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民的性开放/学长h系列

此次去江南,除了要打探李元吉的下落之外,最主要的也是要看看江南各地的真实情况。

        

他们这么多人,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再加上姓李,那很容易就被人猜到身份。

        

猜到身份,那他看到的,肯定都是早就准备好的表面文章了。

        

可改姓赵?

        

他李世民脑子抽抽了,才会上了赵辰这当。

        

“对个屁对,你小子满肚子坏水,想怂恿老子改姓赵,你做梦。”李世民骂道。

        

狠狠瞪了眼赵辰,驱着马继续往前走。

        

“先生,厉害!”李恪跟在皇帝身后,路过赵辰身边的时候,朝他竖起大拇指。

        

“赵大,牛啊牛啊。”程处默还是见赵辰如此唆使皇帝改姓的。 

        

这要是换做别人,谁敢开这样的口。

        

怕不是头盖骨都要给皇帝撕了。

        

“先生,敢怂恿皇帝陛下改姓的,您绝对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以后您就是学生唯一崇拜的偶像。”房遗直与赵辰拱手,面上满是敬服之色。

        

“别贫了,赶紧赶路,天黑不到下个驿站,你们就等着睡野地里吧。”赵辰笑骂道。

        

众人嘿嘿一笑,驱着马跟了上去。

        

……

        

“太子殿下,赵辰他们已经离开长安了。”杜荷脸上的伤痕还没有褪去。

        

上次被赵辰摁在地上,杜荷心里是不敢相信的。

        

他怎么会想到,赵辰那个病秧子,怎么会有那样的身手?

        

“总算是离开了。”李泰长舒了一口气,面上露出轻松之色。

        

他是早就期盼着皇帝和赵辰都赶紧离开长安。

        

皇帝离开,他作为太子,监国是必然的。

        

就算是皇帝安排了魏征等人辅助他,那李泰作为太子,也是有很多可以自己操作的空间。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慢慢的壮大自己的实力。

        

赵辰离开,李泰更是开心。

        

虽然作为太子,可皇帝对赵辰实在是太过偏爱。

        

很多时候李泰都觉着自己跟赵辰的身份是不是弄错了。

        

尽管不愿意承认,李泰是从心里害怕赵辰的。

        

赵辰留在长安,即便是没有任何动作,那也会让李泰缩手缩脚,不敢乱动。

        

现如今,两人都不在长安城。

        

这长安,还不是他李泰说了算?

        

“殿下,我们什么时候对赵辰手下的那些产业动手。”

        

“若是有足够的钱财,想必可以招募更多的人投靠殿下。”杜荷与李泰问道。

        

他们很早之前就打着赵辰手下那些产业的主意。

        

长安城里的那些产业,用日进斗金形容丝毫不为过。

        

李泰心里别提有多羡慕了。

        

可赵辰在长安,他是丝毫不敢乱动,甚至连这念头都不敢表露出来。

        

不过现在嘛……

        

“等确定赵辰到了江南地界,再慢慢的想办法动手,现在先按兵不动。”

        

“杜荷,你去把几位刑部、工部、吏部、礼部、户部几位尚书请来。”

        

“那兵部尚书……”杜荷迟疑道。

        

“李靖是赵辰的岳父,他会帮我们?”李泰瞥了眼杜荷,甚至觉着杜荷脑子坏掉了。

        

“是。”杜荷回过神来,点头道。

        

……

        

“公主殿下,赵辰已经出发去了江南,您怎么还留在这里?”

        

“您也是书院的学生,怎么没有跟着一起去江南?”

        

“如今李若霜在长安养胎,赵辰身边正是一个女人都没有的时候,这正是公主殿下的机会。”

        

长安城,倭国公主苏我青禾的宅院里。

        

倭国使臣面露焦急之色。

        

苏我青禾放弃倭国公主的身份留在长安城,不就是想学大唐的文化、技术?

        

而大唐最为风光的人,如今已经离开长安城。

        

如今正是苏我青禾上位的时候,她怎么还留在长安城没有动静?

        

“赵辰只对他夫人一人好,我跟过去,岂不是自讨没趣?”

        

“之前已经几次与赵辰表明心迹了,再跟上去,除了作践自己,让赵辰彻底恼了我,还有什么作用?”苏我青禾摇头。

        

她与赵辰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在书院里也只是偶尔见上一面。

        

如今再跟着过去,除了让赵辰厌烦,没有任何意义。

        

“公主殿下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我倭国上下可都在等着公主的好消息。”

        

“高句丽的高远景已经跟了过去,他与赵辰又见过几次,此次还不是悄悄的跟了上去。”

        

“公主殿下,跟过去才有机会,更何况你还是个女人,长着一副漂亮的脸蛋……”

        

“够了。”苏我青禾怒视眼前的倭国使者。

        

作为女人,她就要靠着这些去勾引,去达成自己的目的?

        

“公主殿下好好想想。”

        

倭国使者看了眼苏我青禾,便背着手离去。

        

苏我青禾望着使者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阴翳之色。

        

在大唐生活了这么久,她早就把自己当做大唐人。

        

也接受了大唐的文化。

        

苏我青禾很清楚赵辰的性格,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自己这般没脸没皮的跟过去,只会让赵辰更加厌恶自己。

        

苏我青禾没办法在赵辰面前表现的平静,因为她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来的。

        

以赵辰的手段,任凭她苏我青禾如何掩饰,都没有任何意义。

        

可她没有办法。

        

即便是没有希望,她也得去试试。

        

至少,得为倭国拿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不然,如何对得起倭国皇帝的信赖?

        

……

        

离了长安城,城外便可以看到冒出土里的草尖。

        

初春的风还是很刮脸的。

        

没多久,众人脸上便是红彤彤的一片。

        

临近中午,下马准备午饭。

        

吃的是备好的干粮,想要吃上热食,还得等晚上到地方开火。

        

“掌柜的,有什么规划?”赵辰喝了口水,有些凉。

        

老李头放下手里的干粮,与李恪招招手。

        

李恪拿来江南的地图,铺在两人面前。

        

江南很大,大到在地图上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县名。

        

山川河流虽然看起来简陋,但数数,也是让人头皮发麻。

        

不像长安城,一路平原。

        

“先去商州落脚修整一番,之后我们沿途东进,许州、陈州、颍州慢慢的走下去。”

        

“出巡嘛,总得多走几个地方。”老李头在地图上指着几个画好的点,与赵辰说道。

        

陈州、颍州是淮南道所辖。

        

李承乾就在颍州的庐江郡。

        

去颍州,怕不是老李头想去看看李承乾?

        

“随你,你吃的消就行。”赵辰无所谓道。

        

李承乾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儿子,老李头去看看他,也是合情合理。

0

更多精彩

趴下把腿张开h_调教性妾

2021年10月4日 小羽 0

     凌晨两点,正是丑时,干枯的大槐树下站着一个男人,男人带着帽子,身穿风衣,背靠这大槐树一动不动,夜色朦胧,没有一点声音,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