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待宠/乡村傻子

   

饭店太吵,在这儿给关书记打电话不合适。

        

可现在天都已经黑了,等吃饱喝足回酒店再打电话,会影响关书记休息,一样不合适,何况肖支和任支正在等消息。

        

韩昕权衡了一番,干脆跟小车班的老战友们致歉,找了个借口打车回酒店。

        

回来的这一路上,该想的都想明白了。

        

比如任支说了那么多,显然是在偷换概念,留置看护支队的民警又不用参与看护,不管多苦、多累、多压抑、多没自由,跟民警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有一点他说在点子上,对一个市局民警而言,留置看护支队真不是什么好去处。

        

真要是去了,会没朋友的。

        

在曾经的同事乃至领导看来,你是纪委监委的人,至少是在为纪委监委工作,谁知道开个玩笑,在背后吐槽几句,会不会被你捅到纪检监察那儿去。

        

不夸张地说,以后想参加“无效社交”都没机会。

        

并且在禁毒支队或别的单位干你是办案民警,是主角。但要是调到留置看护支队去,群地位就要减一,成为如假包换的配角。

        

从“任大傻”介绍的情况上看,可能连配角都算不上,那边的工作性质相当于搞保安劳务派遣!

        

人家有需要,你派人过去负责看护留置对象,你的人就变成了人家的人。

        

人家如果没有需要,就会把人给你赶回来,由你负责除看护工作之外的所有事……

        

想明白了,也知道怎么跟领导说了。

        

韩昕定定心神,拿起手机拨通了关书记的电话。

        

等了大约十五秒,手机里传来关书记的声音:“小韩,什么事?”

        

“关书记好,关书记,我是韩昕啊,我没打扰您吧。”

        

“没有,我刚到家,有什么事,说吧。”

        

关书记看了一眼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爱人,打开门走进书房。

        

韩昕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说:“关书记,我刚接到肖支的电话,他说局里打算把我调到留置看护支队去。”

        

能听得出来,小伙子不想调。

        

关书记并没有不高兴,毕竟对副处级干部而言,去留置看护支队相当于退居二线。对普通民警来说,去留置看护支队相当于被打入冷宫,除非将来有机会调到纪委监委。

        

可这个机会太难得了,并且那个位置简直像是为小伙子量身定做的。

        

关书记坐到书桌前,举着手机笑道:“不是打算,而是已经确定了,可以说你现在就是留置看护支队看护一大队的大队长。”

        

“都已经确定了!”

        

“怎么,你不想去?”

        

“关书记,我不是不识抬举,而是水平不够,胜任不了。”

        

生怕关心自己的领导不高兴,韩昕想想又苦着脸道:“我的情况您是知道的,我连副班长都没做过,只能自己领导自己,领导不了别人。”

        

这小子缉毒有一套,可就是在职场上缺乏自信。

        

想到当时从陵海分局调到市局禁毒支队时,他开始也不太愿意,甚至为此纠结过,关书记风轻云淡地说:“谁生下来就会当领导?既然知道自己的不足,并且有这个机会,就把这块短板补上。”

        

“关书记,我知道这是您对我的关心,可我真没那个能力。而且过去这些年的工作,让我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太散漫了,在部队时就经常被纠察抓。真要是调到管理那么严格的留置看护支队,我肯定会犯错误。”

        

“学会自我批评了!”

        

“关书记,您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你听找各种借口?”

        

关书记反问了一句,沉吟道:“散漫这个借口不错,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未尝不是一个优点。”

        

“您真会开玩笑,这是缺点,怎么可能是优点。”

        

“听我说完。”

        

关书记笑了笑,不缓不慢地说:“留置管理中心是我分管的,只是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一直没去看过,但那边的情况我还是知道一些的。那边的管理确实比较严,这是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的。可这么一来,直接导致刚成立的留置看护支队,给人的感觉有点死气沉沉。

        

王燕同志和刘淳辉同志因为职务、经历和年龄的关系,跟支队的辅警们又很难打成一片。你当过兵,又很年轻,跟支队的小伙子小姑娘们有共同语言,我和留置管理中心的姜主任,都认为你调过去之后,能给支队带来新的精神面貌。”

        

韩昕鬼使神差地问:“留置支队还有小姑娘?”

