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紧窄白嫩的/桃源小仙农

      

信心大振的万年尸熊想也不想,当即就招呼手下二妖飞遁而去,生怕洛虹用别的什么方法破了太妙神禁。

        

相比之下,易洗天和碧月禅师二人就对太妙神禁有信心得多,毕竟是上古赫赫有名的禁法,就算洛虹能另辟蹊径,那也不是短时间能够破除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二人的需求不同,不然此时也不会这般镇定。

        

“易兄,禅师,我兄妹二人就陪同至此了,好不容易入得此宝地,我兄妹二人也要去寻寻自己的机缘!”

        

万年尸熊刚一离去,叶崇就朝众人拱手道。

        

“叶兄此举无可厚非,叶家的那份天宝琉璃液就由易某代为收取,禅师可有异议?”

        

易洗天看向碧月禅师道。

        

“善哉,此事既已商定过,老衲自然不会食言。

        

只是叶施主二人还请小心,这水府中的禁制颇为厉害,切记量力而行。”

        

天宝琉璃液多服无用,碧月禅师自是不会出言反对。 

        

“事到如今,主殿那边想必也用不到贺某了。

        

既然如此,贺某也在此与诸位分别,去那偏殿碰碰运气。”

        

眼下进入水府的修士中足有三名后期大修和一头十级尸妖,远远超出了破除太妙神禁的最低需求。

        

贺姓老者自认已经失去了价值,果然放弃了蹚主殿这趟浑水的念头。

        

这一点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众人都能看得清,所以当下也无人开口阻拦。

        

而对于夏庭山和白眉和尚二人来说,他们虽也失去了破禁的价值,但由于二人分别与易洗天和碧月禅师的亲密关系,主殿内的好处他们还是有资格占据一份的。

        

几句话的工夫,花园内就只剩下了易洗天四人,随即他们不约而同地化作四道遁光,直朝主殿而去。

        

……

        

太平水府,一座巨大的楼宇之前,洛虹伸手按在身前的一面晶壁之上,手掌被灵气所包裹,缓缓用力前推。

        

突然,似乎是达到了某个临界点,洛虹的手掌竟一下挤进了晶墙中。

        

这看似坚硬无比的晶墙,这时竟似变成了一团胶质,让洛虹的手掌陷了进去。

        

不过随后并未出现洛虹势如破竹地击穿晶墙的事情,而是遇到了更大的阻碍。

        

洛虹只觉自己的手掌每向前推进一寸,反馈回来的力量就会增强数成,就像是在按压一根弹簧一般。

        

若只是如此的话,那还不算什么,但在洛虹的手掌向前推进了一尺后,原本安静的晶墙突然蓝芒大放起来。

        

接着就在洛虹凝重的目光中,墙内出现了无数道炙白色的纤细光丝。

        

这些光丝显然不受晶墙的阻碍,迅捷异常的就朝洛虹的手掌缠去。

        

见此情景,洛虹神念一动,便唤出了罗刹鬼手,将自己的手掌护住。

        

随即那些光丝就缠了上来,并在狂闪之下狠狠地一勒,洛虹顿觉有些吃痛。

        

虽然这些光丝并不能破开罗刹鬼手,但力道可是相当之大。

        

眼见,晶墙中越来越多的光丝浮现,洛虹赶忙收回了手掌。

        

“原来是太妙神禁,看来是没办法抢先进入主殿了。”

        

太妙神禁乃是上古十大神禁之一,虽然大名鼎鼎,但也正因如此被人研究出了破禁之法,就记录在那枚满是古阵的问天玉简之中。

        

不过,洛虹虽知如何破禁,可布置阵法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于是他索性就停了手。

        

刚将手掌收回,洛虹便听身后传来了“嘭嘭”的巨响,转身一看,便见万年尸熊三妖正在主殿前的广场中,与数只蛇人傀儡搏杀。

        

这些傀儡乃是主殿的防护机制之一,洛虹来此时也遭遇了一批,到现在被他打碎的蛇人傀儡残骸,还留在广场之中。

        

由于交过手,洛虹自是知道这些傀儡除了身躯坚硬些外,并无其他特殊之处。

        

所以,当三妖迅速突破广场,来到晶壁之前时,他并不感到如何惊讶。

        

“桀桀,姓洛的,看来你是一直耗在了这里。

        

早知如此,还不如先去一旁的偏殿瞧瞧,总比在这白白浪费时间要强啊!桀桀!”

        

万年尸熊十分乐意见到洛虹吃亏,刚追上来就阴阳怪气地道。

        

洛虹暗暗冷笑,一件灵宝的价值比所有偏殿加起来还大,他可不觉得自己吃了亏。

        

见洛虹没有回应,万年尸熊以为他是在生闷气,不由更加得意。

        

“副谷主,属下的鸣雷抢最善攻坚破禁,不若让属下一试?”

        

雷鸟妖修南埠望着太妙神禁所凝晶壁,跃跃欲试地道。

        

他的打算很简单,现在出力越多,到分好处时就能多分一份,所以甘愿冒险。

        

“蠢货!你莫非认为自己的本事比洛道友还强?!”

        

万年尸熊眼中绿火一条,怒声道。

        

“属下修为不济,自是比不过洛道友的,不过有巫兄相助,破除一道禁制,还是有相当大的把握的!”

        

南埠跟随熊师多年,自是知晓对方的性情,话一入耳他便知对方已经同意他出手,落一落洛姓修士的面子了。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易洗天四人也接踵而至,被广场中的傀儡阻了一阻后,来到了晶壁之前。

        

“呵呵,既然二位妖兄有信心破禁,那自然最好,洛某也能省些力气。”

        

亲身感受过此地太妙神禁强度的洛虹,自是不会出言阻止,对方成与不成他都不吃亏。

        

至于落面子,也是三妖的自以为是而已。

        

“哦?熊道友手下还有这等手段,那我等可就拭目以待了!”

        

易洗天巴不得能早些进入主殿,收取天宝琉璃液可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善哉,还请二位施主速速出手,我等定不会亏待此功的。”

        

碧月禅师也表态道。

        

“哈哈,如此最好!巫兄!”

        

南埠得了最想要的承诺,当即哈哈一笑,伸手便祭出一杆枪头怪异的雷枪。

        

“南弟尽管施为,为兄知道该怎么做。”

        

巫烈面色凝重地应承道,显然二人早有预谋。

        

或者说,万年尸熊会带他们进来,就是看中的他们在破禁方面的手段。

        

洛虹站在一旁,嘴角微勾,目光不经意地在巫烈的额头上扫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