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艳婢女h/他忍不住挺H

        

李泰早就已经想好了。

        

大唐罪行最为严重的一项便是通敌叛国。

        

到时候伪造一些往来书信,赵辰就算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皇帝就算是再怎么恩宠,一旦涉及到通敌叛国,那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侯将军,本宫现在就去审问那些人,你去寻找赵辰暗通吐蕃的密信。”

        

“一旦本宫这边传来消息,你立即将寻来的证据拿过来,与本宫一起,上呈给父皇。”李泰与侯君集交待道。

        

侯君集有些犹豫,通敌叛国虽然致命,但是罪责越大,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便是越长。

        

更何况这对象还是赵辰。

        

别说皇帝信不信,便是边境前线的那些个将士,也会觉着离谱。

        

这一剂猛药怕是达不到预想的那般效果。

        

要是弄出来其他事情,反倒是不美。

        

“侯将军为何迟疑,难道扳倒赵辰,对侯将军来说不是一件美事?”

        

“侯将军可是忘了,当初赵辰把将军堵在朱雀大道上,那般的羞辱?”李泰看侯君集有些为难的样子。

        

当场就把侯君集当日险些被赵辰用轰天炮炸死在街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侯君集面色瞬间变得阴沉。

        

这件事情是他禁忌,每次想到这事,侯君集便是愤怒的难以入眠。

        

若非说这事的人是李泰,侯君集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末将不敢忘。”侯君集冷声说道。

        

与李泰拱手,转身便是离去。

        

“哼。”李泰看着侯君集的背影,冷哼一声。

        

“太子殿下,这侯君集的小心思可是多了去了,当初在李承乾麾下的时候,他便时常阴奉阳违。”

        

“太子殿下可是要小心些!”杜荷从一旁走出来,与李泰说道。

        

杜荷对侯君集可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当初在李承乾那里的时候,侯君集便看不起他杜荷。

        

甚至还对他杜荷的父亲杜如晦口出不逊。

        

但是因为侯君集自己的势力大,而且李承乾极为倚重侯君集,杜荷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但是在李泰这里,侯君集并不是李泰唯一倚重的将领。

        

前些日子柴绍回了信,感谢李泰援救他儿子柴令武的事情。

        

言语之中,更是表明了对李泰这个太子的支持。

        

相比于柴绍,侯君集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本宫可不是李承乾,侯君集想要给本宫耍手段,那就要看他有没有命。”

        

“杜荷,跟本宫去大理寺,这次说什么,也要把赵辰给弄死!”李泰与杜荷说道,面露冷色。

        

……

        

戴胄今日一早便去了大理寺衙门。

        

按照赵辰说的,太子今日便会过来审讯犯人。

        

虽然不知道赵辰为何如此笃定李泰怎么早便会过来。

        

但作为大理寺的少卿,戴胄是认真负责的。

        

“少卿大人,今日才初二,您怎么就过来了?”大理寺寺丞见到戴胄,不免的有些意外。

        

大唐过年,官员休沐到正月初七。

        

这些天各部衙署只需要留人值班便是,大理寺也没有让堂堂少卿过来值班的道理。

        

“太子还没来吗?”戴胄看了眼已经爬上屋檐的暖阳,问道。

        

“没呢,太子怎么会这么早就过来。”寺丞笑道。

        

若非昨日戴胄吩咐他好生看管包子铺的那些个伙计,他这个寺丞才不会这么早就过来。

        

“少卿大人,太子真的会来吗?”

        

“这针对的也太厉害了些吧,太子就不怕……”

        

“太子不是来了嘛!”寺丞的话还没说完,戴胄便开口打断了他。

        

两人往前看去,便见李泰快步往这边走来,身边只跟着杜荷一人。

        

“太子殿下!”二人与李泰行礼。

        

“戴少卿。”李泰微微拱手,开口道:“本宫奉父皇之命,全权审理忘忧包子铺毒死人一案。”

        

“还请戴少卿在前面带个路!”

        

戴胄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旁边的寺丞神色却是微变。

        

赵辰还真没猜错,李泰这个太子,还真对此事无比的上心。

        

这么一大早就过来插手这个案子。

        

可想而知,他是什么时候就去皇帝那里请命的。

        

“戴少卿,忘忧包子铺的东家是赵辰,可否请戴少卿派人去把他也一起请来?”李泰没走两步便停了下来,与戴胄问道。

        

“太子殿下,此案还未牵扯到赵辰,把他抓来不符合规矩。”戴胄随口回答道。

        

大理寺抓人,只要是与案件有牵扯的,都是可以将人带来询问。

        

但戴胄见李泰对此事如此的热情,反倒不愿意帮着李泰为难赵辰。

        

“要是本宫没有记错的话,戴少卿与那赵辰可是有过节的。”李泰审视的眼神看着戴胄,眼里闪过一丝不满之色。

        

李泰就想不通,戴胄明明就跟赵辰有仇,为何如此好的机会,还不趁势报复回来。

        

“有过节不假,但私事是私事,不可与公事混为一谈。”

        

“太子既是来审问犯人的,请随我来的。”戴胄不咸不淡的回了李泰一句。

        

走在前面为李泰领路。

        

李泰面色微寒,他还想着要是自己可以拉拢戴胄一起对付赵辰。

        

那此事必定十拿十稳。

        

说不定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戴胄收归麾下。

        

却是没想到……

        

冷面判官,哼!

        

李泰心里暗恼。

        

……

        

“赵辰,方才收到消息,说陛下已经同意太子去往大理寺审理此案。”

        

“按照你与太子的关系,此次你怕是要被栽赃。”

        

“说不定,连性命……”

        

魏征匆匆来到赵辰府上,将赵辰拉到书房,小声说着自己方才收到的消息。

        

魏征是很担心赵辰的。

        

一听到这个消息,他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便匆匆从自己府上赶来。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让人给你送点过来。”赵辰起身,准备让人送点早饭过来给魏征。

        

“你还有心思吃饭。”魏征一把抓住赵辰的胳膊,将他强行摁在椅子上。

        

“以太子对你的仇恨,加之侯君集欲除你而后快的决心,此案必定会对你尽可能的构陷。”

        

“赵辰,脑袋都要没了,还吃什么饭!”魏征就差没跟赵辰吼出来了。

        

魏征是真在乎赵辰的生死。

        

赵辰的身份是一小部分,更大一部分,是这两年过来,他早已将赵辰看做自己的子侄,朋友。

        

如今李泰都去审问那些包子铺的人。

        

要想栽赃赵辰,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一旦赵辰被扣上严重的罪名,谁都救不了他。

        

“昨日我去过大理寺,见过我的那些伙计们了。”赵辰缓缓与魏征说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