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H)/沙滩上群交换

      

月神塔在尊宫之内拜月河边的广场正中,尊宫每年今日都会开放一次,拜月教仙君可以自由登塔,他宗仙君必须要获得三大宗门的邀请方可进入。

        

聚仙居在广场的醒目位置设下了投注的摊位,分为筑基组与八品组接受投注,以门派为单位,哪个门派的仙君在各自组内上到最高层,并且停留时间最久为之胜利,散修除非名声极大,否则不在投注之列,这么多年来,散修获得最后胜利的只能用凤毛麒角来形容。

        

橙子与雪鸢最关心的是赔率,凑过去一看便大失所望,买凌云派赢赔率只有一又二十分之一倍,也就是说,一万枚仙晶投下去,只能赚五百枚仙晶。

        

看来上次凌云派与栖霞派的人比试胜利,直接导致大家对凌云派的信心暴涨。

        

雪鸢一边忧郁,一边还是把钱都扔下去买自家人赢。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雪鸢龇牙咧嘴道。

        

“可是为了这么一点点仙晶冒险,好不值得……”,橙子犹豫不决。

        

“有云腾这个变态的家伙在,你放心啦!他要把老娘的老婆本赔了,老娘也让他取不成老婆!橙子,你赶紧把仙晶全拿出来下注!”雪鸢恶狠狠道。

        

“啊?”橙子虽然对马云腾有信心,不过看看这场子里成千上万的仙君……“谁知道会不会有高人啊。

        

“赶快赶快!云腾如果敢输,也得陪老娘当穷光蛋。橙子,到时你也不会嫁这么个赔钱货吧?!”雪鸢哼哼道。

        

这样都行?!橙子无语了,不过还是一咬牙听话地把自己身上的仙晶都拿去投注。 

        

投注完毕,橙子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于是对肖守道:“怎么没有九品组的投注呢?莫非九品仙君都不参加登塔聚会?”

        

“我宗的九品仙君随时可以上塔,不会在今日跟我们凑热闹。”肖守他们对橙子、衡二、柑柠等人的态度从来比对衡止更热诚讨好。

        

前者会炼丹做饭,后者修为出众妖娆动人,素宝斋与仙灵宗这几个家伙不知道多羡慕凌云派那几个人有这样的师妹。

        

他们家的师妹条件差些的,多半一心想讨好巴结高阶仙君,条件好些的傲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跪在地上求她们垂青,跟人家这些师妹一比,真够让人郁闷。

        

余庆望着那座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塔,忍不住问道:“往年在登塔聚会上获胜的都是三大宗门的人?”

        

向篆千含蓄道:“多数是,其中以栖霞派居多……”。

        

正说着,栖霞派的人就到了,其中还有好几个眼熟的人,包括之前被小狗烧去双腿的那名八品仙君,他的双腿已经被续上,不过暂时还不太利索,坐在软轿上由两个弟子抬着过来,他远远望见人丛中的橙子还有她手上的小狗,忍不住瞳仁一缩,吩咐抬轿人马上把他抬到离她们最远的地方。

        

步子良、刘欣欣、许林、陈展等也来了,却不见马子默,而这四个人打量凌云派这边时,都是神情复杂,他们身上没了以往那一股骄狂之气,沉默不语站在一众栖霞派门人之中,显然之前的失败对他们的打击相当沉重。

        

“之前五年都是马子默代表栖霞派在八品组夺冠……”向篆千望向栖霞派方向,感慨道。

        

他替马子默觉得可惜,他与肖守与马子默相识多年,虽然谈不上多深的感情,但对马子默的修为实力一直相当钦佩,却没想到他会为了取胜公然做出那样的事。

        

月神塔曾经见证过无数天才的崛起,马子默是其中一个,马云腾不知道会不会是下一个……

        

凌云派众人也早从向篆千、肖守口中得知了马子默的事。

        

他因为与马云腾比试时违规动用鬼器又被断去一臂,惹来马氏族长的震怒,认为他有辱宗门声誉,如今已经被送返他原本所在的马氏分支养伤,并勒令二十年内不得再返拜月城栖霞派总坛。

        

听起来这算不上多重的责罚,但没了栖霞派与马氏的庞大资源作后盾,马子默的修炼之路会异常艰辛。

        

而在拜月教,崇尚实力的同时也讲究所谓“武德”马子默在公开公平比试的场合干出过那样的事,就算他修为再高也不免遭人鄙夷,如今他明确被宗门家族流放,再想卷土重来便难如登天。

        

向篆千意识到气氛因为自己的话变得有些沉闷,于是笑着扯开话题,再不提马子默的事:“肖老兄也曾经连续三年夺冠,在第四层待了三个时辰!”

