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糙汉攻bl_公共精壶器h

     

“今见诸学士一扫颓废,奋勇精进,朕心甚慰,知此乃是九原郡吕奉先之所为,又闻吕精研科目,推陈出新三十有二,特赏吕奉先大学士学位,八百金,五十蜀锦,良驹一匹,宝甲一副,宝弓一把,珍兽之肉五十斤,秩比千担,万望大学士吕···”

        

听着张让宣读吕布的赏赐,众位学士眼神之中都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过他们也就只敢这样,不是他们不想教训吕布,实在是吕布这个家伙太过于牲口了,刚刚大战的时候,最开始上去和吕布开片的是曹孟德。

        

然后不到十合曹孟德就跪了,其他学士见状不妙就赶紧冲上去想要一起教训吕布。

        

结果原本只是两三个人一起上,最后发展成了十个人一起上。

        

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没撑过百合,全部都被吕布三下五除二给毙于掌下了。

        

最后出来的几位都比较强,比如说是孙坚和吕布对战了一百八十合,公孙瓒一百六十合,刘备一百二十合,最后的也就是最强的马腾一共和吕布大战了八百余合,被击倒了五六次才没了气力。

        

不过这吕布不愧是个大牲口,体力好的不可思议,除了马腾之外,其他人居然让他喘粗气的程度都没有。

        

“吕布是个好同志啊,就是还需要在学习学习,才可堪大用啊。”刘宏走在回宫的路上,嘀嘀咕咕的对这自己脑海里的滑稽说道。

        

没错他又把滑稽给凝聚出来了,因为滑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对他所有思考的计划查漏补缺,而且滑稽对于芯片留下来的资料掌控程度也远远超过刘宏。

        

如果说刘宏想要找资料得按小时算的话,滑稽则是按秒算的。

        

“他可是贪狼应命,而且现在还年轻,未来还有成长的空间,不过他身躯之中暗伤比较多,你可以给予他一些修复暗伤的天材地宝。”

        

“虽然说方天画戟专捅义父,但是你又不是他的义父,而且他渴望的你几乎都能给他,毕竟你可是皇帝来着。”

        

“对了你看了那些学子有几个是天上的星君下凡。”

        

“是有几个星君应命,但是却没一个星君下凡的,前些年天人二道闹翻了,星君们转世成人的难度也是呈直线上升。”

        

“贾诩是哪个应命?”

        

“他是天禄应命。”滑稽也是非常的懵的,他也没想到天禄应命会在这个年代出现。

        

“天禄星?这不就是那个?”刘宏问道。

        

“就是那个。”滑稽说道“所有美食恶魔的本体,天禄星的应命。”

        

当然了这和他这个假美食恶魔没什么关系,只是让他感觉到了事情非常古怪而已。

        

“他的研究能力还是有的,你看他很快的就将养生项目推进了三个点,而且出的成果也不少。”刘宏招出研究目录说到。

        

“不过这个家伙还是太谨慎了,我敢肯定他手中的成果肯定不止这么些,肯定有许多更好的被他藏了起来。”

        

“毕竟就算是签订了契约,契约也是有漏洞的。”

        

“你整了那么多的条款居然还有漏洞。”滑稽表示这不可能,他和刘宏共享记忆,知道那契约严苛道近乎不可思议。

        

“我规定了,研究如果出成果的话,就要留一份在大图书馆藏之中,但是如果研究卡在最后一步就是不出成果呢?”刘宏笑道

        

“他就可以一直不上报了。”滑稽将话接了过去“这个漏洞是你主动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让那些家族出身的家伙放松警惕,你在宗学之中布有监控系统,虽然得不到他们的最终成果,但是他们推演的过程你绝对是有的。”

        

“你将他们的过程拿出来,只要不是太笨的人绝对就可以继续推演下去。”

        

“他们将那些东西拿不拿出来其实已经不是必要的了,他们拿出来更好,不拿出来也可以让你分辨出宗学之中哪些人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

        

“合着你怎么都是不亏的,高,真是高!不愧是你,那你堪堪贾诩那个家伙的研究项目吧。”

        

刘宏内心呵呵一笑,点了点手中的书简,原本上面各种研究项目迅速的定位到了养生项目,然后又找到了贾诩的名字,轻轻一点。

        

刘宏脸色铁青“淦!密文,日常研究而已,要不要这么谨慎啊,玩不起了是吧。”

        

然后赶紧去看了一下其他人的,还好,除了贾诩和马腾之外,其他的人还是很正常的,他们用的都是普通文字。

        

只有偶尔几个用的是道文,不过没关系,这些道文书写的基本上都是研究语言和道文项目的,而且他也都看的懂。

        

就是贾诩和马腾他们研究用的一会儿是通用语,一会儿是普通文字,一会儿又是道文,有时候又会是一些他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密文。

        

他看到吕布的研究项目倒是很开心,因为吕布镜子哎的明明白白,通俗易懂,而且成果基本上都已经共享至了大图书馆藏。

        

而且刘宏还发现虽然吕布的研究项目都是有关战斗方面的,但是他所有的相关描写却都非常的我详细,可以看的出吕布的确是在认真的学习这些图书馆藏之中的资料,而不是完全依靠自己的经验,不思进取。

        

“让父~。”

        

“在!陛下。”张让小心翼翼的说到,刚刚刘宏的神色可谓是百转千回,要不是张让对于龙气也有所了解,张让甚至有点担心刘宏是不是被什么邪魔夺舍了。

        

“回去之后给吕布吕大学士悄悄送些治疗暗伤的灵草灵药。”刘宏看了看张让,咳嗽了两声,知道了自己是刚刚反应大了些。

        

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刘宏说到:“这次就用我私人的名义给予就好了。”

        

“是。”张让应道“看来陛下是很喜欢那吕布呢。”

        

“是啊,我算是看明白了,整个宗学之中以后我不知道,但是现在么,就这么一个实诚人。”刘宏摇摇头说到。

        

“陛下就是太惯着那些世家门阀了,要我说就是要像之前那样下狠手整治才行。”张让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上次也做过了,应该知道那些家伙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或者说你越这样他们还就越来劲了,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智取,而不是像你们之前那样蛮干。”刘宏也是无奈。

        

世家门阀深入人心,而且还把持着举荐孝廉的名额,不是那么容易被他这个皇帝搞得动的。

        

他目前也就只有敲敲边角料。

        

回到寝宫还没入睡,赵忠就找到了刘宏。

        

“陛下,太平道人张角来访。”

        

“哦~快请!”刘宏顾不得整理仪容就在偏殿接见了张角。

        

“嗯?这家伙是南华的法力,难不成是庄子那家伙的弟子不成。”滑稽在刘宏的脑海之中嘀咕道。

        

“嗯?看来陛下已经重新走上修行之路了,真实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张角打量了一下刘宏之后恭敬的说到。

        

“太平真实好眼力,你我相识于微末,实在是不用这么客气。”刘宏笑道“对了,不止我摆脱道兄的事情道兄准备的怎么样。”

        

刘宏当年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就意外结识了太平道人张角,两者那时候还相谈甚欢,那时候刘宏还没反应过来张角就是传说之中的大贤良师。

        

后来成了皇帝,才反应了过来,并且派人重新联络了下张角。

        

他说的那件事情则是摆脱张角在民间为他筛选一些可以进入大学的学子,好让他快速的重新培养一套官员体系。

        

这对于双方来说是一个双赢的结局。

        

因为他允许那些学子先跟随张角修道,也允许那些人在大学和宗学之中传教,只要那些人自己愿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