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作案po桑如/风流翁熄

     

“是隐逸气息了?不应该啊,突破时可无法隐逸气息。”

        

长春心中不解,同样不解的还有青月几人。

        

“要不要过去看看?”

        

青田犹豫着出声道。

        

“不行!域主级突破我们根本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我们一过去反而误了大事!”长春立马制止。

        

“不错!再看看,说…说不定突破域主级就是这样…”青月也是有些拿不定。

        

而此时江横已经惊骇无比了。

        

“怎么会这么恐怖,这也太不正常了!”

        

江横心中惊骇交加,为了突破域主级,他向红桃购买的情报之中就有一位域主级强者出售的突破心得。

        

心得上描述的相对比较清晰,同时对方也是武神体系更是大周帝国成员,修炼的武学也相似,故而极有参考性。

        

按照对方的描述,斗宿就是突破域主前的最后一道生死关。 

        

这一时期,肉身精气神大起大落,落的时候,其表现就是精气神逐一逸散,表达步骤,一般就是气劲逸散,再者就是气血逸散,最后就是精神灵魂逸散。

        

一般逸散速度是气劲会在五日左右悉数逸散一空,如若服用丹药会将这速度拖到一月乃至一年,服用大药这时间还能拖得更久。

        

当然也要看情况而服用,因为你根本无法保证这种逸散会持续多久。

        

有时候逸散期十分钟很快就进入恢复期,恢复期精气神全面增幅,这个增幅以逸散速度和逸散时间而定。

        

逸散速度越猛时间越久,那恢复期增幅的也会越猛。

        

一般而言初入域主级强者的天赋和实力以逸散的速度和时间而定,逸散的越猛代表天赋越强。

        

正常来说,逸散速度十分钟内气劲全部逸散一空就已经算极为恐怖的天赋了,精气神一个时辰内全部逸散一空更是凤毛麟角,其天赋无法衡量。

        

往往这种天赋一旦踏入域主级,越阶而战就是最好形容他们的代名词。

        

同时天赋越强服用大药时也需越谨慎,因为可能你刚服用大药,刚好就转为恢复期,这大药不仅浪费了,甚至还可能会撑爆肉身。

        

故而使用大药也是一种博弈,服用过早可能会撑爆。哪怕肉身强悍渡过这个危机,那也代表浪费了一枚珍贵的大药。

        

毕竟没几个人为了突破域主级准备一堆大药,太贵了。

        

可眼下江横真的是欲哭无泪,这尼玛泄气也泄的太猛了。

        

此刻江横感觉肉身已经出现真空反应,这种只出现普通人暴露在真空环境下的现象,竟然出现在自己身上?

        

不得不说简直让江横感觉心惊,此刻气血外泄之下,肉身本源似乎也在流逝,渐渐的他感觉肉身逐渐在朝普通人转变。

        

这才过去多久?一炷香不到吧?

        

几乎就在肉身逐渐枯竭之际,灵魂也开始松动了,这种感知对域主级灵魂体的江横格外明显。

        

能感觉灵魂体表面似乎出现无数的精神力在向附近逸散,不断逸散且越来越快、

        

可似乎是因为江横灵魂是域主级的缘故,这种逸散速度似乎还能承受。

        

可又持续一炷香后,江横感觉自己灵魂体跌落域主,随着灵魂境界跌落,逸散速度终于彻底爆发,仿佛失去了一个巨大阻碍,速度暴增。

        

“卧槽!卧槽!特么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江横心中狂骂,别人突破域主逸散速度普遍都需好几日,借助丹药,想要逸散完气劲甚至都需月余。

        

甚至有时候丹药都无需用,就在气劲逸散完就会进入一段时间的恢复期,待气劲增幅一段时间后再出现逸散期。

        

可自己这里,别说好几日,这刚开始逸散他就撑不住了。

        

不是他根基不够雄厚体内能量不够多,而是这狂泻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拼了!”

