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玩物h_猛烈撞击灌满h

      

玄都回了兜率天,到了老师座前,便跪下来禀报道:“老师,师叔命我回来告诉您:他知道了……”

        

“哦!”圣人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哦了一声。

        

玄都再拜,将自己刚刚碰到陆压的事情说了出来。

        

老君圣人终于睁开眼睛,稽首叹道:“慈悲!慈悲!陆压道友,还是不改执念啊!”

        

什么执念?

        

妖族秩序!

        

周天星斗照耀之地,便为妖族威权所在,便是妖族秩序所在。

        

只是……

        

祖巫拔地而起。

        

把妖族砸了个稀巴烂!

        

连不周山都撞碎! 

        

两个秩序,同归于尽。

        

属于妖族与巫族的时代,彻底过去了。

        

随着人族兴起,天命转移。

        

妖族也好、巫族也罢,都只能从主角舞台退下。

        

将天地的眷顾,让给人族。

        

哪怕之后,有过回光返照。

        

但也只能是回光返照。

        

将死之人的挣扎罢了。

        

如今,更是死透了,凉透了,没救了。

        

但陆压也好,鲲鹏也罢。

        

却都不死心。

        

故而,圣人叹息。

        

叹其不智,怜其执着,却哀其命运。

        

定是年年压金线,却为他人做嫁衣。

        

便与玄都道:“你以后,遇到陆压,不要接话,直接走!”

        

“甚至连看都不要看!”

        

“为什么?”玄都不太明白,陆压有那么恐怖吗?

        

老君圣人低下头去。

        

“我恐,陆压会是下次大劫中的申公豹呀!”

        

玄都闻言吓了一跳。

        

这么说来,真的好恐怖!

        

也确实是好恐怖啊!

        

大劫之中,都有一个或者两个这样的人物。

        

自己活蹦乱跳。

        

但任何与他接触,结下因果的人,定然非死即伤。

        

昔年封神大劫,那一声:道友请留步。

        

多少金仙遗恨,多少大罗吐血?

        

………………

        

玉虚宫之外,昆仑仙山。

        

姬申正在例行打坐。

        

忽地,道观外传来一阵佛音。

        

笃笃笃……

        

木鱼声声,敲在人心。

        

姬武皱起眉头来:“为何会有西方教的僧人出现在昆仑?”

        

便好奇的走出道观。

        

便一个灰衣灰袍的僧人,端坐鸟巢之上,慈悲无限,智慧无穷。

        

更有许多火焰精灵,围绕着他。

        

姬武一见立刻知道,这是西方佛陀。

        

连忙上前行礼,问道:“大师为何出现在小子门口?”

        

“可是,小子有得罪您的地方?”

        

这僧人缓缓睁眼,看向姬武,然后摇了摇头:“因果孽障,因果孽障啊!”

        

姬武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发慌。

        

连忙问道:“大师,此是何意?”

        

僧人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昔年,我曾在人间,见有凡人伐木,树高十丈,树上有鸟筑巢……”

        

“大树砍倒之时,那鸟巢摔下,巢中鸟卵,尽数碎了一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姬武咽了咽口水。

        

自然知道,这位西方教的佛陀在说什么?

        

大树,就是鲁国。

        

他就是那鸟巢里的鸟蛋。

        

鲁国若亡,他也必亡!

        

顿时姬武便只觉气血涌动,神智惊慌,他想起了下界之前的奏报。

        

鲁国西南,河伯陨落。

        

近日,他又感应到了,鲁山山神陨落。

        

可不是大树正在被人砍伐?

        

“大师来此,可是有所教我?”姬武问道。

        

僧人只是抬眼,看了一眼他,便道:“蝼蚁尚且偷生……”

        

“何况是道友?”

        

“道友难道要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鲁国宗庙崩塌,神明陨落?”

        

一句句质问,就像一把把利刃,插到了心脏。

        

姬武叹了口气,道:“小子何尝不知大师之言?”

        

“奈何恩师有法旨……”

        

“不可擅自干涉下界……”

        

“且如今,人间因果暴走,劫数氤氲……”

        

“小子也是无可奈何!”

        

“是吗?”僧人笑了。

        

“溺水之人,尚且要拼命挣扎求活……”

        

“道友成道多年,难道就肯甘心就死?”

        

像姬武这样的诸侯飞升者。

        

与下界秩序之间的关系,最为紧密。

        

自然,因果也是最为直接的。

        

一旦因果发作,劫数降临。

        

像他这样的人,是首当其冲的!

        

劫数之下,也是第一批应劫者。

        

他们是大劫的开胃菜。

        

一旦劫数来临,因果纠缠,立刻就要被从上界拽入人间。

        

马上就要面临生死考验!

        

而且,十死无生!

        

秩序崩溃,所引发的因果浪潮,会直接淹死他。

        

但……

        

姬武没有办法。

        

非但他没有办法。

        

其他人也是一样。

        

区区地仙,那里敢下凡?

        

又如何敢干涉下界?

        

现在,还能苟延残喘,但下凡,就是必死无疑!

        

僧人笑了。

        

“一人之力穷,两人之力短……”

        

“三人、四人、五人……百人呢?”

        

“昔年周公分封天下,命诸姬镇守四方,教化人族,传播礼法……”

        

“君之先封于鲁,为东海诸姬之长……”

        

“以道友跟脚,足可联络其他各国飞升之人……”

        

“于南瞻部洲,东南之地,号召子孙,结成联盟……”

        

“进可稳定因果,再造秩序……退可保社稷平安……”

        

姬武听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对啊!

        

他乃鲁公,可以联络其他飞升公侯,托梦下界子孙。

        

命他们联盟互助,同心协力。

        

如此一来……

        

岂不是威势大增,气势大涨?

        

虽说未必可以保全所有人,但在大劫中,活下一部分,还是有机会的!

        

姬武便拜道:“小子谢大师点拨之恩!”

        

此刻,在姬武眼中,这位不请自来的西方佛陀,对他有再造之恩,自然是心怀敬意,便问道:“敢问大师尊号,日后小子若能脱劫,定命子孙,祭祀、供奉大师……”

        

僧人笑了笑,道:“我岂在乎这些?”

        

“不过是昔年与你祖先伯禽,曾有缘分……”

        

“不忍见周公之后绝嗣,特来点醒于你!”

        

“望你小心谨慎,如履薄冰,能有脱劫之日,如此,贫僧也能对得起往昔与尔先祖伯禽之间的交情了!”

        

姬武一听,居然是自家祖先旧友,便没了疑问,先祖德厚,有着故友,特地在大劫之时来点醒自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即拜谢道:“大师慈悲,小子感怀!”

        

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的僧人与鸟巢,已经无影无踪。

        

“真乃大德高僧!”姬武感慨无比。

        

帮人不留名,事了拂衣去。

        

这不是大德,谁是大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