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系列全文目录_少爷开荤h

    

这也是为什么做采访的工作人员在采访完许稚意后, 看她眼神奇怪的缘故,实在是这两人之间那些没公开表露出来的糖太好嗑,太甜了。

        

连心动都是同一时间和地点, 这怎么能不让人为之疯狂。

        

听完许稚意的答案,周砚一顿,敛睫说:“我的荣幸。”

        

许稚意弯了弯眉梢,“那我是不是也要说一句荣幸?”

        

周砚:“或许不用说?”

        

许稚意被他的话逗笑。

        

两人没在餐厅门口多停,直接去了他们曾经心动的那个包厢。

        

进去后,许稚意看跟进来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 让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包厢的那扇门。

        

她给大家介绍:“这扇门应该算我和周老师的……”

        

说一半,她卡壳了。她扭头看周砚,“算什么?”

        

周砚沉吟半晌, “半个媒婆?” 

        

许稚意轻笑, “可以算。”

        

工作人员:“……”

        

两人在包厢坐下, 许稚意和周砚拿着菜单点单。

        

“你还记得那天都点了什么吗?”许稚意问。

        

周砚“嗯”了声,“我来点?”

        

许稚意还真惊讶他记得, 她把菜单挪到他面前, 有些微的惊讶,“好呀。”

        

周砚笑笑,接过菜单进行勾选。

        

勾选结束,他问许稚意, “要不要看看?”

        

“要。”

        

许稚意接过看,她看了半分钟,默默把菜单递给旁边等待的服务员,“麻烦了。”

        

服务员一笑, “应该的,麻烦稍等。”

        

服务员出去后, 周砚给她倒了杯温水,掩了掩眸子里的笑,低声问:“我有记错吗?”

        

许稚意一顿,捧着杯子喝了两口水才说:“你少点了几道吧。”

        

这是肯定语气。

        

周砚应声:“就我们俩,吃不了那么多。”

        

他慢条斯理说:“刚刚那几道,是你那天吃的比较多的,也喜欢吃的。”

        

“……”

        

许稚意还没来得及表露出自己的惊讶,一侧工作人员实在憋不住了,好奇问:“周老师记得那么清楚?”

        

周砚笑了下,“下意识记住了。”

        

其实在当下记住的那个时间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记这么一个不算重要的事。就潜意识的多看了许稚意几眼,多关注了她一些,他就记住了。

        

从那个时刻起到现在,周砚对那天晚上的碰面依旧记忆犹新。

        

或许冥冥之中,他的大脑他的意识就告诉过他,这个第一眼就让你平静的心泛起波澜的人,会和你携手共度一生。

        

听到这个答案,许稚意忍俊不禁,“真的?”

        

她托腮望着周砚,“你倒不如说那时候就惦记上我了呢。”

        

周砚垂睫回视,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也可以这样说?”

        

听着两人的对话,工作人员都有些受不了。

        

这两人真不是圈内少有的作秀夫妻,他们对对方的那种感情,旁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等菜间隙,许稚意去了趟洗手间。

        

回来时,她恰好听到周砚在对着镜头聊天,“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是她去上洗手间的时候。”

        

许稚意:“……”

        

她推开门看着周砚,哎呀了声:“你怎么把这个也说了。”她不好意思地看向镜头,“我必须强调一下,虽然我上洗手间,但我还是个仙女,希望大家记住这一点。”

        

工作人员忍笑,镜头没人回答她。

        

周砚回应:“记住了,周太太是个仙女。”

        

许稚意知道他在配合自己幼稚的行径,眉眼弯弯道:“还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仙女。”

        

周砚继续附和。

        

两人没有过分刻意甜腻的互动。

        

他们不知道的是,越是这种自然的互动,越会让观看者觉得甜,让观众不由自主发自内心开始姨母笑。

        

        

吃过饭,两人去下一个增加心动的地点。

        

是许稚意之前提到过的那家小店,不过两人已经吃过晚饭了,周砚便安排了带她去看星星环节。

        

几年前错过的那两次星星,他想在这个节目里重新给她补上。

        

两人在一起这些年,其实看过很多次星星,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

        

但每一次看,两人都还是会有不一样的悸动。

        

“今天应该不会下雨了吧。”许稚意玩笑说。

        

周砚:“不会。”

        

许稚意看他自信满满模样,故意道:“万一下了呢。”

        

周砚想了想,“万一下了的话。”他轻声说:“那就和那天一样如何?”

