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欢爱高H/室友求放过

——黄昏别馆附近的那间加油站、在接到他们的询问后,开始在自己的站点,和附近的便利店四处搜寻。

        

然后在一间旧仓库里,找到了被无良怪盗丢在里面的江夏。

        

安室透和一群警察乘车赶去。

        

到了地方,发现江夏正披着别人的外套,吃着便利店小姐姐友情提供的关东煮,旁边上了年纪的店长端着茶壶路过,友善地问他要不要来点热茶。

        

“……”

        

安室透沉默了一下。比起他这个绑架嫌疑人,江夏的小日子倒是过得非常自在……

        

不过,这还得多亏基德有一点良心——只扒走了外套,没把衣服全都薅走。不然这里店员,突然在仓库里看到没衣服穿的年轻男人,恐怕只会惊慌大喊,觉得店里进来了变态,哪会有现在这种优良的待遇……

        

安室透打了个呵欠,对比了一下双方的现状,隐约有了一点点怨念。

        

……

        

警方找江夏和加油站的人询问情况时。 

        

一名像是察觉到了这边的骚动,跑来看热闹的“工作人员”瞄了几眼、确认过情况后,低调溜走。

        

——这个“工作人员”,正是变装后的基德。

        

半个小时前,基德听说寺井黄之助没接到江夏,又联系不上雾天狗。于是变换声音、打电话去警局问了问情况。

        

发现雾天狗也没把江夏送给警察之后,基德额角带汗地陷入沉默,开始在“去深林找找有没有被挂在树上的储备粮名侦探”和“去附近的加油站看看情况”之中来回纠结。

        

然后果断选择了后者。

        

毕竟树林太大,他一时实在不知道该去哪找。

        

而且,妖怪兄应该还是挺讲信誉的,否则当时,雾天狗也不会把他凭本事抓到的侦探交给自己。

        

现在,加油站里。

        

事实证明,不管过程如何,基德总算是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他果然在加油站里见到了江夏。

        

所以……可能是雾天狗等寺井爷爷等得无聊,独自去别的地方逛了一圈。然后江夏途中醒来,发现自己晕倒在树林里,就努力跑到了加油站的仓库中。

        

之后因为暂时安全了、稍一放松,麻醉剂的药效再次上头,所以一直睡到了现在?

        

“……”感觉还挺合理的。

        

那姑且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至于具体的情况,等下次被抢的时候遇到雾天狗,大概就清楚了。

        

想到这,基德看了一眼被警察和热心市民围绕的江夏,又看了看周围全是警察的人渣老板,对这种局面煞是满意。

        

他深藏功与名地按了按帽檐,低调离开。

        

……

        

面对警察们关于“安室透是不是人贩子”的询问……

        

江夏当然没坑老板。

        

毕竟他只想尽早解决这件事,继续上路。

        

于是只说自己手机中途丢了,至于基德为什么觉得他被绑架,他也不清楚。

        

警方虽然依旧有些怀疑,但想起新闻中,江夏这几天的破案频率,和他接触警察的速度,觉得江夏如果想求救,简直有海量的机会。

        

再加上基德虽然信誉不错,但他毕竟是个身份神秘的大盗,有不少违法记录。

        

所以基德的话,似乎也不能尽信——说不定刚才基德偷偷往其他侦探身上塞“安室透有问题”的提示条,只是为了让侦探们将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安室透身上,以便于他及时逃脱。

        

又问了几句之后,只能先放两人离开。

        

……

        

等警察走了,没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了。

        

安室透才取出手机,光明正大地看了一眼。

        

就见手机里有一封未读邮件。

        

点开以后,从邮件地址来看,是朗姆——组织的二把手——发来的消息。

        

安室透对这一点并不意外。

        

之前,为了保持“波本”该有的行为,他已经对朗姆汇报了黄昏别馆里的消息。

        

安室透顺手点开了邮件。

        

本来以为只是“做得不错”之类的套话。

        

然而视线落在上面,他瞳孔忽然一缩。

        

和他想的完全不同,那里写着的竟然是。

        

——。

        

“……”

        

安室透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收件时间。

        

发现朗姆给他回信,就在他发送邮件的一分钟之后。朗姆和boss看邮件的频率还挺高的……不过,这显然不是当前的重点。

        

安室透看着邮件上的寥寥几个字,被过大的信息量冲击,沉默了一瞬间。

        

已经知道了……

        

意思就是,在他之前,竟然已经有人把黄昏别馆的消息通知给了那位先生?

        

宝藏之谜今天才刚解开,而看到黄金的人,也就那么寥寥几个……

        

安室透脑中闪过一个个侦探的脸,以及那个怎么看都很路人的女仆,还有“松田”,只觉得背上的寒毛都要立起来了。

        

……这种“组织干部就在我身边”的感觉,对正常的组织成员来说,只会有一种被抢了首功的不爽、以及被同事耍弄的暗恼。

        

但对波本这瓶假酒来说,却只有惊悚,和极深的忌惮。

        

而在这群人当中,要说谁最可疑……

        

脑中一张张闪过的面孔,最终定格,停在了“黑泽”身上。

        

安室透眼神略微一沉。

        

他虽然早就对“黑泽”有所怀疑,但那也只是基于“无法确认没问题的人、都先当做有问题来处理”的原则,礼貌性地怀疑一下。

        

没想到如今,事情竟然有可能成真。

        

一瞬间,安室透的心情,和那些“担心头顶的吊扇会掉下来、然后有一天发现吊扇真的在旋转中砸了下来”的倒霉蛋,微妙地同步了。

        

但片刻后,他又侥幸地想,这个晚上,他其实没怎么盯基德伪装成的“江夏”,反而一直在盯松田。

        

——黄昏别馆中并没有信号,而安室透记得,从来接侦探们的直升机到达有信号的地方,再一直到安室透给朗姆发出消息之前,松田都没用过手机,反而因为和其他侦探一起熬了通宵,一直在补觉……

        

是松田用某种手段,在装睡中避过他的眼睛、给那位先生发了消息?

        

还是说,把这些消息通知给boss的,其实另有其人,比如其他他没怎么盯过的侦探,甚至那些来救人的警察?

0

更多精彩

被龙上/阳台厨房h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陆葳用过饭后, 又在画社这边留了下来,和甘蜜聊了会儿,下午也打算在这边消磨时间。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