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上攻纯h诱受/拧着奶头调教h

叶深在卧室里找到的花昭。

        

她已经洗白白准备就寝了。

        

“这么放心我?”他微笑着俯身,亲亲她的脸蛋。

        

她这么信他,让他心里无比踏实。

        

以后万一再有跟女同事合作的时候,他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之前跟朱曼丽作假,他的心每天都提着。

        

虽然知道远隔万里这里的事情传不回去,但是他就是莫名害怕。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害怕是有道理的,万里根本阻挡不了他的小媳妇,他还被抓了个现行…

        

现在想想当时的焦急,他都心有余悸。

        

花昭推开他,还有事情要问。

        

“你今天怎么突然出现的?!”她当时真的好惊喜! 

        

不然,她虽然知道杨中并不是想杀她,但是她很大可能就要被他抓走了!

        

到时候能不能完好无损地逃出来,她心里没底。

        

其实她当时心里特别害怕。

        

真是到了那一步,她就要暴露异能大开杀戒了….

        

“我在派人跟踪朱曼丽,这人正好也认识你,你刚进咖啡厅,他就想办法通知我了。”叶深道。

        

“你同事?”花昭好奇道。

        

“不是,是我的人。”叶深道。

        

他的任务隐蔽,困难大,上面只派了他和朱曼丽两个人。

        

而“他的人”,都是他有钱之后自己招募的,这些人并不完成什么“任务”,只是保护他的安全,替他做些杂事。

        

就是些单纯的,有些水平的保镖。

        

而他“余情未了”,派人盯着朱曼丽,没什么毛病。

        

“哦。”花昭满足了好奇心就不问了,扑到他怀里:“你当初说了教我功夫的,什么时候开始?”

        

当初说好了生完双胞胎就开始,结果他一回来,她就有了老三…然后就拖到现在。

        

叶深叹口气:“你先回去跟姐姐好好学,等我完成任务了,立刻就教你。”

        

“好吧。”花昭欣然接受。

        

过去她对学功夫其实不着急,她还等着叶深亲自教她呢。

        

但是现在她突然急了。

        

“那个杨中…”她说道。

        

“我会处理他的。”叶深立刻道。

        

杨立民不能动,杨中却可以。

        

花昭今天的危机也让他心有余悸,如果她真的被抓走,他不敢想象她会遭遇什么….

        

只要一想,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

        

这个人不能留了。

        

花昭赶紧拍拍他的胸口安抚他。

        

叶深回神,捉住那只乱动的小手,翻身欺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他就来到密室,见到了萎靡不振的朱曼丽。

        

“苏恒,我真的没有要做什么!你相信我!”她有些反应过来了,回国对她来说,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而且,她舍不得这里的繁华….

        

在这里,即便她在咖啡厅打个工,一个月就能赚到国内普通人一年都赚不到的钱。

        

她再努力些,找个更好的工作,甚至,找个有钱的男人,住着偌大的庄园,开着豪车,过着国内绝不会有的生活,不好吗?

        

而回去,她不但得不到这些,她可能还会得到处罚!

        

“苏恒,你看看我…”

        

朱曼丽突然解开扣子,朝叶深扑去。

        

她也是女人,而且她真不差的!

        

叶深面无表情地伸手。

        

朱曼丽刚要高兴,脖子上就被狠狠一击,晕了。

        

叶深皱眉,把她拖出密室,拖上车,然后开车去了码头。

        

他没收了朱曼丽的护照和身份证,这样她就不能坐飞机走,而且想再来,也不容易,除非她再九死一生地偷渡过来。

        

而且码头那边有接应的人。

        

他昨天半夜起来给上面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上面也很重视,立刻安排了人来押送朱曼丽回去。

        

顺利交接,叶深看了昏迷的朱曼丽一眼,对两人道:“她很狡猾,而且已经完全叛变,并不想回去,你们路上小心,必要的时候,可以…”

        

叛徒,是他绝不能容忍的存在。

        

两人点头:“我们会注意的。”

        

叶深看两人答得认真,点点头迅速离开了。

        

回到家,花昭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餐。

        

叶深顿时露出温馨的笑容,他又吃到了媳妇做的饭,他还以为他得过一两年才可以呢。

        

他从后面抱住花昭,亲亲她的发顶。

        

花昭发现这人在这里熏陶了一年,知道浪漫了。

        

过去他可做不出来这事。

        

哪怕之前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家,除了在床上,其他地方他都规规矩矩的。遵循社会规则,离她最少一个拳头远。

        

不过这是个好事情,她喜欢这样的叶深。

        

花昭回头,热情回应。

        

这一回应,晚饭又推迟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之后,花昭懒懒地起床,吃着叶深热过的早餐,懒懒地跟他聊天:“齐孝贤当初说得那个地址,你打听了吗?”

        

“没有。”叶深说道:“但是我在那家门口路过了几次,见到了几个人,那里住得确实是两户华人,而且其中有一家姓姚。”

        

花昭的腰瞬间直了:“姓姚?那你见到那家的女人了吗?跟我长得像不像?”

        

叶深竟然点头:“轮廓有一点点相似,但并不是很像。”

        

“应该也不会很像,隔着几代人呢。”花昭说道。

        

没说的是,她现在能长这个模样,异能居功甚伟。

        

她要是还是原主那个样,又黑又胖,200多斤,像个鬼。

        

“我有空也要去她家门口路过一下。”花昭道。

        

叶深点头:“你能在这呆两天,我陪你去。”

        

花昭这才想起,还有个问题没问,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上次说了,不要轻易见面的…我突然来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这次我留下,又用什么借口?”

        

叶深捏捏她的脸蛋:“现在才想起来?”

        

他的理智虽然拒绝她频繁出现在他身边,那样会很危险,但是真的见到她,他发现自己心底全是抑制不住的开心。

        

而且麻烦,他会解决的。

        

“一两个月见一次,不算你频繁。”叶深道:“不过下次来要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安排人保护你,不要再发生昨天的事情。”

        

“嗯嗯!”花昭开心地点头。

        

“至于借口。”叶深挑眉,身上的气质突然又变了,变成了那个傲慢的贵公子:“自然是你被我的魅力征服了。”

        

花昭一愣,哈哈大笑,不过连连点头:“这个理由好!”

        

要说男色,这种气质的叶深,比之前更有吸引力,她一个小女人被迷住,并不奇怪。

        

花昭起身,正要稀罕稀罕这样的老公,突然,门外响起刺耳的喇叭声。

        

一辆跑车停在大门口,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妖娆的女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