        

这是什么脑回路……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想的东西都跟中年人不一样。

        

关书记禁不住笑道:“这不是废话吗,涉及违纪违法的留置对象又不只是男的,一样有女的。要是没女辅警,让男辅警看护女留置对象也不合适啊。”

        

韩昕反应过来,咧嘴笑道:“这倒是。”

        

“是什么是,你是女朋友的人,打听人家小姑娘做什么?”

        

关书记故作不快地反问了一句,接着道:“而且把你调过去,不只是让你带兵,可能还要协助各审调室执行一些任务。

        

第六审调室的副主任马明远同志对你评价很高,甚至把你隆重推荐给了另外几位审调室的主任,他们对你都很感兴趣。

        

可以说把你从禁毒支队调到留置看护支队,是几位审调室主任促成的,反而跟天天与留置看护支队打交道的案件监督管理室关系不大。”

        

几个审查调查室专门负责办案,只要是办案单位就有可能要对涉嫌违纪违法的公职人员采取留置措施,说白了就是要抓人甚至盯人。

        

韩昕意识到那几位审查调查室主任为什么对自己这个小民警感兴趣了,苦着脸道:“关书记,如果纪委监委需要具有侦查经验的民警,我们市局有的是!”

        

“具有丰富侦查经验的民警是不少,但几个审调室需要的是政治可靠、军事素质过硬,具有一定协助纪委监委办案经验,并且社会关系比较简单,面孔比较新的同志。”

        

关书记顿了顿,随即话锋一转:“小韩,作为一个老党员,你应该清楚纪委监委在抽调、借用人员上是非常谨慎的,可以说把你从禁毒支队调到留置看护支队,是对你个人的一种肯定!”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调动手续已经办完了,并且你们市局政治部已经通知了相关单位,只是考虑到需要保密,并没有公布。这么严肃的事,怎么可能朝令夕改?”

        

考虑到小伙子不太情愿,这么干有那么点像赶鸭上架,关书记又循循善诱地说:“一个人不管在哪个单位,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要体现出价值,不然跟吃干饭的有什么区别?”

        

我们滨江的禁毒形势很好,毒案不多,吸毒人员很少,毒品问题并不严重。据我所知,你们上半年虽然侦办了一起大案,但那是出去打击的。

        

可你们市局的经费预算终究是有限的,今年受疫情影响,经费可能还要压缩。换言之,接下来一段时间,再想让你们局里投入大笔经费侦办那样的案子很难。

        

可以说你们支队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要向禁毒宣传教育转移,并且在开展禁毒宣传的同时,还要帮着宣传反电诈。也就是说你继续呆在禁毒支队,很难有用武之地。”

        

领导担任过好几年政法委副书记,对这些情况很了解。

        

并且正如领导所说,支队乃至各区县公安局禁毒部门,想在缉毒上取得大的成绩真的很难。

        

除了刚办结的12.26案,今年上半年全市公安系统加起来才侦办了十四起毒案,缴获的毒品少的可怜,加起来也不到一公斤。

        

从禁毒工作的层面上看,这不是一件坏事,说明滨江的禁毒工作开展的很好。

        

可对一个专业缉毒民警而言,这真算不上一件好事,这意味着接下来会没什么事干,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韩昕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关书记突然笑道:“小韩,我知道把你调到留置看护支队有点屈才,不过你放心,最多让你在留置看护支队干三年,三年期满就让你回禁毒支队。”

        

调动手续已经办完了,甚至给相关单位下了通知。

        

现在让上级收回成命,显然不太现实。

        

韩昕意识到说什么都晚了,哭笑不得地问:“真的?”

        

既然穿上了警服,谁不想当一个真警察,可去了留置看护支队则像个保安。

        

关书记很清楚小伙子为什么不愿意,托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我这个副书记虽然不知道能干多久,但几位审调室的主任不可能那么快退居二线,你只要好好干,到时候该考虑的他们自然会帮你考虑。”

        

去留置看护支队做三年“保安大队长”,到时候就能调回禁毒支队,或者调到别的支队,甚至调到区县公安做一个真的大队长!

        

毕竟那几位审查调查室的主任好像都是副处级领导,而且都是人见人怕的那种副处级,他们要是愿意帮忙,干满三年想调回去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些,韩昕禁不住笑问道:“关书记,如果到时候他们不让我走呢。”

        

“找马明远,真要是不放心,你等会儿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跟他先把话说清楚。”

        

“可这种事能讨价还价吗?”

