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荡乳妇小说/刺激小核h

       

台下的观众一听到这关键时刻,一个个的都是坐直了身子全神贯注。

        

舞台上的候振也是一脸惊讶道:“呦!那不是被发现了吗???”

        

沈常乐一拍大腿道:“嗨谁说不是呢,我这边还没想好怎么对付,说什么话呢,这小龙他爸爸可就凑近了。”

        

沈常乐一转身学小龙爸爸粗声道:“诶小孩儿你干嘛呢,怎么好像没见过你啊?”

        

“呦,这是危险了。”候振道。

        

沈常乐道:“我这也没办法呀,放下铁锹赶紧解释,我那个…………在这给您铸铁锹呢。”

        

“诶!那不对啊!我刚才看见你刚才可是在拔铁锹呢啊???”沈常乐继续粗声学道。

        

候振道:“完了,这下还被看见了。”

        

沈常乐道:“就在我这支支吾吾没办法回答的时候,一旁我爸爸终于赶到了。”

        

沈常乐分饰二角转换嗓音道:“哈哈哈哈哈,老龙恭喜啊,今天出来大喜的日子。”

        

“诶同喜同喜,老沈我这还正找你的呢,刚才宴席上那菜稍微薄点了吧?我本来还以为大菜还没上呢,这一去后台好家伙都空了啊!!!”

        

候振笑道:“可不是空了嘛。”

        

沈常乐继续学道:“老沈正好碰见你了,咱们回去对一对账去吧。”

        

“行!!!没问题,您先头前走着我随后就到,我家这孩子有点不舒服,我先送他出去。”

        

沈常乐笑道:“嘿我爸这招高就高在这了,只要我这一走,这本家就没有真凭实据,空口无凭的去哪对账去呢,到时候一推二五六就算是完事了。”

        

候振道:“那结果呢。”

        

沈常乐道:“不行啊,小龙他爸爸那眼神毒啊,论fou东西人家那可是前辈啊,当场就给拒绝了。”

        

沈常乐继续学道:“老沈啊这是你家孩子啊,我怎么记得过来的时候是个小瘦子啊,现在…………胖成这样了???”

        

“嗨老龙,这不是孩子平日里饿得嘛,今天难得吃了点好的,一不小心没搂住吃多了,就给吃这么胖了。”

        

“这话说出去那能有人信呢。”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是啊,人家小龙他爸爸当时就说了。”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舞台下的观众纷纷鼓掌,笑声阵阵,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一幕却是直接把坐在观众席上的庐鑫、昱浩惊讶到说不出来话了。

        

相声一词,古作象声,原指就是模拟别人,作为一名相声演员四门基本功一门学就是包含所有男声、女声、口技、倒口、歌曲等等的学。

        

讲究的是像不像三分样,别管模仿什么人,那就得把那人的特别学出来,这点上是非常不好来的。

        

尤其像是学男男对话、男女对话、女女对话,百分之九十九的相声演员都是用一种略带夸张搞怪的方式,一高一低,通过左右身形转换人物,简单的让观众从来言去语中,能听出来是这么两个人说话就行了,这已经算是很可以了。

        

而舞台上的沈常乐此时做的,却是从三分样直接升级为了九分样了,简单来说就是闭上眼睛,完全不像是学的,就真的像两个男人在对话似的,这点就真的太牛了。

        

而舞台上,此时的沈常乐却是还在继续学着小龙爸爸道:“老沈别着急送孩子走,咱们回屋一起对对账去吧。”

        

候振道:“嗯。”

        

沈常乐回归本声道:“话这么刚说完,这本家就过来抓住我袖子了,我这那能同意啊一会去就都露馅了,我就赶紧拒绝,把袖子往回抽。”

        

“结果就这么他往前拉,我往回收的功夫,突然一个寸劲儿我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声音…………”

        

“袖子掉了。”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哪啊比那严重,我这腰间盘的那挂大肠破了!这一破不要紧,您别忘了里边还有猪油了,哗啦啦啦的就从我裤脚留下来了。”

        

“一旁的本家看见都惊了,指着我纳闷道,老沈你家孩子这是够胖的啊,好家伙这一碰还往下漏油呢!”

        

“我的妈呀。”候振无语道。

        

沈常乐道:“怎么办呢,反正最后没办法还是被本家带回屋里去了,这一进屋我就方了,不大的地方生了两个火炉子,大冬天的里面热气腾腾啊!”

        

候振道:“那不挺好的嘛。”

        

沈常乐道:“好什么呀,你别忘了我这身上还围着军大衣呢,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屋子里面老有人来,又是来说吉祥话的,又是告别的,把屋子外边那个门弄得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本来呀我和我爸爸走的时候就着急,就最后拿的这个火锅,光是把里面的炭给熄了,但是也没拿出来。”

        

“结果呢这个门又开又闭的,这个小风滴溜溜的就顺着军大衣往我身下这个铜火锅吹去,一来二去那个炭被风这么吹来吹去,没一会儿又给着起来了!!!”

        

“哎呀还是在裤裆里边,这可要了命了。”候振皱着眉头配合道。

        

沈常乐道:“这铜火锅里边碳一着起来,烧的裤裆疼就不说了,最主要的还是那猪油啊,哔哩啪啦的滴在铜锅上厚厚的一层,那刚燃起来的炭火这么一烧,蹭蹭的冒黑烟呐!!!”

        

“我的妈呀,这就要自焚呀!!!”候振道。

        

沈常乐一脸痛苦道:“哎呀外边是热气腾腾,里边也是热气腾腾,里里外外这么一搅和,我头上可就要开了,这一开不要紧,之前帽子里头不是还有个水淀粉做的小帽子吗?”

        

“啊,是啊。”候振道。

        

沈常乐一拍手痛苦道:“结果这么一受热,水淀粉帽子直接化了!淀粉化成那白色的水,跟那油漆似的,顺着我脑袋就留下来了,滴的我脸上全是白道子啊。”

        

“哎呀,这就看不得了啊!”候振皱着眉头一脸嫌弃道。

        

沈常乐道:“好家伙,本来本家小龙他爸爸,正和我爸爸在哪里对账呢,突然就感觉到背后一股子黑烟,往回一看差点我吓休克了。”

        

“你想啊,脸上全是白道子,身底下滚滚黑烟就跟那千与千寻里面那无脸男似的。”

        

候振道:“妆都不用画,直接改cosplay了。”

        

沈常乐一脸震惊道:“人家本家小龙他爸爸蹭的一下跳的桌子上了,回头就冲我爸爸说,诶老沈啊先别对账了,你过来看看你家孩子吧,这怎么一会儿不见直流脑浆子啊。”

        

“你快别说了!”候振也是推了沈常乐一把道。

        

相声至此结束,沈常乐和候振两人笑呵呵的深深鞠了一躬,谢过观众后没有任何留恋静静的走下了舞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