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h/禁忌灌满闺乖女

        

医院那边有网红播不方便再去,黎照带小师弟去风景点痛痛快快地玩耍了一天,傍晚准备回酒店时接到黑帅哥电话说医院出了点事故,小姑娘不知道几时回酒店,他带着小师弟再次放飞自我,玩到晚上十点才回酒店休息。

        

小师弟疯了一天,回到酒店洗涮了就打坐休息了,黎照在客房看护着,等到乐小家主终于回来,他也没问医院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回了隔壁客房。

        

蓝帅哥兄弟几个,回到客房洗涮了也抓紧时间补眠。

        

小萝莉等人回到酒店即睡下了,戴同学也总由出租车送回了到家。

        

戴同学的学校7月11日结束期末考试,他因为跟着导师做课研,期末考试完还忙了两天,搭乘13号晚上的航班回国。

        

他也不是最晚放假的,在爱丁堡就读的关同学还没放假呢,郦天琛也是11号才考完期末试,因关、戴同学要晚几天,郦同学考完试先回家。

        

戴同学搭乘的是Y国当地时间13号近凌晨时分的夜航航班,于14号傍晚才抵达首都,再从首都转机淞海市。

        

因在首都机场等了几个小时,回到淞海市,从机场到回家的路上又给耗了二个多钟,以至凌晨二点多钟才终于回到自己家。

        

戴爸戴妈没去机场接机,在家等着儿子呢,等到儿子平安归家,熬了半宿的夫妻俩悬着的心才稳稳地落了地。

        

“阿钰,你七堂伯说晚上在第一医院看到了你大学同学小乐姑娘。”戴爸戴妈絮絮叨叨地问了一通儿子累不累饿不饿的家常话,说起正事。

        

戴良钰吃着母亲大人给做的西瓜冰,凉冰冰的冷饮口驱走了旅行的疲劳,正浑身舒爽着,听到大家长提及小萝莉,吃了一惊:“咦,小萝莉来了淞海市?爸,你确定七堂伯没认错人?”

        

“错不了,今天……”自家儿子怀疑自己听风就是雨,戴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将医院发生歹徒袭击医生和看病群众的事件说给儿子听。

        

医院发生袭击事件,已经上了本市新闻,电台也播报了,卫生医疗部门的领导们十分重视。

        

也因家族在某校当教导主任的堂哥去了医院,了解了不少情况,又打电话告诉了他们,戴爸戴妈才知晓第一医院发生的事,知道儿子的同学小乐姑娘在第一医院。

        

将事件大致说了一下,戴爸才与儿子商量:“阿钰,你在青大和国外没少受你同学关照,你同学来了淞海,我们不能不尽尽地主之谊,你找个时间联系一下你小乐姑娘,我们一起吃个饭。”

        

“行吧,我等天明后中午或傍晚再打电话,小萝莉她不喜欢交际的,千万别拉上一大堆亲朋友好友,就我们一家人找家酒店订个包间请她吃一顿可以了,或者请她到我们家来吃顿家常便饭。”

        

“懂懂,你以为我们会那么没分寸呀,你朋友来了,约你同学吃饭是你和你朋友的友谊,又不是搞人际关系,拉什么亲朋好友。”

        

戴妈翻个白眼:“好了好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有什么明天慢慢说,现在赶紧洗洗睡了啊,再不这么天天熬夜,我还不知要要添多少条鱼尾纹。”

        

戴同学:“……”果然是亲妈,对儿子的热度不超过五分钟!

        

戴妈为了不长皱纹,麻溜地收拾了一下桌面,愉悦地去补觉。

        

“老婆,你永远青春美丽,就算长条鱼尾纹也是美人鱼尾纹,只会让你更有魅力,不过熬夜对皮肤不好,咱们赶紧睡美容觉去。”戴爸也没管儿子,以行动证明什么叫妇唱夫随。

        

爹妈扔下自己就那么愉快地去补眠了,留下自己孤零零地呆客厅,戴同学突然觉得自己碗里的西瓜冰它不香了!

        

愣了愣,又继续吃,算了,作儿子的还能跟时不时就撒狗粮的父母计较?