        

“是他先想到把你调过去的,怎么就不能讨价还价。”

        

关书记不想再在这件小事上纠缠,随即话锋一转:“坐冷板凳有坐冷板凳的好处,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再说你一个专业缉毒的,而且是专门执行贴靠任务的民警,要交那么多朋友,要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领导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可以说去留置看护支队是一个跳板,并且是那种能把假大队长变成真大队长的跳板。

        

领导如此关心,韩昕很感动也很感激,不想让领导觉得自己不识好歹,何况这件事都已经确定了,连忙道:“谢谢关书记,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我坚决服从命令。”

        

“这就对了嘛。”

        

关书记满意的点点头,想想又笑道:“肖云波那儿你不用担心,我回头给他打招呼。”

        

……

        

韩昕感谢了一番,挂断手机,又油然而生起一股强烈的负疚感,不知道该怎么跟支队领导打电话汇报。

        

就在他捧着手机,迟迟不敢拨打肖支电话的时候,关书记拨通了肖云波的电话。

        

不过接通之后并没有像刚才跟韩昕说的那样跟肖云波打招呼,反而理直气壮地笑道:“云波,小韩的事我知道你不太高兴,可能还想找我兴师问罪,其实你不应该怪我们纪委监委,反而应该感谢我们纪委监委。”

        

肖云波被搞得啼笑皆非:“关书记,我怎么可能不高兴,更不敢找你兴师问罪。再说你是领导,你怎么说都对!”

        

“被我猜中了吧,果然有情绪,果然有想法。”

        

“我承认,我是有想法。关书记,说了你别不高兴,你这事做的不地道。你这么大领导,不能用人在前,不用人朝后,更不能过河拆桥。”

        

“你这话说的,我拆什么桥了,我是帮你办成了你想办却办不成的事!”

        

关书记敲敲桌子,又故作不快地说:“小韩调回滨江之后干得怎么样,你这个支队长最清楚。他不管破获什么案件,还是立了什么功,你还打电话向我报喜,然后就没有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肖云波低声问:“什么然后,什么下文,关书记,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关书记冷哼了一声,接着道:“韩昕十八岁参军,到现在参加工作已经十年了。你扪心自问,如果换作一个在你们市局干了十年的警校生,并且在工作上取得那么多成绩,组织上是不是会考虑给他压压担子?

        

可就因为他不是警校毕业生,在你们市局干的时间也不长,所以他在部队取得的成绩都不算成绩,甚至连他在边防的警龄都不算警龄,考虑谁也不会考虑他。

        

干工作不能这样,凡事要一碗水端平,不然手下人会寒心的。虽然韩昕不在乎这些,可作为领导你不能不为部下考虑。”

        

肖云波很清楚关书记说的不只是韩昕,而是整个军转干部群体,连忙道:“关书记,我只是个支队长,而且是排名比较靠后的支队长,这些事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何况我和老恽考虑到了,正在想办法做工作。”

        

“我只是有感而发,没埋怨你的意思。至于小韩这件事,你也别埋怨我,因为把他从你那儿调到留置支队,是主持第六审调室工作的副主任马明远提出来的,我只是顺水推舟。”

        

“这么说没得商量了?”

        

“你们市局政治部的任命都下来了,怎么商量?”

        

关书记反问了一句,又和声细语地笑道:“不过你放心,最多让他在留置支队干三年。期间要是遇到重大毒品案件,确实需要他参与侦办,你还可以把他抽调进专案组。”

        

事已至此,看来没挽回的余地,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肖云波暗叹口气,苦笑着问:“三年之后呢?”

        

“当然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事实上是他自己想回你那儿,到时候你如果不想要,我敢肯定有的是单位想要,大不了正式调到我们纪委。”

        

“我连放都不想放,怎么可能不想要。”

        

“想要就好,先这么过渡一下,省得你和恽伟霆去求爷爷告奶奶。”

        

“明白了,谢谢关书记。”

        

“我就说你要感谢我,这顿饭先欠着,等哪天有时间记得补上。”

        

“关书记,我怎么欠你的饭了,这不应该让韩昕请吗?你对他那么关心,堪称用心良苦。”

        

“吃他的是带头搞不正之风,吃你的就不是了。何况这事,本来就应该是你这个支队长应该办的!”

        

“你是纪委领导,你接受我的请吃一样是搞不正之风。”

        

“那就算了,我没对不起你,你一样不欠我的。”

        

肖云波放下手机,苦笑着摇摇头,心想领导就是领导,怎么说都行,明明过河拆桥挖了我的墙角,居然变成了两不相欠……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