        

肖守嘿嘿笑两声道:“我这算什么,就十多年前,栖霞派那位马镇农马师兄以八品初期的修为不但上了第四层,还整整待了八个时辰那才叫厉害!”

        

马云腾听到“马镇农”三个字,眉头微微一颤,橙子侧头望他,正巧看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伤痛……她猛地想起,马云腾父亲正是马氏“震”字辈,那这个“马镇农”莫非就是他爹?

        

马云腾看出她眼里的疑问,微微点了点头。

        

除了雪鸢那个神经大条的之外,其余余庆等人也不约而同猜到了端倪,一个个左看右看,闷声发大财。

        

雪鸢抬手怕拍马云腾的手臂,大咧咧道:“老娘对你有信心,你至少得在四层待上十个时辰!当然,你要上五层,老娘也不反对。”

        

向篆千和肖守无语,心道:你是不是对马云腾太有信心了一点?那马镇农当年可是马氏的绝顶天才,就是今日的马子默与他相比也差了老大一截。

        

他们的师尊都曾经叹息过,如果马镇农不是意外被害,说不定会成为拜月教马氏百岁内飞升的第一人。

        

锣声响过三轮,月神塔的大门缓缓开启,八品初期仙君率先进入塔内然后是三品以上的仙君,等他们都进入塔内,才轮到场外的一品以上仙君入场以他们的修为顶多只能努力靠近月神塔,不可能真正进入塔内。

        

马云腾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橙子,如果不是怕太过惹人注目,他几乎想把橙子也带去登塔。

        

橙子连忙道:“我有豆豆,我就在这里坐着等你,不会有事的。”

        

也对,橙子有豆豆在手,就算是八品期仙君也不见得能为难她,何况这里是拜月教尊宫内,众目睽睽之下,玄天宗的人就算想干什么也不敢挑这个时间地点。

        

马云腾略略安心,揉揉她的脑袋道:“那你不要乱跑,我在上面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你就与素宝斋、仙灵宗的人在一起,不要理会栖霞派的人。”

        

“嗯嗯!”橙子乖乖点头。

        

马云腾点点她的鼻尖轻笑一声转身大步赶上几位同伴,往月神塔而去。

        

塔的人身上都会带着一块识别身份的小铁牌,月神塔广场上竖起了一面巨大的石碑,碑上划分九层,有一枚枚酒杯口大小的铁棋子与众人携带的小铁牌相对应,携带铁牌的仙君上到第几层,铁棋子也会跟着移到石碑上对应的层数。

        

不少人围在碑下观望,为各自的人呐喊欢呼。

        

橙子与素宝斋的人坐在一处,靠那石碑最近,看着刻了自己同伴名字的铁棋子轻轻松松就上了第三层,然后速度便慢了下来。

        

马云腾在三层停留了大概一刻钟,便上了第四层,又过了片刻雪鸢也上去了。余庆、衡止、衡二的都在缓缓往四层方向上升靠近。

        

橙子正看得兴起,忽然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袭和,她几乎发自本能地往人群中一缩,彻底收敛自己的一切气息,怀里的小狗察觉到她的恐惧,也用力往她怀里钻。

        

是那个魔鬼?!

        

橙子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顿了。

        

远传成群结队进入月神塔的三品以上仙君之中,一个身形瘦小毫不起眼的中年仙君若有所觉,回头往素宝斋这边张望……没什么特别,刚才是什么人发现了他?!

        

不可能!除非是尊宫里那个老不死亲自出马,中年仙君冷冷一笑,抛开心底一闪而逝的疑惑,森然望向前方高耸的石塔,他倒要看看这拜月教的至宝与他玄天宗的丹神殿地宫相比究竟如何!

