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性史&h文翁熄合集

      

既然是侦查兵,那当然哪里都要去,前堂晋王正和将军们开会,后宅亦是“挺热闹”,只不过……小雨和伙伴们听到的却是女子的咒骂和埋怨。

        

“直娘贼,为什么把我也带到前线来?我又不会领兵打仗,陪他来吃这般的苦?”女子尖锐的嗓音骂道。

        

“娘娘且息怒,晋王这次是要灭了朱梁,直接登基称帝啊,带您来,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加冕为后……”旁边一个怯生生的女子的声音传来,像是婢女的。

        

“屁话!”那尖锐的女声又骂起来了:“李亚子一天就会吹牛,什么事情你办成了再说,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把我从龙城给弄来了,带到这满是血腥和尸臭的魏州城里,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娘娘,晋王这也是离不开你啊,时时刻刻都念着你。”

        

“呸!不要脸的东西。”

        

……

        

透过窗户缝隙,纸蛾子往里瞅,小雨和伙伴们也看见了说话的人。

        

但见闺阁之内,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坐在床帏间,小脸气的通红,而旁边的两个丫鬟则小心翼翼的侧立左右。

        

不用猜,这个凤冠霞帔,趾高气昂的女子,定然就是李存勖的爱妃无疑了! 

        

当小雨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着实也是一惊!擦!这娘们儿长得确实好看啊!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亦不为过,那脸蛋,那眉眼,那小鼻子,还有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就是放在现代社会……在大明星面前也不遑多让,绝对一等一的美人!

        

难怪李存勖这么迷她呢!真是倾国倾城!

        

要说本身就来自于一个流量时代,小雨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穿越过来后,萧娘娘,上官月,鱼娘子,灵玉,长得都不错,尤其是灵玉,小雨以为是这个时代的顶流了,但纵然是她,跟眼前的这位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一些。

        

这难道就是…..历史上第一的败家娘们儿,后唐皇帝的老婆,刘皇后?

        

这家伙的“光辉历史”,小雨是知道的,不但把李存勖给坑的丢了江山,还和别的男人私通,给李存勖戴绿帽子。

        

同历史上的褒姒,妲己,赵飞燕,杨玉环等不同,这些女子可能只是追求享受,让君王“玩物丧志”,本身也是哈戳戳,但这个刘皇后,纯粹就是坏!从面相上也能看出来一二。

        

她确实好看不假,但眉眼中总能透出一股子犀利刁钻的感觉,嘴唇也挺薄,一看就不好惹。

        

要说女人美,不能拿一个简单的标准来衡量,美的方式不一样,像上官月是小家碧玉,活泼靓丽的美,鱼娘子是温润婀娜,风姿绰约的美,而灵玉则美的非常“端正”,高雅清秀,恬淡脱俗,宛如一朵莲花。

        

而这个刘皇后,则美得过于妖艳了,倒不是她浓妆艳抹,她根本就没化妆。而是天生就有一种媚惑男人的根骨皮相,那小眼神儿一翻楞,极有杀伤力,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她和李存勖做夫妻,确实是金风玉露,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单从外表上来说,是极为般配的,但是她这品性……就不敢恭维了。

        

从她埋怨李存勖的几句话,还有那小表情中就能感觉的出来,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看来历史上的记载,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并没有冤枉她!

        

她不肯跟李存勖来前方吃苦,可能也并不是因为魏州城条件不好,而是思念着后方的“相好”吧?小雨有些不理解,都有了李存勖这么帅的老公了,怎么还要和别的男人私通呢?

        

纸蛾子继续观察着,半个时辰后,李存勖从前堂来到了后宅,丫鬟们纷纷退出,屋子里就剩下李存勖和刘氏两人。

        

“爱妃啊,孤王好想你呀!”李存勖坐到刘氏旁边,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满脸猥琐的笑。

        

“呸!没羞没臊的,你看你把我带到啥地方来了?这是人住的吗?”

        

“诶呦,爱妃啊!也就一两天,三日后,孤王带你去汴梁,结果了朱温老儿,然后我们就去洛阳登基,你就是真正的皇后娘娘了,哈哈哈!”

        

“快拉倒吧,我告诉你啊,今晚别折腾我,赶了一天的路,腰酸背痛的…..”

        

“这恐怕由不得你,呵呵呵!”

        

……

        

一夜晚景不提,纸蛾子就趴在那窗格之上,司马阳把神识收了回来。

        

同虞君,牛宝宝这俩人不同,五个小狐狸的妖法卓越,可以跟着小雨他们一起分享同心符的视听,纸蛾子的所闻所见,它们也是大饱眼福。

        

“喳喳!”红儿叫道:“这骚娘们儿就是我们的突破口,我们可以把小盒子给她,让她给李存勖。”

        

“嗯…..这个办法我看行,这女子没功夫,就是个普通的女人,”小白也点点头。

        

“你俩说梦话呢?”司马阳皱眉道:“这李存勖的老婆,是你们的亲妈?这么听你们的话?”

        

“诶…..!司马大将军,你有所不知!”红儿解释道:“你忘了我们是啥了?我们是狐狸精啊!公狐狸最善于迷惑女人了!只要我们能潜伏到魏州刺史府的后宅中,见到这个骚娘们儿,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嘎嘎嘎!”

        

“是啊是啊!”小白也说:“这李存勖迷这个娘们儿迷的要死,一定会听她的话的。”

        

“可是……”鱼娘子还是有些不放心,说:“你们蛊惑了李存勖的老婆,李存勖回来后…..能发现不了?要知道他可不是一般人呀。”

        

“这个不用担心,”红儿说:“我们又不是完全靠妖法,其实所谓的人心,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我们只是引导她改变了念头,和人与人之间劝说效果是一样的。李存勖就算本领再大,也察觉不出来。”

        

红儿的这套说辞,也得到了一向跟它唱反调的青儿的认可,青儿安慰鱼娘子道:“鱼娘子,你要相信我们的天生技能,它们这次没有吹牛,那女子……什么本领也不会,只有一副好皮囊,很容易蛊惑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进那个刺史府的后宅?”

        

“那还难么?”红儿喳喳叫道:“直接让黄巢打地洞钻过去就行!”

        

“哼!幼稚!”青儿骂道:“你以为李存勖是猪,你在魏州城下打洞,他能感知不到?我觉得这个方法不可靠!”

        

小黑也认可青儿的说法:“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那就是李存勖的本领,是比博王还要强的,咱们能想到的东西,博王一定能想到,而且他手狠心黑,无所不用其极!打地洞钻过去…..哼!我相信李存勖肯定在魏州城里布下了结阵,不打洞则已,一旦打洞,定然会被他发现,那样的话,事情就搞砸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又不能翻墙,又不能遁地的……要不,先去阴间,然后再通到魏州刺史府的后宅?”红儿挠头道。

        

“那不一样么!你是猪吗?”小白骂它。

        

司马阳说:“我倒是有个主意!李存勖不是三日后要和博王大战么?他总不至于把老婆也带到战场上吧?城中肯定空虚,到时候,红儿再过去,勾搭他老婆?”

        

“可是…..听李存勖的安排,三日后的那场战斗是决战,是一定要分你死我活的,你们就算成功的魅惑了他的老婆,又有什么用呢?魏州城都丢了……”鱼娘子担忧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