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房娇妻呻吟_辣换乱文h

     

随着掌声渐落。

        

刘哲笑呵呵的说了句:“主要是心疼你们花钱!”

        

“这是对的!”

        

秦默点点头,“不过说到钱这事儿啊!谁都比不过刘哲老师,啧啧,真的!”

        

看秦默那撇嘴嫌弃的样子,观众就忍不住笑。

        

“我怎么了?”

        

刘哲一脸稀里糊涂。

        

“刘哲老师!”

        

秦默拍了拍刘哲的胸膛,着重介绍,“财迷!”

        

“我呀?”

        

“对呀!去年年会,刘哲老师就因为钱的事儿,差点儿被人格我抓起来,所以说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认钱不认人!” 

        

“哈哈哈!”

        

观众捧腹大笑,光是这一点,就感觉什么都不好了!

        

“您先等会儿吧!”

        

刘哲赶紧拦住了秦默,“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儿,你还是别胡说八道了?”

        

“我这怎么是胡说八道呢?”

        

秦默振振有词,“观众朋友们,这可是有真实案例的,大伙儿想不想听听?”

        

“想!”

        

观众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起哄的机会。

        

秦默一本正经道:“各位,上过班的应该都有年终奖吧?”

        

“有!”

        

“没有!”

        

观众喊什么的都有。

        

但基本上喊“没有”的都是在瞎起哄。

        

秦默顺着说道:“这年终奖是公司为了奖励员工一年的辛苦劳动设立的奖项,我们社里面儿呢,每年封箱后的第二天,是年会举办的日子,在这一天公司会给我们发这个年终奖。”

        

“这是!”

        

刘哲点头附和道。

        

“你们不知道,这刘哲老师早在封箱还有半年的时候,就开始想着自己今年得发多少年终奖!”

        

秦默抓了把胸前的大褂,表现出揪心的模样,“好家伙,他一想到自己的年终奖,成宿成宿的睡不着,忧心忡忡,就生怕这钱不给他……”

        

“哪儿有?哪儿有?”

        

刘哲急吼吼的说,“我哪儿有心急半年啊?”

        

“哈哈!”

        

观众嗤笑,这重点是半年的事儿吗?

        

“我这是夸张了点儿,没有半年,也有三个月!”

        

秦默摇头笑道,“反正他对这个钱特别着急,天天着急上火,就心心念念自己那点儿年终奖,到底有多少钱,发不发这个钱!”

        

“呃……”

        

刘哲哼哼着,任由秦默造谣他。

        

“诸位也知道,这公司里发年终奖的不是别人,那就是郭老师!”

        

秦默指了指后台,又指向了刘哲,“刘哲老师呢!也不是外人,是郭老师的师弟,他们师兄弟的关系,还挺不错的,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怎么了这是?”

        

刘哲一听,眉头紧蹙,“怎么就在夜黑风高的夜晚呢?我这是干什么亏心事儿呢?”

        

“也不是!”

        

秦默嘿嘿一笑,“这不是怕别人说闲话嘛!你不好意思白天去,就选在了晚上,然后凌晨两点打了个电话过去,给郭老师……”

        

“我有病是不是?”

        

刘哲再次拦下了秦默,“凌晨两点?给郭老师打电话?我怎么这么叨扰人呢?”

        

“那你不是白天不好意思吗?”

        

“什么白天不好意思?我上门也就算了,打电话还选个晚上,我有病是不是?”

        

“反正就这意思!”

        

秦默打算含糊过去。

        

“等会儿,等会儿!什么就这意思?”

        

刘哲一指自己,“我真有病是吗?”

        

“不是,这就是描述你当时那个小心翼翼又急切的心情!”

        

秦默拍着他的心口安抚道,“你这人就是腼腆,电话打过去也不好意思直说,一直弯弯绕绕:哎,师哥,是我,小刘,那什么您挺好的?最近这睡眠质量应该不错吧?胃口也不错哈!晚饭吃的什么呀?啊?炸酱面是吗?怎么没喊我呢?我也好这口,炸酱面,嘿……”

        

“行了!”

        

刘哲一把推开了秦默,他这身板和力气,差点把秦默推飞出去。

        

“哈哈哈哈!”

        

观众刚才在秦默模仿刘哲那段儿,就一直捂着肚子嗤嗤的笑,此刻也算是爆发了,哄然的笑声仿佛要掀翻屋顶。

        

但在这样的气氛下,刘哲一脸抑郁:“我还真有病是吧?半夜打电话?问人睡眠质量?还聊什么炸酱面?我要这样,郭老师听不了三句就挂我电话了!”

        

“你还别说!”

        

秦默摆摆手,一本正经道,“我干爹那人,特别的有涵养,有素质,讲规矩懂礼貌,打电话这事儿只要对方话没说完,他绝对不会挂电话,就刘哲这通电话,足足打了三个钟头!”

        

“噗!”

        

“吁……”

        

“哄~”

        

爆笑声如雷一般。

        

刘哲自己也气笑了:“我也太损了吧?”

        

秦默这段儿算是变相的捧了老郭,损了刘哲。

        

“仨钟头到点,郭老师总算是忍不住了,刚张口准备说话,刘哲突然来一句:师哥,您等会儿,我喝口水……”

        

“哈哈哈哈!”

        

听着观众的笑声,秦默也忍不住泛起了笑意:“那边儿咕咚咕咚传来喝水的声音,郭老师终于说出接到这通电话后的第一句话: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啊?”

        

刘哲自己也傻眼了:“嚯!敢情我这半天,正事儿是一句没说啊?”

        

“那可不!”

        

秦默一摊手,“郭老师问完这话,刘哲期期艾艾,不好意思的憨笑道:咳咳,那什么,师哥,我就想问问,我这年终奖能发多少钱啊?”

        

“好嘛!”

        

刘哲吐槽道,“我就问这一句话,耗了仨钟头?”

        

“那边儿郭老师被气哭了!”

        

秦默表情难受道,“他还以为你是要跟他借几个亿呢!弯弯绕绕这么半天,这大半夜的,他招谁惹谁了?被这么个孙子逮住磨叽了仨钟头?”

        

“哈哈哈哈~”

        

“我也是磨份!”刘哲讪讪道。

        

“郭老师这一气之下,对着电话吼道——”

        

秦默憋了一口气,声音分贝突然提高,气沉丹田一吼,“知道《新华字典》吗?自己想去!——说完,啪!电话挂了!”

        

“挂了?”

        

刘哲挠挠头,“这也没说清楚啊?怎么个就《新华字典》了?”

        

“想不通?”

        

秦默抬眼看着他,“再想想,好好想想!”

        

“哦……”

        

刘哲挠着下巴,琢磨一番之后,忽然一拍手道,“啊!我明白了!”

        

只见他小眼睛努力瞪大,眼眸发亮,声音颤抖道:“不会是跟《新华字典》一样厚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