。”

        

高老师回头,看着我的眼神,是说不出的心疼:“你已经快回到那个位置上了,再跟你叫北斗的机会,对我来说不多了,可这一世,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容我僭越,北斗,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信我?”

        

心里猛然一动。

        

没错,我一直以来都在想——如果我有爹,能跟高老师一样,那就好了。

        

“所以,要说他的下落——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高老师叹了口气:“是时候算账了。”

        

他看向了万华宫外侧,那个巨大的阵法。

        

“走吧。”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万华宫,忽然一阵剧烈的颤动。

        

简直,像是一场地震!

        

我抬起头,忽然就看到,头顶的星相出现了变化。

        

一颗极亮的星辰,在北斗星附近划过。

        

这是星孛,大灾之兆——不光本地会有灾,还预兆着,重臣叛主。

        

九州鼎,也跟着震颤了起来。

        

“不好……”高老师一皱眉,就要把我给带出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面前的那道门,轰然崩塌。

        

高老师敏捷的带着我躲开,翻身到了一个梁柱后面,一脚踢开围墙——那地方有个暗门。

        

“躲!”

        

我看着暗门,却猛然停下了脚步。

        

真龙骨里,浮现出了一抹记忆。

        

高老师回头看我,有些着急:“你还愣着干什么?”

        

“有件事儿,我还不太明白。”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