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小精壶/虐她狠狠折磨H

陆葳用过饭后, 又在画社这边留了下来,和甘蜜聊了会儿,下午也打算在这边消磨时间。

        

甘蜜原先准备带她逛一逛这周遭的环境, 去看看柑橘果林和浅水芦苇荡,甘鄞承就在这样的间隙发来了短信。

        

说是要亲自来接陆葳回去。

        

小姑娘看了后什么也不顾,当即抛开所有应了下来。

        

继而拉着陆葳的手, 浅笑着凑在她耳边说抓紧去过二人世界。

        

陆葳被甘蜜的一席话弄得面颊微红,“甘甘, 我怎么感觉你变了点。”

        

原先娇憨纯真的小姑娘都学会在这种事上打趣了。

        

迎向陆葳探过来的视线, 甘蜜指尖无意识地绕在发尾。

        

如果说是无师自通,好像有些站不住脚。

        

而被这么问, 她率先想起的,是宋慕之。

        

这世上确实没有无缘无故的改变。

        

论及那些夜间辗转而来的探索, 被他指尖攥住拧紧的炽感, 以及掌心贴上耸伏雪腻的灼。

        

无一不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 有关于此的程度界限在不断地被放大。

        

甘蜜在这方面, 堪称是不断升级打怪的摸索者,在宋慕之强势主导的带领下连连进阶。

        

比起只是这样的话语。

        

陆葳恐怕不知道她和宋慕之私底下那些超乎想象的缱-绻。

        

或许在别人看来, 得是那种格外露-骨的刺激?

        

其他人的相处她是不清楚, 可和宋慕之……

        

小姑娘脸蛋儿像是被热腾的水汽蒸腾,当即便涔起了桃面儿似的粉。

        

这样暗自沉浸在以往的情愫一直延续到甘鄞承的到来。

        

那会儿甘蜜还正扒拉着陆葳感慨,“二嫂,你是不知道, 光阴一去不复返,时间确实能改变一个人啊。”

        

随着肩上被轻拍的力道骤起, 甘鄞承温和的声线缓缓地递过来,“这都感慨上了啊?”

        

“你总算来了二哥!”甘蜜侧过身将陆葳往甘鄞承的方向推, “别管我别管我,你带二嫂赶紧走。”

        

甘鄞承被她推得没法儿,转眼叫了陆葳一声,示意她跟着他往外走。

        

临走前甘鄞承立在车边又叮嘱了番甘蜜注意点安全。

        

小姑娘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朝着陆葳抛了个眼色后,目送着甘鄞承修长的身影晃入车内,这才百无聊赖地掐了根芦苇往回慢慢地挪。

        

她捞起手机看,宋慕之那端居然还没有任何动静。

        

“………”

        

给他脸了还!

        

这么久都能不联系她!

        

想了又想,小姑娘干脆不再等了。

        

直接给他拨了个电话。

        

长而缓的嗡嗡声很快传来,去迟迟没有熟悉的嗓音进入。

        

小姑娘乖乖地听了会儿,转瞬拧起秀眉,拿下手机正视着屏幕的界面。

        

难道宋慕之最近是真的忙到连电话都接不了?

        

甘蜜目光在上方定住,刚想挂掉。

        

电话被接通。

        

“甘甘?”宋慕之熟悉的嗓音在耳畔炸开。

        

甘蜜听了用脚尖点了点草甸,“你还能想起来我啊……”

        

那头似乎是听出来她情绪不高,嗓调放缓,“怎么这么说,不开心?”

        

“你说呢。”小姑娘哼了声,“你前几天没找我,现在连电话都得我主动给你打。”

        

甘蜜嗓音轻飘飘的,仔细听来其实也没带多少不满。

        

反倒是软着调,缓缓地陈述着他的不是。

        

像极了挥舞着爪子刻意装凶的小狮子。

        

宋慕之就这么听着,单单倚靠在栏杆上。

        

方才在会议中的凛然被抚平棱角,他眉眼舒缓,“你前阵子说自己很忙。”

        

“想着给你预留空间才这样,刚好我最近手上也有不少事情要处理。”宋慕之不紧不慢地道来,“可要是说到这方面,我好像比你更有发言权。”

        

甘蜜瞪着杏仁眸,隔着屏幕都想去拧宋慕之的脸,“又变成你有理了是吧,我才不上你的当!”

