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吃奶h_浓精灌孕h

“英雄小埃阿斯战死了!他被帕里斯杀掉了!”

        

小埃阿斯战死的消息如瘟疫般迅速传遍了整个战场,原本就状态不佳的希腊联军士气更是直接跌入谷底,不少英雄甚至都开始带头逃跑了。

        

作为希腊最顶尖的英雄,小埃阿斯绝对是战力天花板那一小撮中的一个,他都战死在了这里,其他人自然更加惶恐不安。

        

希腊的传统里可没有死战不退这种说法,面对危险,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保命为先。

        

弄死了小埃阿斯,雷文眼中闪过了一丝兴奋,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去猎杀下一个目标。

        

这时大埃阿斯与赫克托尔的战斗吸引了雷文的目光,提起手中的短剑,雷文准备去支援赫克托尔。

        

奥林匹斯山。

        

看着战死的小埃阿斯,众神面色各异,希腊诸神脸色都极为难看,特洛伊诸神则面带欣喜,尤其是爱神阿芙洛狄忒去而复返,脸上带着的笑意无比的灿烂。

        

“命运三女神,这是怎么回事?”手握着神王权杖,宙斯的脸色阴晴不定,忽然开口问道。

        

之前大家都以为小埃阿斯赢定了,岂料就因为一块石头,居然就栽在了这里,如果说里面没什么问题,大家谁也不信。

        

拉刻西斯闻言站起身来,俯身道:“刚刚交手过程中,一份幸运降临在了帕里斯身上,只是这份幸运是来自命运的馈赠,还是异神不得而知!”

        

另外一边幸运女神缇喀也站了起来,示意拉刻西斯说的没错。

        

“命运吗?”宙斯沉吟了一下,有些拿不定主意,对于被命运眷顾者来说,关键时刻幸运爆发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年的伊阿宋还有海格力斯都是如此,算是一种常规操作。

        

帕里斯作为特洛伊之战的导火索,身上有命运的眷顾也是正常,只是此时爆发太过突然也太过巧合,难免不让人心生疑虑。

        

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哪怕以宙斯的智慧也判断不出来,不过他知道这场战争该结束了。

        

有异状的小埃阿斯死了,线索也跟着断了,希腊联军现在节节败退,异神也没有再出手的迹象,他们再不出手整个联军都得被赶到海里喂鱼了。

        

“通知雅典娜,让她结束这场战斗!”宙斯开口,沉声说道。

        

得到他的命令赫尔墨斯迅速离开,直奔下界而去。

        

希腊一方的诸神见状面带喜色,而特洛伊的一方则略有不满,只是面对宙斯的威严,谁也不敢说什么。

        

特洛伊海岸,雅典娜脸上一喜,原本看着希腊联军的惨状她就心焦不已,现在得到允许立刻就出手了。

        

只见她身上忽地光芒大作,显出神祇的伟岸真身,然后一个瞬移来到了两军交战的中心。

        

“到此为止!”

        

浑身冒着金光的雅典娜一声娇喝,声震四野,同时手中的胜利女神权杖往地上一磕,脚下的大地龟裂开来,随后海岸上居然出现了一道数百米长十数米宽的漆黑峡谷,将双方彻底隔离开来。

        

看到神明的伟力,交战的双方都吓坏了,当即放下了武器,顶礼膜拜起来,高呼雅典娜的神名。

        

环视了一下四周,雅典娜满意地一笑,她微微扬起头颅,朗声道:“今天的这场战斗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了,诸神慈悲,特让我来劝你们今日罢战,收敛尸骸,送亡者回归冥界!”

        

女神都已经发话了,哪怕心中再不甘,特洛伊人也不得不罢手,赫克托尔对雅典娜行了一礼,随后起身整肃队伍,带着特洛伊的军队缓缓退出希腊营地。

        

雷文看了近在咫尺的大埃阿斯一眼,心中有些遗憾,有赫克托尔的配合他有把握短时间内干掉大埃阿斯,只可惜雅典娜出现的太及时了,救下对方一命。

        

事实上雷文并不知道,正是因为看到他准备对大埃阿斯下手,诸神才会这么着急地让战斗停下了,希腊的英雄虽多,但顶级的也就那么几个,折损了小埃阿斯之后要是再没了大埃阿斯就完了,毕竟他们总不能让命运之子阿喀琉斯现在就登场,对方现在还是个孩子呢!

        

而就在雷文注视着大埃阿斯的时候,战场中心的雅典娜实际上也在关注着他,这一场战争雷文的表现太过抢眼了,先是击败有她庇护的阿伽门农,然后又强杀了有异神相助的小埃阿斯,可以说如果诸神现在不亲自下场、阿喀琉斯不赶到,对方在这片战场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只是雷文在特洛伊一向以勇武、智慧著称,从来没有被别人击败过,所以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诸神也没有办法准确估量,雅典娜也只能压下怀疑的想法,看着雷文跟着特洛伊人撤回城中。

        

夜晚!

        

一堆堆篝火在特洛伊海滩和城中升起,双方将战士的尸体清理干净,在双眼上铺上铜币,然后点燃篝火,送战士回归冥府。

        

只是同样在举行火葬,双方的态度却截然不同,特洛伊城中只有零零散散数百处篝火,而海滩上则是连绵起伏的一片,足有数千处,看上去宛如一条巨大的火龙。

        

特洛伊人虽然也在哀伤,但更多的人却很快乐,在葬礼结束之后,以王宫为中心开启了宴会,载歌载舞,庆祝着今天的胜利。

        

而希腊一方则面带悲戚,在送走同伴之后一个个走回营帐,时不时还有低啜声传来,整个营地都无比压抑。

        

悬浮在空中,雅典娜注视着下方的一切,眉头微蹙。

        

“必须想想办法,不能让希腊人一蹶不振!”

        

嘴中喃喃自语,她一转身却是飞向了远处。

        

同一时间,特洛伊王宫,雷文悄悄离开了觥筹交错、喧哗热闹的大殿,走到了空无一人的花园之中。

        

晚上的月光清冷,照耀到地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银霜,与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大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雷文看着这一幕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眼前的繁华还能持续多长时间,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诸神毁灭特洛伊的决心依旧没有动摇。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雷文背后响起,“亲爱的帕里斯,你为何要叹气呢?今天你的勇武让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都为之侧目,赞誉你为特洛伊有史历来最强大的英雄呢!”

        

雷文转身,却见阿芙洛狄忒笑语晏晏地看着自己。

0

更多精彩

艳妇的荡欲_跪坐手指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失禁h跪趴@少妇饥渴偷公乱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叶枫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正打算离开,忽地他的目光开始关注那古老的石碑,在石碑前方,还有两个蕴含寂灭奥义和死亡奥义的手镯。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