        

江横虚弱的拿起一旁早就备好的天星造化丹玉瓶,因为知道斗宿时期很可能会跌落成普通人,那时肯定无法打开储物空间,故而这天星造化丹一直就这么放旁边。

        

扒开塞子,江横不由分说直接将丹药倒入口中,表面有耀眼火苗跳跃的火红丹药被吞入腹中。

        

本以为这种哪怕肉身全盛时期都承受不住的丹药,此刻服用这近乎普通人的肉身肯定会被灼烧成灰烬。

        

可天星造化丹服用后,江横愕然发现…..额……还不错,有点暖和。

        

这是的的确确没有任何太过剧烈的反应,甚至就像是喝了口暖胃汤一样,舒服极了。

        

这明显与万宝斋描述的不同,要知道天星造化丹内有提炼的恒星,不说其蕴含的能量无比恐怖,光是这恒星提炼物就是一种高密度能量体现,更蕴含着极为恐怖的高温。

        

“是我斗宿反应过于剧烈,外泄的速度太过惊人,刚好和天星造化丹的能量增幅维持了平衡!”

        

江横很快想明白,肉身的气血狂泻的确止住了,甚至开始以极为微小的速度缓缓恢复着。

        

感受至此,江横长出了口气,肉身这一关止住了。

        

而似乎随着肉身外泄的止步,灵魂外泄也似乎因为肉身止步同样止步了。

        

按照那位域主描述,气劲之后是气血,气血之后是灵魂。如若在第一步第二步就扼制住,第三步也就止住了。

        

感受至此,江横长出口气,如若灵魂外泄没止住,持续下去他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毕竟灵魂这玩意靠丹药恢复很难的,恢复灵魂的丹药不是说没有,而是死贵死贵的。

        

起码在万宝斋偶然几次看见的,随便一颗,其价值就是以灵质为单位来算的。

        

当然也可以直接吞噬灵能亦或者吞噬他人魂魄来恢复,可眼下斗宿时期可不同,大多数处于这个时期之人可没有像江横这般,还未突破域主,其灵魂就已是域主级。

        

未踏入域主级可是无法吞噬他人魂魄的。其次哪怕江横灵魂层次还未下跌时,他也不会吞噬他人魂魄维持魂魄不下跌。

        

那样做代价太大,且因为吞噬他人魂魄,其蕴含的杂质同样会导致灵魂境界下跌,故而此法是完全不可取的。

        

也就精神类丹药因为其内蕴含的灵能是极为精纯的,只可惜太贵。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种温热依旧在持续这让江横松了口气,开始盘腿而坐开始尝试修炼北河大周天星神功。

        

随着背后斗宿等几颗最为明亮的窍穴开启,星空汇聚出一股磅礴能量光束朝这边汇聚。

        

磅礴能量源源不断如开始滋润恢复着肉身强度,不过因为眼下肉身过于孱弱,江横只能尝试降低吸收频率以温水煮青蛙一般吸收恢复。

        

此刻江横就像是在走钢丝,境界也从普通人状态逐渐上涨逐渐增幅至下等层次,中等层次,时间一点点流逝。

        

这种与能量外泄和能量吸收状态不断形成拉锯之下,江横的实力直至一日后方才恢复如初。

        

随着境界恢复,气劲也开始缓缓恢复,一点点就这样持续小半个月的样子,江横一颗心不仅没有安稳,反而愈发苦涩起来。

        

“擦,这是怎么回事,都半个月了还未过渡至恢复期?”

        

江横都快疯了,要知道这半个月体内能量一直处于狂泻状态。眼下就连天星造化丹都快撑不住了,这枚号称域主级强者才可承受的大药,此刻竟然只剩下一丝,在这么下去一个时辰后药力消散,届时这种肉身平衡状态将会彻底打破。

        

——

        

与此同时星空之中,青月等三人再次面面相觑,这段时间他们这种对视的情况已经不知道多少次。

        

“突破域主时似乎有些太平静了?”

        

青月朱唇亲启满脸的困惑。

        

“的确太平静了,而且….这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江横这小子是在散功不成?”长春眉头紧蹙,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要知道这段时间下来,此刻周遭的能量浓郁程度已经可以用骇然听闻来形容。

        

放眼看去这片荒芜星带大多都已经覆盖上一层白茫茫的一片,密集的能量哪怕不刻意吸收,只是身处其中,这些无比浓稠的能量就会自主窜入体内。

        

“我感觉在此地继续待下去,只怕我肉身都会滋润不少。”长春深吸口气满脸的回味。

        

面上皮肤都变得紧致起来,能量无比浓稠的情况下的确有助于肉身活性,毕竟眼下此地的能量浓稠度简直可以用骇然听闻来形容。

        

如果此刻江横知道这三人所想一定想吐血,这些可都是他辛辛苦苦修炼而来的能量精华,就连那枚天星造化丹也全部算入其中。

        

随着一个时辰过后,江横暗骂一声。

        

“该死,我就不信你能持续多久!”