        

她话甫一落下,电话那端却是不疾不徐地开了口,“那你呢,你宁愿联系徐助理都不来联系我?”

        

“………”

        

怎么又绕到了这件事上?

        

小姑娘挠挠手,“怎么又开始纠结这个了,不是说好了你不再忙这件事儿了吗。”

        

而且这样熟悉的语气……

        

每每因为林氏集锦不得不跟徐助理有交集来往的时候,宋慕之都是这般。

        

眼下她都不让他管了,只象征性地问了下相关准备自己去找,就能被提溜得这么紧。

        

可甘蜜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原本给他打电话就抱着点儿内心的渴望,现在听他这样不嫌烦地反复质问。

        

小姑娘的世界反倒是骤然便放了晴。

        

“我跟他说话都不超过三分钟。”

        

“那也有两分多钟。”宋慕之说。

        

“………”

        

甘蜜倏而有些没法反驳。

        

        

像是被宋慕之的厚脸皮惊到,甘蜜连忙挂了电话。

        

早知道就暗自忍耐一下了,不然怎么想都觉得是自投宋网。

        

可想归想,甘蜜趁着这样的好心情,三步作两步地往画社内里迈。

        

宋慕之的微信就在这个时候进入。

        

问她是不是在画社里。

        

甘蜜只当他是关心,哒哒地打字回复过去表示以确定后。

        

又给他发了个揍人欠扁的表情包。

        

这厢携着轻快的步伐迅速地解决了几天来的空档,而另一厢,收起手机的宋慕之目光定然,就这么落在手机屏幕上。

        

再次重返到会议室的时候,董事会一众人明显感觉到了宋慕之情绪的不同。

        

如若说先前的宋慕之是沉静而来的海平面,毗邻暴风雨袭来的前兆。

        

那么后来的宋慕之便是温和而来的春风,携着柔软的枝桠轻拂过面庞。

        

出去一趟就能变成这样。

        

所以……是接了谁的电话?

        

而不提这些,位于主座的男人长指搭在已然阖住的文件上,“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这次的会议提前结束。”

        

        

临近下午时分,甘蜜打着盹,稍微补了个眠。

        

再醒来的时候,小姑娘因为习惯了半趴着睡,浑身泛着点昏沉的酸。

        

她打了个哈欠,朝着设计师和工人叮嘱了点事宜,又亲自监督着刮好入门石碑的建造,迈着步伐缓缓地朝着柑橘林迈。

        

其他的不说,这片附带的果林放眼望去,满满都是丰收的喜悦。

        

黄澄澄的几乎盖过了矮树林的深深树色。

        

甘蜜之前就摘过点柑橘吃,为了保障口感,还换着树揪。

        

果子小巧玲珑,甜津津的,甚至于是在剥皮的时候就特别得容易爆汁儿。

        

小姑娘每每遭殃的时候,藕白的指尖都浸着果香。

        

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内心里打定好的主意。

        

等到画社收工了,她非得把这片薅光,做成果盘给周围熟识的人送去。

        

甘蜜这样想着,小手刚揪完个柑橘放在掌心,手机嗡声而响。

        

是宋慕之发来的消息。

        

猪蹄之没心肝:「今天一起吃晚饭?」

        

甘蜜低眉看着,腾不出双手,只好用空出来的单手慢吞吞地打字。

        

柑柑:「我刚给你打完电话你就来献殷勤!」

        

这回宋慕之回应得很快。

        

猪蹄之没心肝:「如果有的话,那只是碰巧。」

        

甘蜜目光凝在上面,笑着打字回去。

        

柑柑:「可是宋总,你的动机真的很让人怀疑。」

        

她的这句话发出去片刻,宋慕之的电话如期而至。

        

“既然都被怀疑了,我再力邀一下我的公主?”

