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调情h_他禁欲太久了h

     

结婚对于大多数年轻的小俩口来说,都是新生活的开始,,是通往幸福路上的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环。

        

可是对于叶正潇来说,仿佛是多了一道枷锁,锁住了原本自由的他,反倒是更加受管束,争吵不断。

        

俩人的蜜月定在大溪地,是祁意浓选的地方,叶正潇就像被人牵着鼻子一样,成了一个搬运行李的工具人。

        

定好一周的蜜月之旅,第三天他就借口回国了,留下祁意浓一个人在岛上游玩。

        

回国的时候,又是被叶大海一顿咆哮。

        

说什么才刚刚新婚就把新娘子一个人扔在国外,他究竟有没有心。

        

“爸,既然我已经答应结婚了,过成什么样,该怎么做,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结了婚就不是我叶大海的儿子了?我就管不了你了,是吗?”

        

照这样下去,他哪一年才能抱孙子,结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抱孙子吗?

        

“照你这样说,不生孩子,我们就不该结这个婚了?你这话最好不要当着祁意浓家人面说,否则谁愿意自己女儿找这样的人家。”

        

是个正常人,都会跳起脚来骂人。 

        

他们的结合本就不是你情我愿,是被逼着完成的,当知道叶大海身体并无大碍的时候,他早就后悔那么早领证了。

        

祁意浓回国后,就没见叶正潇回到新房睡过,应该说她俩自从结婚的当晚开始,就一直是各睡各的。

        

叶正潇没搭理她,蜜月那几天,她一个女人穿着性gan睡衣在他面前晃荡,结果,对方像是眼里根本没她似的,直接将她当成了一堵墙。

        

直到现在,过成了兄弟。

        

祁意浓试着和他沟通。“叶正潇,你什么意思?我嫁给你,难道是要给你守活寡的吗?”

        

老娘要是想找,什么样的找不到?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就凭你的条件,嫁给我纯粹是委屈了,结婚之前我就说好了的,我们各自都是自由的,你可以继续寻找你的真爱,不需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这样即使有个什么,大家心里也不会觉得膈应,更不会接受不了。

        

祁意浓将房间砸了个稀巴烂,他们连婚纱照都没有拍过,只是简单的举行了婚礼,现在看到满地的狼藉,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

        

“叶正潇,你就这么看不起我,故意羞辱我是吧?”

        

“我没有,我说过,你可以不答应结婚,并没有承诺你结婚后,我们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如果你还抱有期待,我劝你还是多为自己打算一下。”

        

头也不回地,他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公寓。

        

祁意浓就像自己跟自己吵了一架一样,对他,丝毫起不到震慑的作用。

        

于是,她来找叶大海了。

        

韩筱曼吩咐佣人端来了咖啡。

        

“意浓啊,你们才新婚,不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吗?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呢?”

        

祁意浓就差直接飙脏话了,难怪叶正潇是个伪君子,原来是有出处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人,婚前说的好好的,叶家不会亏待她,会好好对她,这才刚刚办完婚礼,父子俩的态度,如出一辙。

        

翻脸比翻书都快。

        

“叶叔叔,不对,爸,叶正潇每天夜不归宿你知道吗?他依旧住在他的公寓,我住在南区的别墅,您说,我们这叫新婚,叫正常的婚姻生活吗?”

        

叶大海当然知道这个逆子什么心态,可是他也管不了,更不会当别人面诋毁自己儿子。

        

这是做父母最基本的素养。“他自由惯了,不愿意回家,你就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公寓啊。”这样不就很好的解决问题了吗?

        

祁意浓倒是想,关键是叶正潇他让吗?

        

“爸,您就真的管不了他了吗?你们叶家就这么欺负我?”

        

“意浓,这怎么叫欺负呢,我不也在替你出主意吗?夫妻之间是要靠经营的,你付出多一点,迟早有一天他会被感动的。”

        

“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训他的,你先回去吧。”

        

从叶大海那里出来,祁意浓的心情并没有好受多少。

        

叶家父子一个鼻孔出气,她这是被他们给耍了。

        

美其名曰是结婚了,可是这是她多期盼的婚姻吗?

        

“喂,你在哪儿呢?医院,好,我马上过来。”

        

到了医院的妇科门诊,祁意浓喊着温情的名字。

        

温情戴着墨镜东张西望。“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张扬?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在这儿是吧?”

        

“是个女人都会有些毛病,你怕什么?”

        

“我哪是怕呀?我是注意自己的形象。你这新娘子,怎么有空来陪我了?你们家叶少结婚也没有休息?”

        

不提还好,一提起那个人,她就愁肠百结。

        

“休息?蜜月第三天就赶回来了,你说这叫什么人呐?”

        

温情不以为意。“我觉得就是你对他太好了,人都是不知道满足的动物,你越退让,他就更加的没有底线。”

        

“说得好像你有多懂似的,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将你喜欢的那个拿下?”

        

温情转开了话题,指着前面的一个身影。“你看,那是不是陈小姐,叶正潇的前任?”

        

可不就是陈渺渺吗?此时的她正被婆婆带着来看医生呢,显然,她也注意到了这边。

        

祁意浓这些时心底压抑的怒火,一下子遇到了火苗,蹭的,就往上翻涌。

        

“好巧啊,陈小姐,你也来看病?”

        

陈渺渺见来者不善,对谢母道:“妈,您先去楼下拿药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哎,阿姨,您是陈小姐的婆婆吧?我是祁意浓,是陈小姐的朋友,你们这是看的什么病呐?”

        

“我们……”

        

“妈,您先下去吧。”

        

祁意浓抓住谢母的手。“别着急啊,伯母,我们好不容易遇上,一会儿我请您吃饭吧,渺渺她是哪里不舒服啊?”

        

谢母看到这么热情的女孩,眉开眼笑道:“哎,还不是老毛病,她嫁到我们家肚子一直没动静,这不来定期看专家号嘛。”

        

不孕不育?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叶正潇对她念念不忘,原来人家也有不如意的事呢。

        

“妈,别说了,我和她根本就不熟,您在一个外人面前说这些干嘛?”

        

“你们,不是朋友嘛?我说的是事实啊,你自己身体有问题,还怕我到处说?”

        

陈渺渺所有的骄傲自尊,在这一刻,全部土崩瓦解。

        

祁意浓见她神色黯然,立刻乘胜追击。“噢,这样啊?伯母,那您知道我是谁吗?您知道我结婚典礼上,您儿媳妇对我做了什么吗?”

0

更多精彩

裙摆笔趣阁_h调教虐核

2021年9月18日 小羽 0

        娄小乙的平衡之道,是动平衡之道!差动补偿是他正在研究的课题,研究方向就是如何在三十六个先天大道之间取得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