        

那种恐怖的感觉似乎又消失了,橙子小心翼翼呼出一口气,莫非刚才只是她的错觉?

        

那个魔鬼怎么会跑到拜月教的尊宫里来?

        

不过也不是绝无可能,那魔鬼做事向来肆无忌惮,尤其他已经融合了三种天火,虽然据传他仍是未能成功晋入九品后期,但凭借天火与九品后期仙君正面对抗,也不会吃什么亏……

        

橙子越想越怕,恨不得马上转身离开,可心里惦记着马云腾,又怕贸然离去反而引人注意,所以咬咬牙,忍住没有动作。

        

她惊疑不定之际,忽然听见身边的人纷纷起身恭敬道:“拜见故晚仙君。”

        

橙子抬头一看,发现故晚仙君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正含笑看着她,于是连忙起身行礼道:“见过仙君。”

        

故晚仙君笑道:“敝宗大长老想请姑娘前去相见。”

        

橙子一愣,直觉就想拒绝:“我同伴他们还没回来……”。

        

师尊走之前交代过,不可以乱走,尤其不可以跟栖霞派的人打交道的。

        

故晚仙君还从不曾遇过有人竟然会当面拒绝大长老的召见的,呆了呆正待再劝,忽然见橙子神情一变,道:“好、好吧,我去!”

        

这小姑娘主意变得也太快了吧?故晚仙君摇摇头,转身向其它素宝斋的弟子打个招呼带着橙子就往尊宫深处而去。

        

橙子深深吸一口气,她想起刚才耳中听到的那个苍老声音所说的话:“墨族的小丫头,本尊要见的人,从没有见不着的……”。

        

她躲躲闪闪这么多年,第一次被无关之人看破身份,接下来等着她的会是什么“惊喜”?

        

月神塔内马云腾正迈着艰难的步伐缓缓向通往第五层的阶梯方向走去。

        

第四层的楼板上陆陆续续出现了近十个八品后期仙君,只有雪鸢一个八品初期大圆满境界,人人看着马云腾一个八品中期的年轻仙君竟然还有余力往上走,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不过很快他们就收敛心神闭起眼睛盘坐在地上不再去看马云腾的动静,他们现在坚持坐稳都艰难万分,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都是想趁机多得点好处传承的,那里还有心情去看别人如何?

        

也有两个跃跃欲试想跟马云腾一样往上走的,结果都宣布失败,唯一一个半挪半爬接近楼梯爬上了两级,最终闷吭一声从楼梯上翻滚下来。

        

马云腾回头看了雪鸢一眼,确定她无事,便咬紧牙关努力往第五层而去。

        

一级、两级、三级……脚下仿佛有千斤重,每抬一下腿都似乎要耗尽全身的力气,巨大的压力自四面八方涌来,马云腾仿佛听见自己全身的骨头在这巨力挤压之下不断发出痛苦的哀鸣。

        

胸腔内的空气也被挤压一空,虽然他八品初期的修为加上接近八品仙君法身的强健躯体,即便无法呼吸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这种全身上下被挤压到极处的感觉太过难受了。

        

马云腾也知道以自己的修为,现在绝无可能爬到八层去,但是这第五层,他无论如何要试一试。他的时间不多,他必须尽快超越他与橙子的敌人。

        

还有,尽快处理完万灵仙界的内务,然后破碎虚空,完成花神交托的任务。

        

他依然没有忘却花神的嘱托。

        

他答应过橙子会为她承担一切,便从没有想过要放弃或后退。他只能不断向前。

        

又是一步迈出,他渐渐忘却身边一切,只知道凝神抬腿向上迈步。

        

一分一秒都是无比漫长的煎熬。

        

马云腾走过的阶梯上点点滴滴全是他的汗水。整个人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汗珠自他脸上汇聚成流顺着鬓边的头发滴下。

        

心跳声、汗滴声成了这空寂天地中唯二的声响。

        

一级、一级、又一级……脚下的阶梯终于到了尽头。

        

马云腾努力抬眼一看,他已经踏上了石塔第五层的楼板。这里看上去与第四层并无不同,只有一名黑衣人端坐在正中。

        

这人正是他们前往东海仙云群岛参加斗法大会,路途上遇到过两次的那个身份不明的神秘八品后期大圆满仙君。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