        

那天一样指的是什么,两人心知肚明。

        

许稚意微窘,看了眼后面跟拍的摄影师等人,眼神飘忽地摸了下鼻尖,含糊不清说:“再说,先去山顶?”

        

周砚:“嗯。”

        

时间还不算晚,市区还有点堵车。

        

许稚意坐副驾驶,一会看看周砚,一会看看窗外。她总觉得,录这个综艺让自己找到了几年前的一些小女生心态。

        

明明她已经二十七岁了,可总会有些几年前冒出来的幼稚想法。

        

想到这些,她一时不确定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不会后悔和周砚来参加了这么一个综艺。

        

抵达山顶时,月亮好像比来的时候明亮了几分。

        

许稚意仰头看了看,惊讶道:“是不是要到十五了?今晚的月亮好漂亮啊。”

        

不单单漂亮,还很圆很大。

        

周砚查看了一下,还真是。

        

许稚意盯着月亮看了好一会,扭头看向周砚,“星星呢?”

        

周砚顺着她目光去看,还没来得及说话,许稚意便取笑他说,“周老师,今晚又没有星星哦。”

        

周砚微顿,敛目一笑,“谁说没有。”

        

许稚意挑眉,望着挂着皎洁月色的夜空,“在哪?”

        

“不是在我旁边?”周砚说。

        

听到他这个答案,许稚意娇嗔觑他一眼,“我说的是真正的星星。”

        

周砚和她十指相扣,挠了挠她掌心回:“我说的也是真正的星星。”

        

在他心里,许稚意就是他的星星。

        

许稚意看他强词夺理的模样,眸子里压着笑,“好吧,那勉强再次原谅你。”

        

周砚跟着笑了起来,一本正经说:“谢谢周太太的宽宏大量。”

        

许稚意:“不客气。”

        

两人相视而笑,手握的更紧了,身体靠的更近了。

        

安静了一会,许稚意说:“你说我们今晚看的这个月亮,像不像博尔赫斯诗集写的那样,算是荒郊的月亮?”

        

周砚想了想,“应该算吧。”

        

但他们看到的和作者所写下荒郊月亮这句诗的感触是不一样的。

        

许稚意笑,回头看他,“应该?”

        

周砚应:“应该。”

        

许稚意笑,望着他说:“周老师,我想听你念诗了。”

        

周砚没立刻答应,他垂睫看她,低声问:“困了?”

        

“……”

        

许稚意微哽,觉得他就是个破坏大王。

        

“我不困就不给我念诗?”她反问。

        

周砚认真思索了一下,“你不困的话,我不知道要给你念什么诗。”

        

许稚意一噎,委屈巴巴说:“难道你看到清醒的我,一首诗都想不起来吗?”

        

周砚哭笑不得,拍了下她脑袋:“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许稚意无理取闹说:“我不管,我就想听你念诗。”

        

“好。”周砚答应,思忖了会说:“给你念博尔赫斯的?”

