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荡娇妻&做着跪爬h

        

“你还不够资格!”

        

苏昊大喝间,直接将其力天盾给投掷了出去,迎击向了光九的正面!“锵!”

        

光九持矛便是一斩,不过就在同一时刻,却见苏昊已是一步蹬地而起,双手紧握蓝魔刀柄,朝着光九的脑门正中立劈了下来!见此一幕,光九下意识地便抽过了手中那半截斩天矛杆,以之横档!“咔嚓!”

        

“噗……”下一秒,不仅斩天矛瞬间被蓝魔砍断,而且蓝魔刀尖上的那道晶蓝刀光,也是在这一刻,将其那光九的鼻子都给直接削开了花来!“啊……”险些就被斩中眉心的光九,无不吓得魂飞魄散!这一声惊呼、可不是因为鼻子上的疼痛,而是因为他很庆幸,自己的额头没被那小子手中的鬼刀给劈开!“再来!”

        

就在苏昊信心澎湃,挥起蓝魔准备给那光九再来一刀之际,却见光九竟然趁着这个空荡、转身便冲出了斗武台!因为那小子手中的那把刀,太过魔性、近乎无物不破!斩天矛都给他斩断了?

        

最关键的是,那小子身边的那面盾牌,还能自主地帮他抗住所有伤害?

        

这尼玛还怎么打?

        

照这样下去,他今天不死在这上面就奇了怪了!“我不服啊!”

        

直至逃出斗武台后,光九这才仰天怒啸了一声!“休得在此喧嚣,滚!”

        

然而,就在光九怒啸的这一瞬,却见许修缘大手一挥间,光九整个人都凭空消失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要知道,离开斗武台后,任何响动都有可能惊扰到其它洞府里的修士。 

        

许修缘肯定不会允许任何在此造次!“发生了什么?”

        

“奇怪了,一号洞府怎会不见了?”

        

“斗武台上的那小子修为并不高啊?

        

光九岂会输?”

        

“那小子的手里所持的法器,怎会有点眼熟呢?”

        

“………”光九虽然瞬间消失在了这里,但他的这一声怒吼,却是惊醒了不少周边洞府中的修士。

        

显然,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光九与苏昊的一战,能看到的也只是那站在台上,且一手持盾,一手拿刀的小修士。

        

不过却有眼尖的人,将目光转向了苏昊手中的两件法器……“哎、二号洞府也是你的了!”

        

许修缘也不知为何,此刻竟没忍住叹息了一声?

        

好似他都替那光九感到有点不甘心一样?

        

说白了,这小子就是依靠手里的法器赢来的果实,如果能依靠本身实力征服对手,估计他也不会这般叹息了。

        

但不得不叹的是,那法器也是他的,也属于他的实力,所以这就让人感到很郁闷。

        

“哈哈哈,多谢许老前辈了!”

        

苏昊抱拳一笑,随即便面向那二号洞府、掷出了箜云鼎。

        

“嗡隆!”

        

缭绕着金色雷光的大鼎,就如同跨越万古时空而来,鼎身旋转的刹那,好似能够将其一方小千世界都给装纳,瞬间便将那二号洞府给吞噬了进去。

        

“天呐,那小子竟然又把二号洞府给私吞了啊!”

        

“好玄妙的鼎!”

        

“我怎么感觉那鼎也很眼熟呢?”

        

“我也看着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看到过了……”“等等……那不会是古史中记载的箜云鼎吧?”

        

“怎么可能?

        

箜云鼎岂是那小子就配拥有的?”

        

“但的确很像啊!你看它通体沐浴金色雷电,鼎身犹如黄金铸就。

        

最关键的是,还能将那混元洞府都给吞噬下去,那不是传说中的箜云鼎,还能是啥?”

        

“………”在这一刻,不论是天上地下的修士,全都亲眼看到了这奇异光怪的一幕,心头莫不深感震撼。

        

而议论的最厉害的就是,此刻那吞噬了混元洞府的大鼎,那玩意太过离奇、也太扎人眼球了。

        

“小子,你在看什么?”

        

就在这时,只见那3号洞府门口所站立的一名青年男子,不禁冲着苏昊低吼了一声!因为苏昊一直都在盯着他那洞府端望,而且目光还时不时地再往他的身上打量……通过3号洞府外的法纹碑可以看到,那面若青年的男子名为、姜洋!来自丹域、活了四千多岁了。

        

修为处在世尊境二百五十八阶,体魄处在道君境,开凿着一口天品潜能洞天!相对2号洞府的光九而言,此人的实力明显高了一大截。

        

不过此刻他在苏昊的眼中,却已经成为了下一个目标!而那名叫姜洋的男子,显然也看出来了苏昊的不凡一面。

        

当然并非苏昊本身,而是他身上的那几件器物。

        

“许老,我还要挑战……”“打住吧!”

        

然而,还未等苏昊将话说出口,许修缘便直接摆了摆手。

        

旋即,只见他一派严肃地说道:“你若还想挑战后面的洞府,就必须将所有法器给放在外面,不允许带进斗武台内。”

        

“这……”闻言此话,苏昊心都凉了半截!很明显、这老家伙是在打压他啊?

        

他不禁懊恼道:“我说许老前辈,这貌似不符合规矩吧?

        

我怎么就不能带法器了?”

        

“规矩?”

        

许修缘淡淡一笑,“你要明白,我就是这里的规矩,而这里的规矩也是我来制定的,一切都有我来说了算。”

        

“你……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苏昊满心的不甘。

        

“我看你是欺负别人,而不是别人欺负你才对。”

        

许修缘摇头说道:“你这几件法器太特殊了,如果你非要利用法器挑战下一位洞主,那就选择别的,这几件反正是不允许了。”

        

其实许修缘很想点明这几件器物的名字,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说白了,在他看来,苏昊如果继续依靠这几件法器来争夺洞府的话,估计这八百座洞府,迟早都会被他给搬空……他的这种方式,完全就跟明抢无异!这也绝对会让众多修士感到不满,因为苏昊凭借的并不是自己的真本事,如此赢得的洞府,也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我还会回来的!”

        

苏昊磨了磨牙,实属无奈,因为他也没想到,许老头会突然改变规矩。

        

反驳已是无用的了,因为得罪了这个老头的话,他注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说不定一会这老家伙再次改变主意,将他这2号洞府给拿回去都不一定……倒也没做迟疑,当下他便运用了瞬移法纹,消失在了此地。

0

更多精彩

豢狼by上灵/bl纯肉小短文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狼妖把萧寒关进“粮仓”后,它就偷得浮生半日闲地躲进一个隐秘山洞,为了不被其他妖怪听到,它用棉花堵上耳朵,开始独自唱歌。    &n […]

高H肉厨房_bl高H文软受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沈浪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前行,索性询问起了镇元子和百草仙人:“两位,沈某该去何处寻找那位火神子道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