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h玩弄奶头&首长开荤h

    

“林家老夫人出来了!”守在衙门外的人群激动起来。

        

“怎么判的,怎么判的?”不少人好奇问。

        

“看老夫人这么精神,定然是赢了啊。”

        

“好!”

        

叫好声此起彼伏,不少人用力鼓掌。

        

温好走在热烈的掌声中,压在心头最沉重的那块大石终于被搬走。

        

赢了啊,外祖母与母亲都好好的,她与姐姐也好好的。

        

她以后就是林家人了,与父亲再无半点关系。

        

“外祖母,乘马车回去吧,免得累着。”温婵柔声劝。

        

老夫人身板挺得更直了些:“不,就走回去。要让京城父老都看到,将军府就算只剩下妇孺,也不可欺!”

        

一行人顶着无数道目光坦然走着,一直走到了将军府。 

        

人群中,温如生眼巴巴瞧着温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上前一步,又退后,焦急之下来回打转。

        

他都照着阿好的要求说了,阿好怎么还不把峰儿放了呢?

        

嘶——难道峰儿已经被阿好吃掉了?

        

想起众目睽睽之下那声咔嚓,温如生浑身一震。

        

那,那,那……那莫非是峰儿的手指头?

        

温如生死死盯着将军府的门。

        

今日将军府大门大开,落在温如生眼里,仿佛一张巨大的凶兽的口。

        

进去是不敢进去的,也进不去。

        

温如生跌跌撞撞挤过人群,到了墙根处一屁股坐下来开始哭。

        

一双脚出现在他眼前。

        

温如生慢慢抬头,映入眼帘的是管事温平神色复杂的脸。

        

“吃包子吗?”温平蹲下来,递过去一个白胖胖的大包子。

        

温如生接过包子咬了一口。

        

肉馅的包子又软又香,满嘴流油。

        

温如生三两口吃完,望着温平纳闷问:“为什么给我包子吃?”

        

温平咬了一口肉包子,长叹一声:“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八老爷定然与他一样,被二姑娘捏住了命脉。

        

为了救儿子,他踩老爷时不遗余力,现在尘埃落定,前路只有一片黑暗。

        

他是老爷的心腹,如今老爷倒了,出路在哪儿呢?

        

这也是温平看温如生眉清目秀起来的原因。

        

温如生一听这话,眼泪又下来了:“温管事,你儿子也被阿好吃了么?”

        

温平神情一僵,含在嘴里的肉包子吐了出来:“八老爷说什么?”

        

温如生凑近,绷紧的身体透露出紧张:“我跟你说,阿好其实是吃人的妖怪,她今日在温府门前还吃手指头呢——”

        

“神经病!”温平没等温如生说完,起身拂袖而去。

        

还以为是同病相怜的伙伴,没想到是个智障,白瞎他三文钱买的大包子了。

        

温如生靠着墙角,满脸绝望:“都不信,都不信,阿好果然没说错……”

        

“爹,您怎么在这儿?”

        

温如生的念叨戛然而止,一见出现在面前的青年跳了起来。

        

“峰儿,你没事?”

        

他说着就去摸儿子的脸,摸完脸又摸手。

        

热的,是热的!

        

温如生泪如雨落。

        

温峰有些无措:“爹,您别哭,十叔的事我听说了——”

        

“我的儿,你竟然还活着啊!”温如生用力抱住温峰。

        

温峰一脸懵:“爹,您这话从何说起?”

        

“你不是被阿好抓走当零嘴了吗”

        

抓走了,当零嘴……温峰觉得父亲说的每个字都明白,连在一起却如听天书。

        

“朋友带我去平城拜访一位大儒,不料回来的路上遇到桥断,只好绕了远路……”温峰解释着两日未归的原因,“爹,您说我被阿好抓走当零嘴是什么意思?”

        

温如生已是听愣了,呆呆问:“你和朋友出去玩了?”

        

“是去拜访大儒,那位大儒对八股制式很有水平,能得他指教,定会对春闱有帮助……”知道父亲心情不好,温峰忙解释。

        

温如生愣了许久,又哭了。

        

妖怪还会骗人咧!

        

见老父亲哭得伤心,温峰把他扶住:“爹,我知道您因为大义灭亲觉得对不住十叔,但儿子为您骄傲。您说得对,咱们要堂堂正正做人……”

        

温如生愣愣看着儿子,看到了儿子眼中的光。

        

他一个激灵,用衣袖把眼泪抹干净。

        

能不能堂堂正正做人他不知道,但能让儿子发自内心的尊敬,真是意外之喜。

        

都说爹是儿子的天,可他的儿子太出色了,出色到他好些年没体会过当严父的感觉。

        

儿子学问好,懂得多,他管起来没底气啊。

        

“爹不难过了。峰儿,你一定要好好准备春闱,别受你十叔的事影响。”

        

“您放心,儿子会好好考的。”

        

父子二人离将军府渐渐远了。

        

温侍郎与妻子义绝的消息如一阵风,很快吹遍了大街小巷。

        

这还不算完。

        

转日,弹劾温如归的折子就如一片片雪花,飞上泰安帝案头。

        

泰安帝把一沓折子翻过,摇了摇头。

        

这个温侍郎,还真是不得人心。

        

事情发展到现在,其实不是不得人心这么简单了。

        

林老将军是有一些故旧下属的,温如归污蔑林老将军欲把妻变妾的事刚闹出来,林家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之义绝,这让他们想帮忙都没来得及。过了一日,弹劾温如归的折子自然准备好了。

        

一些发声的御史言官,则是职责所在。

        

言官本就有风闻奏事之权,何况此事还有人证。

        

另有一些人,或是本就与温如归不对付,或是想着侍郎的位子一腾出,说不定自己有机会,或是从顺天府尹干脆利落判温家二女随母归入林家揣测出圣意,纯粹凑个热闹。

        

墙倒众人推,便是如此。

        

温如归虽居侍郎之位,才能是有一些,但到不了安邦定国的水平,大周少了他照样转,再加上哄太后高兴,泰安帝几乎没有犹豫便给出了罢官的批示。

        

温侍郎被罢官了!

        

这个消息虽不如昨日温、林两家决裂轰动,却是那场热闹的后续,自然成了京城上下茶余饭后的谈资。

        

老夫人对这个结果半点不意外,把温好与温婵叫到面前,心情舒畅:“婵儿,阿好,族谱已经改过,以后你们就姓林了。”

        

林好——

        

温好,哦,不,林好喃喃念着新名字,扬唇笑了。

0

更多精彩

裙摆笔趣阁_h调教虐核

2021年9月18日 小羽 0

        娄小乙的平衡之道,是动平衡之道!差动补偿是他正在研究的课题,研究方向就是如何在三十六个先天大道之间取得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