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桌上h/一女n男h拉文

        

进到屋里孟辉开灯,间彼岸正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个开了灯光的手机,在那儿笑得前仆后仰眼泪都下来了。

        

还不等孟辉上前,厕所里的欧阳洛出来了,他躲在孟辉背后怒骂:“你这个死变.态!你!你居然口味重到这种……呕!”

        

还没说完,又去厕所了。

        

孟辉没理欧阳洛直接走到彼岸床旁,看着彼岸这幅尊荣他或许已经想到这个不良少年是怎么让欧阳洛吃瘪的了。

        

如果在白天看到这样一幅丑陋的躯体,大多数人产生的会是同情;但晚上三更半夜、灯光昏暗,本来在这个时候人就对一些东西的恐惧性放大。

        

再加上一来欧阳洛毫无准备、二来这彼岸还专门用集中的光束照着;无疑就更加重了惊悚效果;再加上他的脸和身体的剧烈反差,不引起点观者的剧烈反应都不大可能。

        

“够了,别笑了!”孟辉看着彼岸那种莫名其妙状似疯魔的笑,不由的厌烦起来。

        

因为他听出了笑声里的含义,那根本不是什么整人过后的欢愉,而是一种十分激烈的自嘲和自厌。

        

彼岸听得孟辉呵斥停下来,他看向孟辉,眼角里还夹杂着笑出来的泪花,他像是被笑得缺氧一样喘了几口气,然后大声的道:“我就知道,我的这个鬼故事,每次都管用!哈哈哈哈哈哈!”

        

孟辉叹了口气上去给他披上衣服冷冷道:“给你的药你不用就别发神经……”

        

彼岸奇怪的看向孟辉反问:“我为什么要用啊?这样不是挺好吗?它们也是我的武器啊!” 

        

孟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去招惹彼岸,他知道彼岸有一些陈年的伤疤很敏感,稍有不慎就会激怒他,所以他只说了句:“不想把自己当人,就把自己当做我的一把刀!”

        

彼岸愣了下,但没有再卖乖耍泼皮,他嘴角一挑:“当然,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

        

孟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彼岸转移话题:“……这个欧阳洛有问题,你知道他有问题。”

        

孟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你很聪明。”

        

彼岸冷笑:“呵……我不瞎也不是傻子。从他到你这里后我就察觉出来了,他不对劲。只是我们的规矩——不闻不问,所以我才没有问你。”

        

“那你现在问了。”

        

“想让我做你的刀,你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来?”

        

孟辉本来想说:你呢?是不是也该说说实话?但想了想,要是自己这么说以彼岸的性格跟互怼也没多大分别。

        

对于一个黑暗而敏感的人来说,强逼他吐露自己的心声和实话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自己这边服一次软,事事都得退让半分,用所谓的“以心换心”才能收复这个难搞的家伙了!

        

孟辉看着门口已从厕所溜出并逃向远方的欧阳洛的背影,缓缓点头:“他跟你之前保护的,不是同一个人。”

        

彼岸大吃一惊,但一切又在情理之中:“欧阳家的是双胞胎?但是,情报部门……”

        

“你们的情报部门或许并不是消息不准确,而是你听到的信息都是他们有选择性的给予你的。再怎么说,你在我眼里有多不一样,在你们那里,你也只是个比同龄人优秀一点的‘普通人’。

        

普通人是不值得信任的,你在里面过了这么多年应该比我更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孟辉这话说的,一边悄无声息的使了个离间计,另一边又拉近了自己与彼岸间的距离;也算是真话里带着别有用心。

        

彼岸沉寂了会儿点头:“你说的对……”

        

孟辉轻轻道:“欧阳家的不是双胞胎,之前的那个也不是什么‘人’;他只是个克隆体。”

        

彼岸用一种吃惊加“你是不是在跟我开国际玩笑”的表情看着孟辉,但孟辉却很严肃;他确认了很久,然后不明所以的笑了一声。

        

“好吧……但是我怎么去相信你的话……”

        

孟辉慢条斯理回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共鸣’,这个团体专门搞一些神鬼莫测的东西……很多国家的灵异事件多少都能跟他挂钩。”

        

本来孟辉想要从这个切入点给彼岸讲起,但哪知彼岸却反问一句:“共鸣?那是什么……很有名吗?”

        

孟辉一下子语塞了,奇怪问:“嘶……你居然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彼岸想了想:“也不是没听过,只是每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都是巧合,没有人专门跟我说这方面的事……”他抬头看向孟辉:“你很了解它?”

        

“不了解,但我确定你们枯月不会陌生。据我所知,你们的任务有很多次都被这‘共鸣’打断过,但你们斗不过它,所以基本上都是不了了之。”

        

彼岸有些惊愕:“枯月也害怕的敌人……”

        

“敌人不敌人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在共鸣的手上吃过亏;难道你……真的一点这方面的消息也没听见过?”

        

彼岸幽幽的看向孟辉,让孟辉陡然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他不明白这个毛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但最终彼岸龇牙一笑:

        

“可能吧,我经历过一次,还没等我出手任务就被撤回了。那个任务级别不太高,但是难度好像也不大……可惜了,不然,多来几个这的我也不会去狩猎游戏里拼命……”

        

孟辉打住他:“什么任务?方便说来听听?”

        

彼岸酝酿了会儿然后边穿衣服边道:“可以啊,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明天晚上八点给我准备个蛋糕,六寸的。不然……我就不说。”

        

说完还很得意的对孟辉呲牙笑,孟辉摇头:“你就这么嗜甜如命?行,我现在就让人给你做。”

        

“我要的是明天晚上,现在做出来就不新鲜了。”

        

“一定要明晚?”

        

“嗯!”

        

孟辉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彼岸,不知道为什么吃个甜点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但他也没再多纠结,反正到时候是什么缘由大不了一看便知。

        

“好,明天晚上八点准时给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见孟辉妥协彼岸心情大好,将自己涉及到的任务给孟辉娓娓道来。其实这个任务他之前说给过林旭听,不够这次给孟辉说的时候又改动了一些内容。

        

比如将事情由他不感兴趣所以不接,变成了自己被委派然后上了前线;再比如画蛇添足的加重了任务诡秘性以及要是他能出马必定可以手到擒来这层意思。

        

但彼岸同时也懂得,凡是真假参半才能让人相信,所以他没有改变结尾,结尾依旧是——那个任务的所有东西基本上都是从资料里看来的,并不是他亲身经历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