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攵女乱h_娇艳婢女h

     

还没走到巷子口,他就看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侧面,那是程晓姑娘的丫头晓月。

        

这巷子距离程家很近,所以他便猜测晓月姑娘大概是给她主子去孔家药房拿药去的。

        

毕竟刚才孔大夫说了她那儿有养神安心剂,让她们去拿。

        

他和她刚好同路,便无意识地跟在她身后走着。

        

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她转弯到街道的西边去了,西边再往前走几步是一个拐角,那里有个药房,是温家药房。

        

现在温家药房掌柜的是前温老爷子的大儿子温世宏,前温老爷子自从上了年纪看不清字以后,就让大儿子全权接管这个药房了。

        

看着晓月的背影往那个药房走去,吴山好不疑惑。

        

她家主子不是让孔大夫看过了吗?孔大夫不是说孔家药房有养神安心剂吗?她为什么还会去温家药房呢?

        

这是信不过孔大夫还是怎么的?

        

难倒程晓派她出来让她再把温大夫叫去给她看病?那不是不太信任孔大夫的意思? 

        

想到这儿,吴山连忙停住步子,在街道的这一侧站着,假装左顾右盼,实际上眼睛时不时地往街道对面拐角处的温家药房看上一眼。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晓月从温家药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

        

只见那晓月往左右看了一眼,便提着药包往之前来的方向走去,也就是说,她是在往程宅返回。

        

他当下也没多想,只当程晓姑娘之前曾经在温家药房看过病,拿过药,这次只是再来补药罢了。看了看晓月的背影,他便往自己此前换衣服的偏僻小巷走去。

        

到了小巷以后,看到自己的乞丐服还在角落里放着,似乎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他猜大概有人翻过,后来发现只是一个乞丐服就让它继续放那里了。

        

他看了巷子口一眼,没什么人,毕竟这里比较偏僻,他匆匆忙忙穿好乞丐服,把脸又重新弄脏了。

        

在临走之前,他决定把书生服带走,毕竟这衣服是那位书生新买没多久的,丢了可惜。

        

而且,有这件衣服,平时又多了个可以装扮的角色。

        

走到半路上时,他找到一个店铺,买了个布包,把衣服放进布包里,就继续往孔家药房走去。

        

来到孔家药房,他就继续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响。

        

不一会儿,他看到门口进来个人,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晓月。

        

她之前去温家药房拿药,现在又来孔家药房,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的主子程晓姑娘打算同时吃两份药?

        

还是说去温家药房拿的药是给她其他主子拿的?

        

但是,她是程晓姑娘的贴身丫头,应该不会给其他主子拿药吧?

        

只见晓月进来以后,就直往孔大夫坐着的柜台处走去,那里孔大夫正在给一个老者把脉。

        

晓月到孔大夫面前后道:“孔大夫,我来这儿给我家姑娘拿养神安心的药了……”

        

青枝头也不抬,道:“稍等。”

        

给眼前的老者把了脉后,问询了情况,开了药后,她边拿出一张刚才桌子上的药方一边对晓月道:“刚才我已经写好吃法,你让你家姑娘按着上面的吃法吃药便好。”

        

说着又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刚才放好的养神安心药,和药方一起递给晓月。

        

那晓月说了声谢过孔大夫,便拿着药出了门。

        

吴山看着晓月的背影,还在心里疑惑着,她们家姑娘一起吃两家药房的药,不怕出事?

        

药可不能混着吃的。

        

再一想,连自己都知道这个道理,程晓是个读书多的人,这点肯定知道,也不必自己多操心了。

0

更多精彩

强势宠爱po/古代h文翁熄

2021年9月18日 小羽 0

太子抓获一批读书人,并没有让京城陷入恐慌,三皇子的反击是望春园的文会宣布正式开始,引得更多的人涌进京城。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