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上的公憩/高辣h奶头

有修罗神窦道流留守,武魂殿不会因为明月离开而势落,男女主和女配们的感情纠葛,随便看看就行了。

        

整个大陆的格局因为明月插手而改变,十万年魂兽有武魂殿庇护,可以顺利成为人类。

        

魂师就极少能得到十万年魂环,这样一算,明月差不多把男主的机缘薅差不多。

        

看他在勤奋修炼,又有窦道流一通洗脑,这家伙应该会死心塌地效力武魂殿了,挺好的。

        

至于原主也许想回来,可惜剧情中他是被噬魂蛛皇吞噬,神魂俱灭,只留一抹执念,如今执念消失他无法再回来了。

        

明月便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在众人面前显出神迹,踏碎虚空飘然离开。

        

虚无空间一切照旧,明月懒散地靠在一朵白云上,“方头,你最近太懒了啊!”

        

方头表面闪过一阵波动,机械道:“需要看剧情回放吗?”

        

小说后面还有几部,明月没弄死男主,就算他前期的机缘被明月截胡了,之后,天道还会补偿其他的,明月便索然无味,“不看了!”

        

“滴滴!请继续任务!”方头提示。 

        

“我可不可以自己挑选任务?”系统似乎又被格式化了,就知道催着做任务,也许主神那边出问题,才会这么着急。

        

方头表面一阵波动,机械道:“权限有限,无法回答!”

        

“算了,那就继续任务吧!”

        

“滴滴!任务传送中!”

        

明月眼前一暗,已进入一具身体,还未睁眼就觉得胸口极度郁闷,直接张口就吐了。

        

“不好了,小姐吐血了!”有人惶恐。

        

“年纪轻轻吐血这是早夭之症啊!可见我是白疼她了!”有人感叹。

        

又有个刻薄的声音,“表小姐这身体太弱了,听说打娘胎里就不好,长这么大也是不易,难为我们老太太好心接她来家,可惜呀,偏偏是没福气的。”

        

明月一顿呕吐,方觉得胸口不再郁闷,旁边有个丫鬟紧张道,“小姐,您先漱漱口!”

        

接过茶盏漱了两口,去掉口中的铁锈味,明月抬头,旁边的圆脸丫鬟满脸焦急,“小姐,您感觉怎么样?”

        

这身体病的不轻,浑身软软的,明月闭上眼,“我歇歇!”

        

丫鬟忙服侍她躺好。

        

“嬷嬷,小姐才喝了药又吐血了,还是禀告老太太,再请个太医来看看吧!”

        

一脸褶子的老婆子抹了一把眼泪,“我可怜的小姐哟,老婆子白服侍你一场了,我这后半辈子要靠谁去呀!”竟然放声痛哭起来,好像这小姐已经死了似的。

        

另一个白胖婆子撇嘴道:“表小姐得了痨病,咳血是正常的,哪能三五不时的请太医,老太太为她这病日日忧思,吃不好,睡不好,好容易歇个晌觉就不要去打扰了!”

        

旁边那高个子嬷嬷叹道:“丫头,你就省点事吧,不是咱们安国公府不尽心,实在是你家小姐这病治不好的!”

        

“可是嬷嬷,小姐这模样,我实在害怕呀!”圆脸丫头快要哭了。

        

小姐的奶嬷嬷只顾着放声痛哭,她一个小姑娘更害怕了。

        

白胖婆子便摆摆手,“小孩子家家的害怕也正常,你去打点水来给你家小姐擦洗,她这模样怕是不中了,趁早穿戴起来,省得她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

        

几个老婆子就商量起怎么打发,安置死人了,明明床上的人还喘气呢。

        

丫鬟看看床上昏死的人,又惊又怕,“可我家小姐还有气的。”

        

“你知道什么!”高个子嬷嬷哼道,“得了痨病都这样,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死人可没少见。”

        

“表小姐面如金纸,气息时断时续,看样子撑不过一个时辰了。”

        

“那,那怎么办,小姐只是落水得了风寒,怎么就成痨病了,小姐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和老爷交代啊!”小丫鬟哭了。

        

嬷嬷嚎啕大哭,直嚷嚷白疼了一场。

        

那两个婆子就里外吩咐起来,有人打水给一息尚存的表小姐擦拭身体,换衣服。

        

一切安排妥当,就等人咽气,可床上的人虽然昏睡却一直喘气,直等到日落西山,她还是隔一会儿,悠悠出一口气,就是不死。

        

守着的人耐不住,相继走了,只留下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和一脸愁苦的奶嬷嬷。

        

“王嬷嬷,小姐要真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

        

“唉!都是命!”奶嬷嬷耷拉着嘴角,“白操了这些年的心啊!”

        

“那老爷会怎么处置我们,我怕!”小丫头哭唧唧,“小姐快好起来吧!”

        

“罢了,好叫你知道,听说老爷也不大好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命,空守着万贯家财却没福享受啊!”王嬷嬷叹道。

        

“老爷也病了?”小丫头惊骇,“头年离家时可好好的,我妈还说老爷有意续娶一房,要生下男丁继承家业呢!”

        

“谁知道呢!”王嬷嬷伸头看看床上的人,半晌没动静了,难道真就去了?

        

正疑惑,就走上前,突见女子睁了眼,唬的她退回两步。

        

“怎么了?小姐不好了吗?”小丫头哭哭唧唧的,不敢上前。

        

那王嬷嬷又颤颤巍巍走到床前,正对上明月那清冷的目光,“小姐醒了?”

        

小丫头甚是惊喜忙冲过来,果然见小姐眼神清明,眼泪流的更狠,“小姐,她们都说你不中用了,可吓死我了,你感觉怎么样?”

        

明月心情很烦躁,开局要挂了,原主身体虚弱的让人恨不得一直睡下去,偏偏耳畔一直有人絮絮叨叨,烦人的很。

        

“我饿了!要吃饭!”

        

王嬷嬷以为她这是回光返照,叹道,“小桃,去煮碗参汤来!”

        

”哦!我就去!”小丫头提着裙子去了。

        

“你也去多弄点吃的,我饿得慌!”明月压抑着嗓子眼的痛痒,身体是真病了,总是忍不住要咳嗽,难不成真是什么肺痨。

        

王嬷嬷看她瘦成一把骨头,说话时短断时续,忍不住按按眼角,“好,那我给您做饭,您先歇着!”

        

可算安静了,先接受剧情吧!

        

这是个古代世界,原主章明月,是江南首富章之旬独女,年方13。

        

章家世代经商,到了原主爷爷那一代已是一方巨富,而她的父亲更是极具经商天才,挣下了泼天的家产。

        

只可惜,这章家人丁不旺,尤其是嫡支这边日渐凋零,到了他这一辈,只得了一个独养女儿便是原主。

0

更多精彩

翁熄粗大好爽@禁忌灌满(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月神塔在尊宫之内拜月河边的广场正中,尊宫每年今日都会开放一次,拜月教仙君可以自由登塔,他宗仙君必须要获得三大宗门的邀请方可进入。   &nb […]

奶水(H)/沙滩上群交换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月神塔在尊宫之内拜月河边的广场正中,尊宫每年今日都会开放一次,拜月教仙君可以自由登塔,他宗仙君必须要获得三 […]

短篇(H)_含苞待宠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宋羡在座位上空想好久, 以前小李和何小英讨论情侣那些八卦她从来不参与,都是认真工作,今天却竖着耳朵悄悄地听, 在小李说:“这对估计没戏了。”她抬头看眼两人, 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