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柱子/玉米浓汤po年下

     

“过了这片竹林就是我们这里有名的虫谷了。”

        

向导指着前面的竹林说道,“这片竹林里就有可食用的竹蛆。”

        

尽管他说可以食用,但大家还是觉得寒碜。

        

想想厕所里面那些蠕动的蛆,能吃吗?

        

这些竹子里面的蛆估计跟那些差不多吧?

        

又好几个人心中都这样想。

        

许文军看着萧央,“老板,你在《鬼吹灯》里面不是写过云省虫谷吗?”

        

萧央笑道,“不是一个,你别担心,这里没有献王墓。”

        

众人哈哈一笑。

        

萧央接着说道:“竹虫的外表很肥,通俗来讲就是白白胖胖的,长约3厘米、身子纺锤形,滚圆滚圆、有细眼小黑嘴。竹虫甘香,似有奶油之味。”

        

众人:“……”

        

求求你不要说了。

        

我们真的没有想到奶油的味道。

        

萧央说道:“竹虫其实是竹象的幼虫,竹象是一种危害竹林的害虫。它在嫩竹内产卵孵化,幼虫靠吸食竹内壁之肉质和水分生长,一旦被其危害,嫩竹即不能生长成材。”

        

旁边的老乡频频点头,他没想到萧央懂得居然这么多。

        

萧央说道:“在有些地方,竹虫又名竹蜂、竹蛆,还有人把它称之为笋蛆。它啃吃幼嫩竹笋吸收养分,20天内从米粒大小长到手指头般粗大,寄生在竹筒内,从竹尖逐节往下吃,最后藏于根部,体肥停食,准备破蛹而出。竹虫其实富含高蛋白、氨基酸。”

        

众人:“……”

        

又来了,这次是氨基酸。

        

“有些人甚至说它酷似冬虫夏草,因为它是以甜竹纤维为食的,所以具有养脾健胃之功效,是理想的健康食品之一。由于生长在甜竹心中,来之不易,云省哈尼、壮、布依等族均喜食善捕很美味,营养价值很高。”萧央继续蛊惑众人。

        

“冬虫夏草?”

        

众人哭笑不得,你这越吹越神了。

        

萧央看着老乡,“老乡,你们这里有多少种吃法?”

        

“我们这里都是将竹虫用热水烫死,晾干水份,然后油炸炸呈深黄色发出响声时,捞出装盘,撒上椒盐即可。”老乡说道。

        

众人差点吐了。

        

萧央说道:“我听说过四种吃法。第一种就是生吃。相传以前某处的农民非常痛恨竹虫危害竹子生长,所以他们从被寄生的嫩笋中抓到虫子之后就直接拧掉虫头、咬嚼竹虫以解恨。但想不到,竹虫甘香,且似有奶油之味。于是他们就多吃了几口,不知不觉一两斤的竹虫被消灭在竹农的嘴舌之间。”

        

“渐渐地传了开去,今天争着品尝竹虫的已经不是竹农了,还有不少闻名而至的八方游人。”

        

“抓虫的过程,非常讲究敏锐眼力,竹农在忽明忽暗的青竹林里,寻觅那些冒出来的竹笋是否流出了黑色液体,那是竹虫躲在竹笋里排泄的竹虫尿。竹农破剖这些竹笋,用手指便可挖起笋体里的肥竹虫。一般来说,一笋一虫,偶尔也有一笋双虫的。”

        

萧央说到这里,老乡点头道:“对对对,你是个老猎手。”

        

众人一怔,他们没想到萧央居然知道怎么捕捉竹虫。

        

萧央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第二种是原汁原味的清炒竹虫。这是吃竹虫的最基本做法,尤其适合那些不敢吃生虫,但又想尝到原始风味的食客。清炒竹虫,只有些许的葱丝做调味品,本来饱满的竹虫经过清炒之后,仍然保留着比较原始的鲜美。”

        

“第三种是焖竹虫。调料和味觉都更加丰富一些,当然做法还可以更加多变一些,但是主角永远是竹虫,谁都不能抢到它的风头。跟清炒相比,这种做法会使竹虫体积缩小,因为体内的水分被焖了出来,所以外观上似乎干瘪了,但不影响其风味。”

        

“第四种是椒盐竹虫,也就是刚才老乡你说的。”

        

萧央说着朝着不远处的竹子走去。

        

老乡把砍刀递给萧央。

        

萧央砍开竹子之后,那竹节之中果然密密麻麻都是既肥又白的蛆。

        

一股竹子的香味四溢。

        

众人一怔,不是臭的?

        

萧央笑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的任务还没有。”

        

梅梅和许文军:“……”

        

索菲亚却已经蠢蠢欲动。

        

在老乡的帮忙下,许文军、梅梅和索菲亚都找到了竹蛆。

        

今天的任务只是竹蛆,明天的任务才是其他昆虫。

        

回到蘑菇房,萧央亲自下厨。

        

众人围观。

        

摄影师就位。

        

萧央要开始装……额不,要开始做菜了。

        

灶台前,萧央用热水烫死了竹蛆,然后开始晾干水分。

        

片刻之后,萧央朝国内倒入油,开始油炸竹蛆。

        

很快金黄色的竹蛆出炉了。

        

上桌。

        

众人就位。

        

除了萧央之外,没有人敢动手,都看着桌子上竹蛆。

        

索菲亚笑道:“我先动手吧。”

        

她尝试着吃了一只,眼前一亮:“真的好吃!”

        

其他人将信将疑。

        

梅梅和许文军两人最终还是动手了。

        

真香定律!

        

很快竹蛆就被众人一扫而光。

        

梅梅赞叹,“萧,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吃虫子。”

        

萧央嘿嘿一笑,“你以前没吃过小虫子吗?”

        

梅梅不知道萧央在开车,摇头说:“没有吃过,这是第一次。”

        

索菲亚很天真的说:“我是第一次吃这种白白的虫子。”

        

“以后只要你们想吃都可以来华夏找我。”萧央笑道。

        

“萧,明天我们要捕捉那些虫子?”梅梅擦干净嘴巴问道。

        

“葫芦蜂、大黄蜂……明天我们找野蜂。”萧央笑道:“不过这有点危险。”

        

“野蜂?”

        

众人愣住了,野蜂也能吃吗?这实在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除了野蜂之外,还有蝗虫等等。”

        

“明天我们重点要捕捉芭蕉蛆。”

        

萧央露出玩味的笑容,“这种蛆更大更粗,你们肯定会更喜欢的。”

        

梅梅:“……”

        

旁边的老乡赞叹,“芭蕉蛆确实更好吃,那个什么,蛋白质很丰富,一吃下去满嘴都是蛋白质。”

        

梅梅:“……”

        

她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

        

当天晚上,萧央又去了她的房间,跟她细说昆虫的事。

        

第二天。

        

一行人准备好装备出发,前往虫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