        

感受着狂泻之力依旧在持续,而天星造化丹的功效彻底消散,江横心中简直快疯了。

        

旋即,好不容易恢复满状态的精气神开始狂泻,气劲蹭蹭蹭的下跌,很快数个呼吸后气劲消散一空,紧接着就是气血如同开闸了般飞速消散。

        

“老子和你杠上了!”

        

江横咬牙,意念触动,体内圆球瞬间逆向旋转起来,滚滚精纯之力蜂拥而出,再次与狂泻之力形成拉锯。

        

“给我撑住!”

        

江横额头青筋直冒,体内气血再次维持平衡。

        

甚至为了狠狠的杀杀体内这股狂泻之力的气势,江横一咬牙扩大能量输出,很快狂泻之力就被压制住,境界再次回涨。

        

可似乎是那股狂泻之力也受到了某种刺激,竟然也加大了泄力,一时间竟又是僵持了。

        

江横咬牙,再次提升圆球的输出之力,再次反压。

        

然而那边也开始加大,就这样竟是开始相互竞争起来,这一幕简直让江横有些瞠目结舌。

        

“艹,特么你是属弹簧的?”

        

似乎是听到江横心中怒骂,那股泄力猛然再次加剧,一时间体内能量节节败退。

        

见此江横脸上阴晴不定,原本憋红的脸此时都绿了。

        

“老子就不信了,给我全开!”

        

心中低吼,江横心头发狠,一口气直接将圆球输出之力全功率开启,顿时体内就像是轰然爆发开来一股磅礴之力。

        

瞬间狂泻之力的疯狂之势再次被遏制,这次无论它如何反击,以及在节节败退。

        

“继续啊!”

        

“不是很狂吗?”

        

江横心中大吼,这该死的,他总感觉这玩意是有人操控的,这是有人想玩他!

        

这次或许是对方真的无力回天了,直至江横感觉圆球内的储备下降九成,那股狂泻之力彻底被压制,境界状态重归圆满。

        

可江横心中却愈发焦急起来。

        

“完蛋,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还未到恢复期,以我接下来的积蓄断无可能撑住!”

        

江横心中焦急,脑子飞速思索自己储物空间内还有什么大补之物。

        

能晶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斩神葫芦里倒是还有不少能量储备,可这葫芦就是个吞金兽只进不出的。

        

目光飞速一扫,看到静静躺在储物空间内的半神骸骨之上。

        

看了看此物,江横心中暗暗发狠。

        

如若还未至恢复期,那就拼一把。

        

半神骸骨内的确蕴含着磅礴能量,只是神性之力本身就是畸变之力,不到万不得已江横是不会动用这玩意了。

        

因为一旦走到这一步,之后会变成什么鬼东西还真没法保证。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圆球内的能量储备逐渐接近枯竭,江横大手一挥眼前瞬间出现堆积如山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兽族尸体,甚至还包裹当初那位神子尸体。

        

他还记得神子的血晶他还为吸收,这玩意也能撑一会。

        

随着圆球之力彻底枯竭之前,江横大手一挥,一股磅礴吸扯之力至圆球迸发,周遭这些瓶瓶罐罐和兽族尸体血晶纷纷化为一股股能量被圆球吸收过滤为精纯能量再次汇聚成一股新生力量与体内狂泻之力形成拉锯。

        

时间一点点过去,又过去小半日,江横一张脸彻底绿了,就连神子那枚血晶也已消耗一空。

        

紧接着气劲开始狂泻,气血也随之外泄,完了。

        

江横面露绝望与狠辣,看了看已经取出摆在面前的半神骸骨,江横脸上一阵扭曲挣扎。

        

就在江横准备伸手靠近半神骸骨之际,江横身形猛地一颤。

        

“停….停住…了?!”

        

感受着体内狂泻之力骤然消散,江横只觉得有些热泪盈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