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爽到高潮/h文灌满受孕

    

“我在——”

        

段清瑶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转,这个时候不折腾一下霍不修,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一张脸?

        

刚刚说自己的这张脸丑就算了,现在还动起手来!

        

直到现在她这细皮嫩肉还火辣辣的疼!

        

不用看镜子都知道,一定是被霍不修揪红了一大片。

        

“我在南边的码头看到它的,当时码头人特别多,我听到身后有猫叫,一转身便看到它了。”

        

若说讲故事,段清瑶可是一个好手。

        

既然霍不修都怀疑自己,那么雪球看自己的背影和“段清瑶”很像,不小心跟错了人,那也是极有可能的啊!

        

果然,霍不修立即变了脸色。

        

“码头?什么时候?”

        

“就前日,傍晚的时候!我——” 

        

为了不让霍不修怀疑,段清瑶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糟了!”

        

霍不修就像是天塌了一般,脸上瞬间褪尽了最后一丝血色。

        

还没等段清瑶把话说完,霍不修便已经抱着雪球,不顾一切的向门口冲去。

        

段清瑶一头雾水,她说的是前日在码头,就算是她说的是真的,那人也早就走了呀!

        

霍不修怎么就不会用脑子想想,这个时候这么着急有什么用?

        

“姑娘,你明明在这住了大半个月了——”

        

刚刚段清瑶说的话,小二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霍不修是上当受骗了,可是,小二心里却是和明镜似的。

        

这位长得和天仙一般的姑娘,一定是在说谎!

        

“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有些话你就当没听到,有些事,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趁着君炎安离开,她当务之急便是快快离开这客栈,别让霍不修再找到了。

        

“可是姑娘,你可知道前日码头上出了一件大事?”

        

若是旁人,小二才不会这么多嘴。

        

可是他看出来了,这公子和眼前的姑娘之间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然一个不会这么紧张,另一个也不会这么反常。

        

“什么大事?”

        

段清瑶多嘴的问了一句。

        

这些日子她光顾着养伤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压根就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大事。

        

“两日前,码头上一艘船刚出海,就翻船了,又遇上了风浪,所以,不识水性的老弱妇孺,有许多,就没回来!”

        

两日前,确实是下了一场大暴雨。

        

短期高腰瞬间就明白为什么霍不修听到她说的时间,瞬间就变脸了。

        

难道他以为自己也在那艘船上,以为自己也遇害了吗?

        

这个傻子!

        

想明白了这一点,段清瑶也顾不上自己原本准备逃走的想法,紧跟着也追了上去。

        

码头因为出事的关系,原显得分外的冷清!

        

目光所及,便是几艘靠岸的的帆船。

        

“大叔,你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来这找人了吗?”

        

段清瑶在空荡荡的码头上走了一圈,才看到一个撒网归来的 老渔民。

        

“找人?打捞上来的尸体都在那头呢!”

        

老渔民指着北边说道。

        

所以,霍不修一定也是朝那边去了!

        

这个大叔,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笨了,就算他认不出自己,也不能背自己这么一个拙劣的谎言给骗了吧?

        

“大叔!大叔!你在哪里!”

        

“大叔,你快出来啊!”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呼呼的海风。

        

“这才打捞上来了两具尸体,找不到的,估计就永远都找不到了!”

        

“可不是?真是可怜啊!你看刚刚那个男子,一下子就跳进大海里了,就为了找他的家人!”

        

段清瑶往前走了几步,迎面又走来了两个扛着钓具的渔民。

        

他们口中说的那个男人,可是大叔?

        

"你刚刚喊什么?”

        

就在段清瑶被惊得走不动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霍不修的声音。

        

“你这个笨蛋,不就换了一张脸吗?你这就认不出来了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绝顶聪明的战神,我看你就是这天底下最笨的王爷!”

        

段清瑶越想越觉得自己判断得很有道理,哪里有王爷不想当皇帝的?

        

可偏偏霍不修就是这么一个奇葩,放着到手的皇帝不当,偏偏要撞死!

        

别的王爷都是高高在上,风光无限,可是偏偏这个王爷就是格外的不一样!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满身是血,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这一次,她明明就站在跟前,他愣是认不出她来,这不是傻事什么?

        

天底下,还有谁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和他说话?

        

除却段清瑶,就没谁了!

        

“你真是清瑶?”

        

哪怕段清瑶亲口承认她就是段清瑶,可是看着这么一张全然陌生的脸,霍不修还是难以理解!

        

他可是亲手确认过,那是一张纯天然的脸,并没有戴上人皮面具。

        

“不是我还能是谁?”

        

段清瑶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这次的手术非常成功啊!

        

“喵!”

        

霍不修认不得她,雪球却是毫不含糊的蹦进了段清瑶的怀里。

        

被霍不修带走的那一瞬间,它差点就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主子了呢!

        

好在老天爷及时听到了它的呼唤,成全了它的愿望。

        

看到雪球腻着不松手的模样,霍不修总算是相信了眼前的人确确实实是段清瑶。

        

要不然,谁有那么大的魔力让最是认生的雪球缠着不放呢?

        

“毁容的时候,你们不都觉得丑吗?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在自己的脸上动了几下刀子!”

        

段清瑶说得云淡风轻,霍不修却是听出了不易。

        

一个姑娘家行走江湖,本来就不易!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

        

“一定很疼吧?”

        

上回一刀子扎到自己的心口,自己这么一个硬汉差点就被要了性命。

        

段清瑶得在脸上动了多少刀子,才能把自己变成了这么一个完全不同的模样?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我,是不是比以前漂亮?”

        

段清瑶可是一个记仇的人,她可是清清楚楚记得霍不修见到她的时候非但没有被她迷住,还打击她说,你从来不照镜子吗?你距离漂亮还远着呢!

        

“——”

        

霍不修欲言又止,眼前的这张面孔就算是再漂亮,可也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了!

        

“嗯?难道不漂亮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