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的荡欲/翁公的粗大炮

        

1小时后会改成正常内容

        

如果1小时以后依旧能看到这段话

        

可以【长按目录,选“重新下载”】

        

该过程【不会重复收费】,个人中心可查消费记录,和正常订阅花费的点币完全一样。

        

正.版见【起.点】app

        

f.d加更进度

        

————

        

佐藤美和子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她震惊的发现,那个对警方异常冷漠的松田黑叶似乎脸红了,一副很快乐的模样,就差在周围飘散小桃心——虽然有口罩挡着脸,他看上去也没在笑,但警官的直觉告诉佐藤,松田他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目暮警部也满脸震惊,可能是觉得“苦大仇深的烈士家属”跟“恋爱脑青年”扯在一起很不搭调,一下没反应过来。

        

几秒后,两个警官对视一眼,终于默认了谁都会有春天这种说法。

        

佐藤美和子默默把笔捡起来,准备继续去问案情,顺便请那个打扮时髦但不爱理人的辣妹去做笔录,男朋友来了也得做,这不能跑。

        

不过才走近,就听到那个刚才把歹徒一个过肩摔抡到车上,车窗都砸裂了的女人一脸虚弱,捂着小腹,对松田黑叶说:

        

“我肚子好疼,可能是刚才被袭击的时候拉扯到了,还好之前约了产检,快点过去看看吧,顺便……顺便做你说的亲子鉴定……”

        

说到最后,她声音变小,很委屈的抬起头,看了松田一眼。

        

“!?”产检??亲子鉴定!??佐藤美和子咔吧一下捏断了手里的笔,世界观都快碎了。

        

她记得松田黑叶的资料上登记着未婚,所以现在这是未、未……未婚先孕?!

        

也就是说,松田不光有了女朋友,还把人弄怀孕了,还……还不结婚,要先拉着人家女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不对,从松田刚才摸到女生头以后开心的模样来看,他应该挺喜欢女方的,那……难道是接盘了?被绿了?

        

……这好像还不如未婚先孕。佐藤美和子想着想着,陷入沉思。

        

目暮警部也听傻了,他年纪虽然大,但在感情方面还是一个单纯的老男人。

        

直到松田默默看了一眼抓着他的女人,把人抱起来走了,目暮警部才回过神,半晌,从嘴里冒出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

        

高木抓着同样看呆的犯人,左看看右看看,好一阵才鼓起勇气,小声提醒:“警部,佐藤前辈,那个,笔录……”

        

“……算了,毕竟是个孕妇,而且还是受害人,万一扣下人家,孩子出了问题就不好了。”

        

目暮警部艰难的回过神,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车:“车还在这,人肯定也还得回来,到时候再问她吧,先去联系之前的三个受害人。”

        

……

        

白石感觉自己能抱着贝尔摩德,几千米冲刺回咖啡厅。

        

不过出了警方视野,贝尔摩德就自己跳下来了,表面上的理由是这样走得更快,行动方便,但实际上是因为刚才总感觉背后发凉。

        

作为一个对组织的疯狂程度有所了解的人,贝尔摩德怀疑科伦身上装了什么奇怪的散热系统——每次靠近他都有类似的凉飕飕的感觉,肢体接触时尤甚。

        

她总担心吹久了会对自己有辐射,因为每次感觉到凉时,她都有一点危机感,贝尔摩德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小迷弟对她跳开的动作不是很满意,看过来的眼神有点幽怨,贝尔摩德视若无睹,本来嘛,哪有工具人要什么自己就给什么的道理,那样的话还能叫工具人么。

        

贝尔摩德出了停车场,就没打算再用这张脸回去取车,因为她这个身份没法去做笔录。

        

她隔三差五就要变一变脸,不可能给每一张脸都配一套证件——这也是她易容出门的时候喜欢让搭档开车的原因,如果她自己来,万一被交警拦下,可能就得来个警局几日游。

        

反正车辆都有登记,如果警方不再管那辆车,她就过几天易容成新出医生来把车开走。

        

如果警方要管,他们应该能顺着车牌号,查到车主是新出智明,从而联系到她,到时候“新出医生”可以说车被偷了,过来把车开走,新出医生证件是全的,并不用担心笔录的问题……

        

贝尔摩德原本想打车回家,但还没等约到车,她忽然看到公交站台旁边有一个眼熟的小男孩。

        

小学生左边站着一个体型肥硕的秃顶老头,右边站着另一个小朋友,不过右边那个的小朋友被公交站的广告牌挡住了,只能看到一双腿。

        

贝尔摩德视线停在柯南身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点慈祥的微笑。

        

笑完才意识到旁边还站着一个组织成员。

        

她略微一顿,重新整理了一下表情,正想转头跟科伦客套两句,让他先走。

        

没想到科伦先一步开口:“既然没抓到叛徒,那我先回去了。”

        

贝尔摩德微一挑眉,心想这小迷弟还挺懂事,很快笑着说:“好,今天多谢你了。”

        

她计划着等科伦走了以后,也坐公交车回新出家,顺便近距离接触一下她家不是亲儿盛似亲儿的小朋友。

        

谁知科伦跟她打完招呼以后,路过她径直走向公交站台。

        

正好一辆车徐徐进站,科伦跟在人群后面,排着队就上去了。

        

“……”

        

贝尔摩德盯着科伦上车的背影,又透过窗户,看了看已经在某一排坐下的柯南,脸色数变。

        

最终她还是深吸一口气,跟上了车。

        

……

        

白石远远看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就听到了任务的提示音。

        

拉开光屏一看,任务是拯救可能被炸飞的一车人。

        

……这么看来,贝尔摩德的事件体质也没比柯南差多少。

        

这起事件在原世界线里还挺有名的,白石印象也很深。

        

他记得起因是一个小型抢劫团伙的头目被抓了——这伙人刚抢完一家珠宝店,藏珠宝的地方只有首领知道,余孽们于是劫持了一辆公交车,以全车人为人质,要求警方释放他们的头目。

        

歹徒们还是有一点智商的,计划也比较周全——两个男歹徒出面劫持公交车,一个女歹徒扮演普通人,假装成乘客,接应他们。

        

等警方答应释放头目以后,歹徒们会让车开进隧道。

        

在隧道里,他们会将自己穿的滑雪服换给两个男乘客,让无辜乘客假装成歹徒,他们俩个歹徒则穿上乘客的衣服,装成被释放的乘客,“挟持”着另一个女同伙,借机离开公交车。

0

更多精彩

快穿女主浪荡h_贵妃紧窄H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金兵大营还有不少物资,除了粮草、兵甲,还有数千匹战马,两千女真士兵还没有组织起来,也没有战马,被陈庆率领的五百骑兵杀得鬼哭狼嚎,四散奔逃,他们点燃了金兵的草料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