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高辣疯狂被强_被撑开众人蹂躏

      

“呼呼……血化的能力,免疫物理攻击么,真是麻烦。”

        

马斯坐在琳身边,不断喘着粗气:“但作为‘燃烧之子’,我不仅执掌现实火焰,更有灼烧灵体的火焰啊……”

        

“这次,还多亏了大祭司赐下的‘诡物’!”

        

马斯捡起那块黑色石头,脸上忽然变得有些害怕与恐惧。

        

诡物的使用,需要付出代价!

        

他施展了高阶‘逐闇者’的能力,需要付出的,是富含闇之灵性的血肉!

        

“幸好,这两个蠢货死了,他们的血肉,足以满足‘噬光之石’的要求!”

        

马斯自言自语着,看见石头上的纹路已经变成一张布满利齿的大嘴,立即搬动被利刃刺穿的教徒尸体,覆盖在石头上方。

        

嘎吱、嘎吱!

        

令人牙酸的咀嚼声响起,那一个教徒的尸体在肉眼可见地减少、消失……

        

“不够……” 

        

马斯立即退后,去搬运那具无头尸体。

        

不是不想叫守在后门的雷姆等人帮忙,但被看到这么对待手下,还是不好。

        

他搬运来两具尸体,望着‘噬光之石’将尸体上的血肉吞噬殆尽,变回了之前的样子,不由长出口气,准备上前回收这件诡异物品。

        

这时,他忽然打了个哈欠:“不对……空气中……怎么多了这么多粉末……蓝色、绿色、红色、黑色……”

        

马斯的念头变得越发模糊,又猛地一咬舌尖,下意识地想要启动诡异物品。

        

但来不及了。

        

虚空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些无形的丝线,缠绕住了他的脖颈,猛地绞杀。

        

噗!

        

马斯的无头尸体倒在地上,手中的石头滴溜溜滚出一段距离,却仍旧一动不动。

        

踏踏!

        

脚步声震动,奥莉薇走了过来,将‘噬光之石’拿起,又检查了一下琳的状态:“还好没事……”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属小瓶,倒了一些药剂进入琳嘴中。

        

“我……”

        

琳挣扎着醒了过来:“那个‘燃烧之子’呢?”

        

“他已经死了,守在后门的两个邪信徒也被我解决……巴纳德正在看着他们。其中一个叫做卡尔文的还挺配合,直接交代了马斯携带着一件诡异物品,我才来支援你。”

        

奥莉薇道。

        

琳看到了旁边的尸体,不由陷入沉默:“你想招揽【黑日】的信徒?”

        

“是的,吾主或许能唤醒他们的自由意志,只要不是中毒太深的话……”

        

奥莉薇又搜了搜马斯的身,从尸体上翻出几样灵性材料,以及一本黑色的典籍。

        

“《逐日者所说》?”

        

她缓缓念出了典籍的名字,略微翻了几页,然后就闭上眼睛:“这里面的一些神秘学知识很有用,学会之后可以献祭给吾主……嗯,阅读的同时要小心,它附带轻微的精神污染……”

        

琳却看向了马斯的尸体本身,咬着牙道:“我要将他体内的灵性,献祭给吾主!”

        

……

        

黑石庄园中。

        

亚伦将手放在燃烧的蜡烛之上,默默感受着温度的变化……一种温暖的感觉在手心蔓延,温热却并不灼热,也没有什么疼痛灼伤的感觉。

        

片刻之后,他将手掌抽回,仔细观察着如玉般的手掌,发现上面没有一丝伤痕。

        

“这就是闇之灵性的力量么?”

        

亚伦低声喃喃着:“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用,除了能让我在火灾之中顺利逃生之外……”

        

当成功阻击了燃烧之子团队之后,奥莉薇跟琳就回到了百货商场的分支基地中,并且将燃烧之子的灵性与那本闇之密传中的内容献祭给了他。

        

如果不是奥莉薇阻止,琳甚至还想将那一枚‘噬光之石’也献祭给亚伦。

        

不过亚伦当时就决定了,哪怕对方要献祭,他也不会接受。

        

毕竟,不论灵性还是知识,都是无形之物。

        

与有形之物相比,必然会产生一些不同,而这是他目前还未曾尝试的领域。

        

“也不知道所谓的‘诡物’、‘诡异物品’,能否冲破世界之阻隔……”

        

亚伦低声喃喃了一句。

        

所谓的‘诡物’,按照奥莉薇的说法,是灵性与现实物品的结合,往往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

        

而它们中大部分的来源,都是邪教团体与隐秘组织成功或者失败的祭祀活动。

        

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强者的死亡……

        

可以说,巧合性很大,目前难以制作。

        

更关键的是,十分危险!

        

哪怕仅仅只是携带,也会遭到持续而轻微的污染与侵蚀!

        

更不用说每次使用之后,‘诡物’都会带来极其强烈的负面效果,需要用各种手法抚平。

        

否则的话,必然反噬主人!

        

“不过,代价很大,能力也很大……那块‘噬光之石’,相当于半个‘逐闇者’了……黑日教团死了这么多人,又丢了一件重要物品,肯定会继续追查的吧?”

        

亚伦感到有些无奈。

        

作为救赎之光信仰的神祇,他不可能事必躬亲地指导两女如何抗争、如何隐藏。

        

而琳显然与黑日教团有着深刻的仇恨,听到仇人到来,立即就开始报复,还是以清理神的地盘这种名义,令亚伦有些无奈。

        

“哪怕加上奥莉薇,也不一定能拉住她啊……更不用说,琳得知了艾克死亡的消息……”

        

实际上,亚伦早就有所猜测,那个艾克下场不会太好。

        

不过这个消息,必然会对琳产生刺激。

        

“也只能让她以后再报仇了……现在的她,去了就是送啊……”

        

亚伦揉了揉眉心。

        

“男爵大人,学士艾尔伯特求见!”

        

这时,戴莉又走了进来,请示道。

        

“看来,又有一些事情……”

        

亚伦摆摆手,戴莉很快下去,没有多久,胖胖的艾尔伯特走了进来,躬身行礼:“男爵大人,关于伊曼骑士的事情,索托斯堡的渡鸦有了回复,伯爵认可了您的做法,并且向上绿森林的领主发布命令,让他们抓捕名单上的人……”

        

“这是应有之意,然后呢……”亚伦看着不想走的艾尔伯特,笑问道。

        

“还有一个未经确定的消息,伯爵有意让大人您成为夏亚的教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