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俏婢h文@禁忌h乱

        

砰!

        

秘符染血,轰然崩碎。

        

一道气息恐怖的伟岸身影,横空而出。

        

天地随之剧颤,浩浩荡荡的神辉从那伟岸身影上扩散,如飓风般肆虐而开。

        

仔细看,这赫然是一个须发如墨,不怒自威的老者,身影昂藏高大,眉峰如刀般犀利慑人。

        

“何人如此猖狂,竟敢残害我青鸾灵族的族人?”

        

这身影伟岸高大的老者甫一出现,便冰冷出声,声音隆隆,激荡九天十地。

        

而从他身上弥散出的威势,压迫得不少洞宇境界王呼吸都是一窒。

        

风天甲!

        

青鸾灵族屈指可数的一位活化石级老古董。

        

“老祖宗,是那家伙!” 

        

风云烈咬牙启齿,伸手恶狠狠指着远处的苏奕。

        

与此同时,苏奕一手托着南岳印,一手拎着道剑,有些意外地瞥了那横空出现的老者一眼。

        

“咦,怎么是你这老麻雀。”

        

苏奕讶然出声,认出了那老者。

        

老麻雀?

        

听到如此侮辱的称谓,风云烈和仅剩下的两个青鸾灵族界王,皆震怒无比。

        

而风天甲则呆了呆,眼眸死死盯着苏奕,面露惊疑。

        

“云烈,此人是谁?”

        

风天甲眉头皱起。

        

风云烈深呼吸一口气,道:“老祖,此人疑似来自九天阁,故意隐瞒修为和来历,实则道行无比恐怖……”

        

刚说到这,一道乐不可支的大笑声从仙殿内传出:

        

“什么九天阁,什么隐瞒修为,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

        

魏山的身影出现在仙殿大门前。

        

众人皆震惊,那座仙殿内还有其他人!?

        

而当看到魏山,风天甲脸色微变,终于想起什么,倒吸凉气。

        

魏山已开口说道:“老麻雀,休要被你那不肖子孙糊弄了,念在以前你曾忠心耿耿为我家少爷当坐骑的份上,我便告诉你,那位就是我家少爷的转世之身!”

        

这番话一出,其他人还没明白过来,风天甲则如遭雷击般,傻眼了。

        

他额头直冒冷汗,眼睛直勾勾看着苏奕,似回想起不堪回首的经历般,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

        

“老祖……”

        

风云烈张嘴要说什么。

        

风天甲已一巴掌抽过去。

        

啪!

        

风云烈脸颊剧痛,身影趔趄,差点栽倒。

        

“跪下!”

        

风天甲大喝,脸色铁青,眸光凶狠得直似想杀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止让风云烈等青鸾灵族的界王傻眼了,雨化生和禹青安等人也都目瞪口呆,什……什么情况?

        

风云烈眼前直冒金星,脑袋发懵,道:“老祖,我……”

        

还不等他询问,风天甲翻手一掌拍出,直接把风云烈镇压跪地,破口骂道:“混账东西!想活命就给我老老实实跪在那!”

        

他气急败坏,额头青筋爆绽。

        

打破脑袋都没想到,这个被全族上下看好,视作最有希望竞争族长之位的主脉后裔,竟会犯蠢去招惹观主!

        

这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还是说,嫌给宗族惹出的麻烦不够大,非要作死?

        

“转世之身?难道……难道……”

        

雨化生似终于想起什么,艰难地演了一口吐沫,怔怔道,“你是观主!?”

        

观主!

        

寥寥两字,如若晴天霹雳般,轰的在场其他人身心皆颤,一个个都明白过来。

        

一年前,有关观主在玄黄星界转世重修的消息,曾引发星空各界轰动,闹得沸沸扬扬。

        

只不过,当时的传闻中,观主的转世之身仅仅只有皇境修为,以至于在之前,谁都没有想过,此次的对手竟会是观主!

        

这简直匪夷所思。

        

毕竟,才仅仅一年而已,谁能想到,传闻中转世至今只有皇境修为的观主,都已拥有同寿境大圆满地步的修为?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人,会是那个曾剑镇星空各界,如若神话般的存在?

        

什么隐瞒修为、什么扮猪吃虎、什么和九天阁有不可分割的联系,统统都是假的!

        

以对方的身份,根本无须这般做!

        

“观主!??”

        

跪伏在那的风云烈失声叫出来。

        

这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老祖宗那般震怒了,一时间手脚发凉,失魂落魄。

        

他意识到,自己彻底栽了。

        

不止无法报仇雪耻,还极可能会被老祖宗惩处,甚至极可能会丢掉少主之位!