        

又不是第一次吃狗粮,他是从小吃到大,不知吃了多少狗粮了,不怕撑。

        

戴同学自我开导了一番,吃完妈妈的爱心甜品,提着行李回了自己的房间,冲了个凉,也抓紧时间补觉。

        

凌晨二点多钟才回到酒店的乐同学,洗洗刷刷一番,待将头发晾干已经逼近三点,打坐了两个钟,五点仍然准时醒。

        

休息了两个钟,也恢复得差不多,乐同学半点没心软,将弟弟给弄醒,监督他晨修。

        

乐善有一天没见姐姐,被叫醒,也不管还没洗脸没刷牙,先扑过去,啃了姐姐几口,才心满意足地晨修。

        

因当天要换地图了,燕少和队友们也睡了个小懒觉,睡到六点才起床洗涮,将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把行李也全部打点整齐。

        

六点半,一行人去酒店餐厅吃早餐。

        

小萝莉不赶时间看诊做手术,帅哥们的早餐吃得十分的惬意悠闲。

        

吃了早点,喝了早茶,再去提上行李,退房。

        

客人在办理退房手续,酒店大堂侍者给叫来了两辆出租车,等客人办好手续,直接坐上出租车出发。

        

小萝莉一行人七点多钟出发,赶上了早上班的高峰期,交通异常的拥挤。

        

早晨的淞海市,每条公路都很繁忙,汽车排成了长龙,行人密集,处处车水马龙,整座城市沉寂了半宿后又恢复了活力,魅力四射。

        

出租车走走停停,爬行了一个多钟,才终于过五关斩六将的冲破重重拥挤,从主干道转入支干道,也抵达了目标点附近。

        

出租车又从支干道转入更支支干道,又兜了两圈,终于在九点过后抵达了预订的酒店。

        

小萝莉和帅哥们请出租车司机先在酒店门口暂等,他们先去办理了入住手续,将一些生活行李送至客房,再去最终目的地。

        

出租车载着重新出发的客人,又兜了两个弯儿,终于到了小萝莉淞海行工的第二站——淞海市儿童福利院,也即是孤儿院。

        

因孤儿两个字显得凄凉,全国的孤儿院皆更名“儿童福利院”。

        

淞海市共有两所孤儿院,分别是淞海市儿童福利院和淞海市残疾儿童福利院。

        

淞海市儿童福利院收养淞海市范围内的孤儿、弃婴和残疾儿童,也接收一些自费寄托在福利院接受康复培训的残障儿童。

        

淞海市残疾儿童福利院仅收、托淞海市范围内的残疾儿童,重点在于残疾儿童的康复培训、殊殊教育,弥补残障儿童的身心缺陷,培养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让他们残而不废,有生活自理能力、能自食其力。

        

前者规模大,正常情况下平均每年约有六百左右的儿童在院,后者规模较少,大约收托了二百左右的残障儿童。

        

如今的淞海市儿童福利院,前身是满清封建帝制末朝时代外国来华夏国传教会创建的育婴堂,建国之后成为国家收养孤儿和残疾儿童的社会福利机构。

        

原本的育婴堂原址场地有限,国家拔款拨地新建了院所,集儿童生活、教育、保健、康复、娱乐等现代化设旋于一体。

        

如今的儿童福利院环境极好,设施齐全,若是不看挂着的牌子,在较远的地方看,不明真相的人极可能以为是某位富豪的别墅院。

        

福利院负责接待访客或爱心人士的张女士和几位负责人在门口恭候已久,看到出租车靠近时眼神热切地望了过去,当看到墨镜青年推门下来,快速迎了上去。

        

后一辆出租车上的蓝帅哥最先下车,看到来迎接的穿着职业装套裙、留着短发的干练女士,快速走向了第一辆出租车。

        

黎照坐在对着院门的方向,他先下车,回身再抱出小师弟。

        

九点多钟,太阳的光非常耀眼,阳光也很热情。

        

蓝三准备给小萝莉当车童,看到付了车资走来的队长将手放在车门框上了,便没有去抢活干,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把太阳伞撑开,先给小乐善挡着太阳。

        

乐同学坐在靠左手侧一边,等黎先生和弟弟下了车,她拎着装必备的随身家当的背包从右手侧一边下车。

        

燕行也帮关上车门,走到了小萝莉的左手侧,占据了保护位置。

        

黎照抱着小师弟和蓝帅哥走在小师弟的姐姐后头。

        

黑九庄小满负责看管小萝莉的药箱,一个拎着一只箱子,落在黎先生后面。

        

燕少与兄弟们各各背了一只双肩带的装备包,唯有黎先生只背着一只单肩的男士背包。

        

小乐善么,他穿着绯色的书生袍,背着蓝色绣有一条小金龙的漂亮小背包,可可爱爱,软软萌萌。

        

在帅哥们聚齐进,福利院的接待人员也迎至,不用别人介绍,一瞅被帅哥们以保护姿状护着的小姑娘就知她是头儿,何况,小姑娘穿着半臂的袄裙汉服,头上古式发型,简直不能更好认。

        

张女士迎上前,整张脸弥满了笑容:“欢迎各位朋友来福利院参观!前几天听说乐小姑娘已至淞海第一医院,我们全院上下喜出望外,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小姑娘。

        

小姑娘千里奔波而来,是孩子们莫大的福气!我们院长和几位领导月初出国交流学习还没回来,不能亲自招待小姑娘和各位,深表歉意。

        

我是对外联络处的小张,谨代全院欢迎各位光临!有招待不周之处,请各位海涵一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