        

他音质被模糊了层,透过电话传到耳畔时,透着被室外冬寒凝住的那般清越。

        

像是击打在玉石上的冽然,复又被盖上轻盈的薄雪。

        

甘蜜就立在柑橘果林的旁侧,听他这么说,漫鼻的柑橘味儿反复都被煨暖,透着股冬日不曾有的温度。

        

什么力邀什么公主的。

        

为了能一起吃顿晚饭,他就非得这样说……

        

可她也没说拒绝啊。

        

类似于恶作剧的念头骤然浮现脑海里,小姑娘掌心里晃动着滚滚的柑橘。

        

她故意地放话,“你这样说我也不一定答应,知道不,我现在正在弄我的画社,可忙了。”

        

“是吗。”宋慕之在那端问。

        

甘蜜很快应下,“嗯哼。”

        

“那你回头看看?”

        

什么回头看看……

        

宋慕之这是什么意思?

        

不带任何预期之内的设想和任何防备,小姑娘唰地回头。

        

视野里径自进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颀然身影。

        

在反复确认着宋慕之既存在于手机中又立于面前的两厢事实里。

        

甘蜜手心的柑橘成功地滑出掉落,就这么骨碌碌地滚到了宋慕之的面前,随后堪堪停下。

        

宋慕之还维持着持着手机的姿-势,未曾改变。

        

他像是透过电话传达自己的信号,又像是在近处萦绕着的空气里将某些事实撒落。

        

见小姑娘杏仁眸涔着淡淡的懵,他迎向甘蜜探过来的视线,“这就是你所说的忙?”

        

“………”

        

        

有什么能够比惊天抓包要来得惨烈的?

        

那定然得是被惊天抓包的同时,还在胡乱地吹水。

        

小姑娘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说法儿,“我现在也是在忙。”

        

之后还要摘橘子送给大家不是吗。

        

她觉得自己很占理儿。

        

但眼下最为关键的,并不是这些。

        

不等宋慕之回应,甘蜜千百疑惑泛上心头,“你不是说很忙吗,怎么还来这儿了啊。”

        

宋慕之长腿迈近,揽过还在懵圈的小姑娘,“因为刚好忙完了。”

        

“………”

        

好一番正当的理由。

        

甘蜜仍然没有从宋慕之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被拖了过去半抱在怀里都没挣扎,“就有那么恰好的事儿?”

        

宋慕之像是觉得好笑,“难不成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我是假的?”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画社的地址?!”

        

甘蜜总算揪住她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忽略掉的那个点。

        

家里人听她自己说知道也就算了。

        

可是唯独宋慕之不行……

        

事实上,她还想等画社竣工后好好地带着宋慕之参观一番来着。

        

眼下这样的半成品被迫展示而来……

        

小姑娘有些颓。

        

不过这样的震惊没能撼动宋慕之半分,他拢紧小姑娘的领口,携着鼻息凑近。

        

只在她的面颊处停住,音调压得沉缓,“有关你的事,我都知道。”

        

有关她的事……

        

甘蜜耳畔泛着细胞舒张又收缩的麻和酥。

        

小姑娘被他弄得身子下意识往后仰,随即又朝前抱住他,“你先别看,等我弄好了再……现在都还没完工呢。”

        

但随即,甘蜜的重点又落在宋慕之的那句话上面。

        

他都知道?

        

甘蜜倏而想起自己吐过的槽,画过的猪头图,以及手机上的备注。

        

倏而打了个寒战。

        

那宋慕之还真不是都知道呢……

        

见她又抱又掐又在喃喃自语的,宋慕之只当小姑娘在等自己的答复。

        

他拉着人半拥进怀里,“不看,我只是来接你。”

        

        

冬天的傍晚黑得快,下午晃然而过,迎来的便是深刻的夜。

        

时间有限,甘蜜带着宋慕之在柑橘果林和芦苇荡旁大致转了转,便被牵着带走。

        

他也确实没多看,只象征性地凝视了几眼。

        

继而直奔主题。

        

真的不愧是宋慕之,说是要一起吃晚饭,还真就别无旁骛。

        

