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灌满白浊H_晨勃顶弄h

        

“那一位,还没回来。”

        

视线越过了薄纱一样蒸腾而起的神气,落在了对面的天河里。

        

小龙女他们显然都正怔了一下,对看了一眼,都去看叶大人。

        

叶大人现在主管九重监,专司各种制度,压不住那些视线,只好继续问:“可是,水神之职,那是重中之重,空缺太久,恐怕……”

        

“这段时间,水神的职位也空缺了,水文又怎么样?”

        

叶大人低下头:“四海升平。”

        

水妃神代理了水神的位置之后,管理的井井有条,九州鼎动乱,四海本来应该有大灾,可水妃神指挥手下的水族,运筹帷幄,让四海的灾情,都被挡在了岸边,自己还亲自到了东海海岸,竭尽全力,把滔天骇浪给逼了回去。

        

哪怕是我敕封的代理水神,没有正神的能力,可她为了抵挡,甚至几乎耗尽了神骨,硬是把那场巨大的水灾给平息了下来。

        

既然她连这种千年不遇的大灾都能扛得住,再做一段时间的代理水神,并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

        

“我决定了。”

        

他们立刻拜下,互相看了一眼,没有继续往下说。

        

李千树,李北斗,水妃神,我看不见的地方,还有许多人,帮我护着三界。

        

敕神印的金光黯淡下来,一切,尘埃落定。

        

处理完了该处理的事情,我还是回到天河下牧龙。

        

下头的一些虺,鱼,得道过了天门,也还是会来到了天河里。

        

我站在那棵最大的树下,看着莲花和水里交相辉映的龙族。

        

微风一动,龙鳞的光泽在天河里闪现,恍恍惚惚,这几百年的岁月,跟一场梦一样,就这么做完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我依然在最高的位置身上,孤身一人。

        

只是,连谢长生和无祁都消失了。

        

我现在,已经不应该觉得冷了。

        

抬起头,看着九州鼎。

        

广泽平日里,依然站在九州鼎前面,不过,他不再跟之前一样,不肯跨越雷池一步,而是偶尔也会坐在我身边,跟我一起遥望天河。

        

终于,这个时候,他开了口:“神君,到底还是变了。”

        

这句话,我听到了遗憾。

        

真龙骨回到了额头上,已经是脱胎换骨。

        

只是,依然不能展露元身。

        

哪怕五爪金龙,也是化形,应龙真身,三界容不下——一出来,那就代表毁天灭地,再造三界。

        

所以,我在下面的时候,还没想起往昔之前,知道我身份的,没一个敢把我的真名字告诉我。

        

那个时候,一旦控制不住,爆发出了那种力量,谁也挽回不了。

        

难怪,小龙女都说,你可先不要想起你的名字——容易有大祸发生。

        

不过,现在应该是一切如常了。

        

“哪里变了?”

        

“神君受劫之后,有了人间气息。”

        

人间气息?

        

这话怎么说?

        

“以前的神君,战无不胜,身份高贵,坐拥整个三界,可是神君依然觉得,像是缺了点什么,对不对?”

        

我心里一动。

        

他平时在九州鼎附近,一句话也不肯说,没想到,看的这么清楚。

        

他说的没错。

        

就是因为,拥有了一切,可我依然觉得十分孤寂。

        

心里像是缺了点什么,可不知道,缺的到底是什么。

        

“是情。”广泽答道:“那个时候,神君没有情。”

        

我转过了头。

        

不错,虽然三界是我的,可我对三界一视同仁,少的,就是个情。

        

我知道贪嗔痴恨爱恶欲,可那个时候,我没有。

        

“现在,神君知道什么是情了。”广泽缓缓说道:“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我知道我缺的是什么了。

        

坏事,是我知道了之后,也无计可施。

        

不过,只有做过人,做过贵人和平凡人,才知道人间是个什么模样,才知道,人都在吃什么样的苦。

        

“我也觉得放龙哥哥变了。”

        

一道琉璃色的凤凰火闪过,丹凰的身影落在了我面前。

        

她一出来,是最华丽的。

        

“哪里?”

        

“放龙哥哥不笑了。”丹凰看上去有些遗憾:“放龙哥哥的笑好看。”

        

我冲她笑一笑:“丹凰,这一阵子不见你上天河,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可还好?”

        

“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意思,”她的手里,把玩着一把玻璃球,微微噘嘴:“放龙哥哥,再也不管我叫小龙女啦!”

        

“你是凤凰,叫什么龙女。”我的视线落在了她手上:“你还带着这个?”

        

那些玻璃球虽然流光溢彩,可在她一身琉璃色五彩神气面前,黯淡失色。

        

看上去,是做法拙劣的便宜货。

        

“这是放龙哥哥给我的,死也带着。”丹凰梗着脖子:“这名字是放龙哥哥给我取的,怎么能说不叫就不叫?”

        

我自然是记得的。

        

是景朝国君去摆渡门见凌尘仙长的时候,送给她的。

        

这些珠子,在摆渡门那死水一样的日子里,陪伴了她几百年。

        

可是,那也像是一场梦境,醒来之后,只剩下了惘然。

        

有些事情过去了之后,哪怕看上去一模一样,也再回不去了。

        

这叫什么来着——物是人非事事休?

        

我看向了九州鼎:“一切如常?”

        

广泽看了我一眼:“如常。”

        

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可我们都没说破。

        

丹凰也盯着九州鼎,有点出神,刚想说话,一个极美的笑声就响了起来:“我说到哪里也找不到你——你hi背着我,偷偷自己来找你的放龙哥哥了?”

        

阿满。

        

阿满回到了正神的位置上,容光焕发,神气飞扬,比以前更美了。

        

“你怎么也来了……”丹凰皱起了眉头:“我听说你的主庙闹了乱子,不去收拾后院,还有空上天河乱跑,当心你一动,手底下造反,把你神主牌摔下来。”

        

“你还说我——摆渡门着火了,听说是你放的,那些修仙的正要找上来告状,你还悠哉悠哉的。”

        

“我被关在那里几百年,出口恶气,怎么啦?再说了,放龙哥哥舍不得罚我。”丹凰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视线一错,看到了我身后,倒是意外:“今天是什么日子,青姐也来了?”

        

九尾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抄着手,斜倚在了树下。

        

“我老人家来,是得到了个好东西,不过一个人无趣,拿来跟你们分享分享。”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