        

许稚意眼睛一亮,“好呀。”

        

她有好几个喜欢的诗人,博尔赫斯便是其中之一,他们家里,有博尔赫斯全集。

        

说实话,在镜头下,在许稚意清醒的时候给她读诗,其实有点儿为难周砚,但她想要的话,周砚即便是不好意思,也会尽全力满足。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把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诗念了出来,“——我度量时间的方式不是三餐四季,不是昼夜交替,而是是否和你一起。”

        

这是周砚很喜欢的一首诗,也是他一直想送给许稚意的一首诗。他没在她昏昏欲睡时念过,但他猜想她肯定看到过。

        

在当下这一刹那,在这个晚风吹拂,弯月悬挂的夜晚,他想将这首诗借花献佛送给她。

        

将她放在心底那一刻起,他度量时间的方式,便已是如此。是否和她在一起,早就成为了他度量时间的方式。

        

和她在一起时做的每一件事,对周砚来说都是有意义且值得纪念的。即便,是看她在自己面前吃一顿饭,他都觉得有趣。

        

        

在山顶看着盛满眼睛的月亮,吹了一脸的风,许稚意和周砚才在深夜回家。

        

回到家洗漱完,这一天的录制结束。

        

睡前,她脑袋里还在想周砚读的那首诗。

        

她看到过,但说实话,看的时候只觉得很美很浪漫。许稚意忘了看到这首诗的时候是多大,可能是高中,也可能是大学。

        

在看的时候,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爱人,会将这首诗念出来送给自己。

        

这是一个自己未曾想象过的画面和场景。在遇见周砚之前,她更是从未奢望过,会有一个人这么爱自己,用是否和自己在一起,来计算他生命里时间的消逝。

        

“在想什么?”

        

周砚掀开被子上床时,许稚意目不转睛盯着他。

        

许稚意:“在想你那首诗。”

        

周砚一怔,询问道:“今晚再给你读一首别的?”

        

“不要。”许稚意拒绝,抱着他说:“我今晚要好好回味一下你在山顶给我读的这首诗。”

        

周砚轻笑,低头碰了碰她的唇,“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多给你读。”

        

“也别太多。”许稚意一脸认真提醒,“多了就会烦。”

        

周砚:“……”

        

行吧,他的周太太永远都这么别具一格。

        

两人拥抱在一起,许稚意问他,第二天录节目的感觉怎么样。

        

周砚看着她,“这个答案,我想我已经告诉你了。”

        

许稚意愣了愣,对上他的漆黑明亮的瞳眸时,忽地反应过来。

        

他说的是那首诗。

        

和她在一起,无论是录节目还是不录节目,于他而言,感觉都是好的。

        

思及此,许稚意忍着笑说:“周老师。”

        

“嗯?”

        

许稚意趴他怀里,“我现在才发现,其实你还挺会谈恋爱的。”

        

闻言,周砚挑眉:“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

        

许稚意默了默,“结了婚也可以说是在恋爱吧。”

        

周砚了然似的点点头,“这样。”

        

许稚意:“你还没正面回答我问题呢。”

        

周砚不解地看她。

        

许稚意:“你老实说,你以前是不是谈过很多恋爱。”

        

她和他恋爱时没追问的问题,婚后反倒是好奇了。

        

周砚盯着她,低声问:“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啊。”许稚意茫然,“我知道我还问你做什么。”

        

她是没看到他之前有任何绯闻,但谁知道他学生时代有没有谈恋爱呢。

        

周砚沉默片刻,欺近她脸颊,用英挺的鼻尖和她鼻尖轻轻碰了下,嗓音沙哑道:“之前表现的不够明显?”

        

“?”

        

许稚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周砚提醒,“我和你第一次接吻,做了什么还记得吗?”

        

“……”

        

两人对视半晌,许稚意记忆回笼。

        

在周砚的注视下,她的耳朵开始泛红,紧跟着,双颊也染上了红晕。

        

“你——”

        

周砚:“这个答案满意吗?”

        

许稚意上下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好一会,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万一你当时亲我是因为紧张才咬破了我的唇,表现生疏的呢?”

        

许稚意觉得,自己的质疑合情合理。

        

周砚沉吟须臾,点头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许稚意抬眼,“所以?”