枉了他一派清敛自持的如玉君子相,实足得具有欺骗性。

        

不过宋慕之所说的晚饭,却是没去任何地儿。

        

只带着她又回了鄞江城府。

        

到底是好久没见了,小姑娘被他这样的安排弄得倒是没觉半分不妥,只是在感触熨帖的同时,盘算着待会儿叫几份外卖。

        

在电梯里的时候,甘蜜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等下我们全点新店的外卖好不好?我知道哪几家最好吃。”

        

她说着还掰着指尖数,奈何迎来的是宋慕之幽然的视线。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只是任由她在讲。

        

从入户电梯迈出去的间隙,甘蜜还在缠着宋慕之,“好不好,好不好呀,你为什么都不回答我!”

        

话落她就被电梯外层层叠着的盒子给挡了下,被宋慕之迅即地捞了回来。

        

他个高腿长,一眼便觑见了门口堆积着的快递。

        

几乎占据了半边的过道,数量惊人。

        

宋慕之转眼看向她,“这都是你买的?”

        

甘蜜揉了揉自己刚被撞的鼻子,顺延着他所指的望过去。

        

瞧着那面山似的快递,她当即愣了下。

        

随即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姑娘细声喃喃,“我觉得家里太空阔了,就买了点东西。”

        

就是量可能有点超了?

        

一个不小心就……

        

“你不喜欢吗?”这样想着,小姑娘抬起眼睫,傻兮兮地问。

        

“没有不喜欢。”宋慕之眉眼聚敛着动然。

        

他伸手,拉着甘蜜迈出电梯后,俯身又在她的红唇上咬了下。

        

宋慕之的嗓音涔着无尽的缓沉,“今天晚饭也在家里。”

        

他刻意加重后面两个字的音调,在小姑娘不明所以的眸光里,缓缓补充道,“我做给你吃。”

        

        

心心念念的外卖泡了汤也没能左右甘蜜的心绪。

        

大抵是宋慕之给出的既有条件太过于诱人。

        

小姑娘用指尖轻点自己撅起的唇,宛若徜徉在无边的清酒里。

        

在醒着和醉酒中反复。

        

宋慕之进了房后帮她褪了外衫后,将所有的快递搬了进来,这才脱了大衣,缓缓地朝着厨房迈去。

        

甘蜜就这么撅着屁屁半坐在料理台的地毯上,盘起腿来,边拆快递边去看正在那边忙碌的宋慕之。

        

厨房半晕的亮在他的面容上镀了层模糊,稍微有些看不清。

        

可那样相融的暖,直带得在他发顶都映出起伏的流光。

        

他攥着喷-火抢,明晰指骨落在抢身上,单手撑在大理石的桌板上,低头烤肉。

        

暗自燃着的蓝焰更衬得他肌肤如玉。

        

宋慕之卷起衣袖,露出半截劲然的手臂。

        

那样泛起着青筋,和微突的虎口相衬,是突破枷锁,和禁欲相悖的存在。

        

这样无尽嚣张又刻骨的迷人,体现在他清绝的面容和一副衣架般的好身材上。

        

蕴藏的力量像是无穷,压制而来的强势是只有她才能体会到的另一面。

        

小姑娘看得久了,差点没被快递盒戳到。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儿,敛眸沉思。

        

甘家里的几个哥哥,包括甘父甘季庭,都疏于厨艺。

        

唯独她三哥还有些造就,可饶是算有经验的甘鄞转,也很久不曾下过厨房了。

        

都说做菜的男人最迷人。

        

她好像能参透这句话的意思。

        

不仅迷人,还很诱人。

        

        

“在想什么?”

        

宋慕之一句话将甘蜜拉回了现实世界。

        

他迈到洗水池旁不紧不慢地洗手,“快递慢慢拆,先过来吃饭。”

        

甘蜜应着连忙抛下手里的东西,“来了来了!”

