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H女/欲妇放荡小说

林母过来时,苏有容都帮着把早餐端出来了。

        

苏有容还问她,洛娇呢,怎么没过来吃早饭?

        

林母笑了,有些心疼的说:“洛娇太累了,这会儿还没醒呢!”

        

苏有容内心还是很有感触。

        

不管怎么说,林洛娇是为了她在拼命工作,才累成这样的。

        

于是,苏有容端了些早餐,给林洛娇送过去。

        

还敲门叫醒了林洛娇。

        

林洛娇醒来一看时间,慌忙起床。

        

开门看到苏有容,表示了感谢,说今天喜信正式发布啊,可忙了,她差点误了大事。 

        

苏有容说再忙,也得吃了早饭再说吧?

        

林洛娇说没事的,忙过了就好了。

        

她匆匆的洗了个澡,换上衣物,真准备出门去公司了。

        

但苏有容在外面,冷着脸说:“林洛娇,不管怎么样你还算我的员工,命令你,吃点东西再走。宋三喜的厨艺,不香吗?”

        

林洛娇无奈的笑了,“好吧,谢谢有容,你是老大。”

        

她抓了两个素包子,还有一根油条,“我带上,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吃,可以了吧?”

        

苏有容脸上才有点点笑容,“嗯,这还差不多。去吧,辛苦你了,洛娇姐。”

        

“呵呵,没事的啊,机会难得。喜信发布,未来可期!”

        

林洛娇,又充满了精气神,出门而去。

        

苏有容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时候有种感觉是:钱,再多有什么用?

        

这世间,最可怕的东西,还是权!

        

在林洛娇面前,她都是权。

        

在她和宋三喜的婚姻上,别人是权。

        

受到威胁的时候,人家就说了,明天后天,省城有两个大佬会被·干·倒,可以关注新闻。

        

苏有容确实关注了新闻,就那两天,接连挨了两个大佬。

        

这真的把苏有容吓倒了。

        

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而宋三喜又得罪了什么人啊?

        

而他自己,都还不知道?

        

苏有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

        

只不过是服从,保全家庭罢了。

        

离吧,对大家都好,就这样。

        

早饭后,宋三喜让林母回那边吃药去,叮嘱她要按时吃药,心态要放好。

        

这边,碗筷什么的,他来洗就行了。

        

但苏有容,还是默默的帮着他收拾。

        

厨房里,就是洗涮的声音,没别的了。

        

气氛,有点沉闷。

        

宋三喜还好一点点,给苏有容讲了离了婚后,为了不伤及孩子,还是要保密一些。

        

苏有容默默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收拾完毕之后,两个人带上户口本、结婚证什么的,便去了民政局。

        

协议,就在民政局重新写了,按宋三喜的思路来,他主笔,写的很快。

        

一式,三份。

        

很快搞定。

        

两人各留一份,民政局留一份,一切规矩。

        

当离婚证办下来之后,两人出去了。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才拿到当天的《中海日报》,翻到了副刊上,正是关于宋三喜和苏有容放生青鱼王、宋三喜单人钓鳄的报道,还有照片。

        

当场,工作人员惊呆了。

        

这离婚的消息,看来是保不住密了。

        

两人并不知道,来到了停车场。

        

宋三喜有些郁闷的笑了,“有容,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沉重。以前,我以为做好补偿你的承诺,就够了。你要离婚还是续存婚姻,都尊重你。但这突然,法·律上的解除之后,有些难受。”

        

苏有容苦笑,“有什么沉重的,对大家都好。你可以去追求你的新生活,自由和幸福。想和谁在一起,都可以。”

        

宋三喜摇头苦笑,“你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