        

周砚低头,张嘴咬了下她的唇,含糊不清地告诉她,“但那确实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也是第一次和人接吻。”

        

他喉结滚了滚,低沉沙哑的声音钻入许稚意耳朵,“老婆,那次是我的初吻。”

        

莫名其妙,许稚意听出了他的委屈。

        

她有点想笑,只不过嘴唇刚张开,周砚便顺势地钻了进来。他似报复一般,勾住她的舌尖,轻轻地用牙齿咬了下,让许稚意吃痛呜咽。

        

她皱着眉头看他,咕哝:“你干吗?”

        

周砚:“亲你。”

        

“……”

        

房间里的摄像头虽然被盖住了,也关掉了,但两人没敢太过分。

        

周砚抱着人亲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睡觉吗?”他哑声问,两人再不睡,真会“出事”。

        

许稚意闷闷地应了声:“晚安。”

        

周砚看她,摸了摸她脑袋哄着,“晚安。”

        

月色在夜空中缓慢地挪动着,时间好像在流逝,可又好像一直停滞不前。它停在,两人在一起的瞬间,让他们的在一起的岁月,变成永恒。

        

        

翌日上午,许稚意和周砚不意外晚起了。

        

第三天的录制,和第一天一样,没有特别的主题。

        

外面的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太阳也变得毒辣。

        

许稚意和周砚立马决定家里蹲,两人在家里做甜品,做美食,看电影,过得悠闲又自在。

        

第四天,外面忽然下起了雨。

        

许稚意被淅淅沥沥的雨声惊醒,睡眼惺忪地看向窗外,又扭头看周砚。

        

接收到她的目光,周砚对她提出邀请,“周太太,要一起下楼看雨吗?”

        

许稚意眉梢微扬,爽快道:“好呀。”

        

洗漱完吃过早餐,周砚拿了一把雨伞和许稚意一起下楼。

        

两人打着伞,慢悠悠地踩着湿漉漉的路面往前,他们听着从耳畔拂过的雨声,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舒服的想要喟叹。

        

走出小区,走到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许稚意和周砚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你想不想——”

        

“你想不想——”

        

两人异口同声说话。

        

对视一眼,他们相视而笑。

        

周砚看她,“你先说。”

        

许稚意没推脱,朝周砚眨了下眼,而后伸出手说:“周砚,在这场雨停下之前,你想不想和我再私奔一次?”

        

周砚很轻地笑了下,在许稚意还没反应过来前,他再次包住了她的手掌,拉着她往前奔跑。

        

风吹过,他掷地有声的字落下。“想。”

        

两人在还在滴落小雨的树荫下奔跑,肆无忌惮,却又恣意洒脱。

        

摄影师和编导懵逼的间隙,两人已经跑远了。

        

“周老师……许老师……”摄影师反应过来,跟着两人开始在街上奔跑。

        

许稚意和周砚头一回这么调皮,将摄影师等人甩在身后。

        

他们奋力往前,跑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

        

停下来时,两人大口喘气。

        

喘了好一会,许稚意率先笑出声来。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她往巷子口去看,“摄影师还没跟上来。”

        

周砚应声:“好像是有点。”

        

许稚意抬眸看他,“你说要是被观众知道我们这么幼稚,会不会骂我们?”

        

“不用担心这个。”周砚看她脸上挂着的笑,忽而喊:“老婆。”

        

“嗯?”

        

周砚:“我和你私奔了。”他伸手靠近她脸颊,轻声问:“你要不要,和我接个吻?”

        

“……”

        

摄影师追上来将镜头对准两人时,他们正躲在巷子里吻得难舍难分。

0

更多精彩

艳妇的荡欲_跪坐手指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失禁h跪趴@少妇饥渴偷公乱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叶枫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正打算离开,忽地他的目光开始关注那古老的石碑,在石碑前方,还有两个蕴含寂灭奥义和死亡奥义的手镯。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