        

而此时,风天甲已整了整衣冠,躬身朝苏奕见礼,喟叹道:“世事浮沉,漫长岁月过去,宗族如今这些小辈,大都不曾见识大人的风采,着实有眼无珠,狂妄无知,以至于冒犯大人尊威,还请大人念在往昔一段香火情上,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众人皆心绪翻腾。

        

风天甲这位活化石级般的老古董,搁在星空各界,哪怕是同境界的人物,也得尊称一声前辈。

        

可此时,他却躬身致歉,尊称观主转世之身为大人!

        

“你老麻雀都称我为大人了,我焉能不卖你一个面子?”

        

苏奕轻语。

        

很久以前,就是风天甲在对赌中输掉后,给观主充当了一千年的坐骑。

        

那时候的老麻雀,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算言出必践,不曾反悔,更不曾做过反水的事情。

        

风天甲明显松了口气,道:“多谢大人!”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忽地一闪,朝远处逃遁而去。

        

仔细看,赫然是雨化生。

        

他来自星河神教,自知以自己的身份,注定不可能换来任何活路,于是直接逃了。

        

“找死!”

        

风天甲冷哼,凭空一闪,已阻挡在雨化生前路,掌指如刀锋般当空一斩。

        

雨化生直接被轰退。

        

还不等他站稳,一抹剑气乍现,将其斩杀当场。

        

见此,风天甲内心暗惊,他原本打算擒下雨化生,还给观主转世之身一个人情。

        

谁曾想,对方一剑之间,就将雨化生这样一个洞宇境后期的老家伙斩杀了!

        

“转世重修之后,同寿境的修为都已如此恐怖,若等他重新踏足洞宇境大圆满地步,岂不是都能斩杀羽化路上的存在了?”

        

风天甲暗自震惊。

        

同一时间,古族禹氏的禹青安慌了,再不敢迟疑,躬身行礼道:“观主大人,我族兴阳老祖曾有幸和您有过一段交情,还请您念在这份情谊上,饶恕我等一次!”

        

他身边那位界王,也连忙行礼。

        

“禹兴阳?”

        

苏奕努力想了想,道,“那老家伙还没死?”

        

禹青安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也罢,你们走吧。”

        

苏奕挥了挥手。

        

很久以前,观主和禹兴阳的确有过一些交集,但只算泛泛之交。

        

原因就是,当初的禹兴阳明明是古族禹氏一等一的顶尖人物,却非要跟在观主身旁做事。

        

观主哪会答应,被纠缠得不耐烦了,直接把这家伙暴揍一顿给撵走了。

        

“多谢大人!”

        

禹青安简直有劫后余生之感,感激出声。

        

很快,他和身旁之人匆匆而去。

        

“你们也走吧。”

        

苏奕瞥了风天甲一眼。

        

风天甲如释重负,不敢迟疑,连忙带着风云烈等人离去。

        

魏山则从仙殿内走出,手脚利索地收拾起战利品。

        

“少爷,你不会怪我刚才多嘴吧?”

        

他一边忙活,一边问道。

        

苏奕收起道剑和南岳印,道:“老麻雀当初给我当坐骑的时候,也帮了我不少忙,念在他的面子上,我也会留那些人一线生路。”

        

说着,苏奕取出酒壶,看着在忙着收拾战利品的魏山,打趣道:“都已经是洞宇境中期界王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

        

魏山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老毛病了,哪可能说改就改?”

        

往昔岁月中,他陪伴在观主身边一起闯荡天下,观主负责杀敌,他负责收集战利品,配合那叫一个默契。

        

苏奕也笑了,没有多说什么。

        

自从回到星空深处,和观主有关的阅历和记忆,就会随着一些人和事重现心头。

        

没有任何陌生之感,因为那本就是属于他前世的一切。

        

不过,苏奕更清楚,前世的终究是前世,今世的他,断不会成为第二个观主。

        

收拾完战利品,魏山笑着上前,把一个储物宝贝递过去,道:“都是稀罕无比的好宝贝,恐怕连神都星界的四海楼都吃不下这些宝物。”

        

神都星界。

        

星空深处第一星界,又被视作东玄域的中央星界!

        

而四海楼,则是神都星界第一商行,底蕴雄厚,生意遍布星空各界,号称这世上就没有四海楼吃不下的宝物。

        

由此可见四海楼何等财大气粗。

        

而谈起神都星界,苏奕不由想起了青棠。

        

最初时候,青棠来自护道古族姜氏,而姜氏的祖地,就位于神都星界。

        

“也不知这丫头如今是否已重回神都星界了……”

        

苏奕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当初的太玄洞天一战,让他了解到青棠那不为人知的来历,而后在融合观主记忆之后,他才清楚,青棠是观主毕生所收的唯一一名弟子。

        

而青棠的身世则可以用“命途多舛”四字来形容。

        

苏奕曾答应,在重返星空深处后,会帮青棠探寻其宗族覆灭的线索。

        

这件事,他自不会忘了。

        

苏奕深呼吸一口气,摒弃杂念,吩咐道:“小魏子,你去带着天祈,我们去九天阁!”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