        

比起快递,那当然还是宋慕之亲自给她做的饭更重要。

        

虽然知晓他会做饭,但目光触及到一桌的菜色时。

        

甘蜜还是小小地震撼了下。

        

宋慕之其实很少下厨,年少时期长辈偶有不在的时候,他才露过两手。

        

时隔至今,就连她也连连感慨着,怀念着那样的味道。

        

而这次全然迎合了小姑娘的口味,没有一道是她不爱吃的。

        

甘蜜来不及坐下,连忙夹了块儿闷烧肉,顾不得多烫就顺着筷子往嘴里放。

        

边瓮声瓮气地说着好吃,边跳着脚来缓解那阵子烫。

        

宋慕之见她这样,伸手将她摁坐在椅子上,“慢点。”

        

小姑娘这会儿已经缓过那阵了,嚼嚼嚼中很是给面子,“我这叫喜欢到热烈!”

        

甘蜜用事实证明了话出而来的由衷。

        

她这回算是刻意地放纵了自己,不管不顾,吃得肚皮撑撑。

        

饭后她倒是没往沙发上靠坐,只是径自崴到地毯旁的软塌处。

        

水母似的赖着。

        

一边困困地搭着眼皮,一边讨巧地去夸宋慕之。

        

“慕之哥,为什么你做的这么好吃?”

        

宋慕之沉眸睇了甘蜜一眼,随即在忙完后,悄无声息地来到一侧。

        

小姑娘半躺着望向身上的他,四目相对时,她倒瞅着看他,继而像是没忍住似的,吃吃地笑起来。

        

两弯清溪就这么汇聚成了明亮的弦月。

        

宋慕之长指撇开她散着的乌发,“怎么感觉你不是吃撑,反倒是喝醉了?”

        

小姑娘杏仁眸扑棱扑棱,“有嘛。”

        

“有。”宋慕之黑眸漆沉。

        

甘蜜以往吃得满足了,亦或者是做了什么心情好的事。

        

都会懒懒地待一会儿,放空发呆,偶尔还会放飞自我。

        

好比此刻。

        

她声音嗲得能滴水,半醉似的。

        

灵动之余的娇然恰到好处……

        

宋慕之唇落在她面颊上,从额前,鼻梁,一路咬至唇上。

        

甘蜜推他,“别咬我,我那么喜欢吃你的菜,你不能咬我。”

        

“为什么不能?”宋慕之眸子沉得能滴水,“你吃我的,我也吃你的。”

        

“………”

        

甘蜜有些半分清醒了。

        

她不再犯懒,拧着宋慕之的衣领往两边使劲地扯。

        

你来我往闹了会儿后,宋慕之也跟着她坐了下来,背靠在软塌边,“其实你今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开会。”

        

“………”

        

甘蜜彻底清醒了。

        

宋慕之侧眸看向她,“然后我听到了你给我设置的专属铃声。”

        

小姑娘哼哼唧唧,“还不是因为你老说我像猫……”

        

而且她觉得自己有够好的了。

        

从网上搜来特意下载,也只在他的手机上设置了她专属的来电铃声。

        

可该问的还是得问——“不过你当时正在开会,铃声有被人听到吗?”

        

宋慕之没应,只缓缓抛来一个眼神。

        

像是让她自己体会。

        

甘蜜还维持着先前的姿势,此时此刻干脆伸出手,再三强调那只是网上搜索而来的。

        

宋慕之反问,明晰指骨凑上去,刮刮她小巧的鼻子,“难道不是你放上去的?”

        

“我、我那是一时觉得好玩。”甘蜜受着他的亲-昵,小声反驳。

        

“可我看你玩得不亦乐乎。”

        

宋慕之说着,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不轻不重地搁置在软塌一侧。

        

随后划开录音软件,长指轻点。

        

甘蜜望着他的动作,眨巴眨巴眼,“你这是要录什么?”

        

“小猫叫的铃声。”宋慕之眉眼漆亮,倾身而来,捞过小姑娘的细腰便往软塌里压,“都被董事会的人听了全程,不换个真人版的,岂不是有点亏。”

0

更多精彩

被龙上/阳台厨房h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陆葳用过饭后, 又在画社这边留了下来,和甘蜜聊了会儿,下午也打算在这边消磨时间。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