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H_大乳欲妇三级

        

“……”

        

听到这个年轻人的拒绝,陈天河忍不住愣了一下,完全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反应竟然是这样。

        

拒绝他邀请的年轻人,现在可不多见了。

        

不过,陈天河毕竟是经历过大风雨的人,表面不动声色,很是自然并且略带一分诧异地说道:“没想到小兄弟还是个顾家的人,行,我下次等你请喝茶。”

        

而一旁的私教包佳慧听了,心里却是感到无比可惜。

        

这么有气质的大帅哥认识阿狸的陈总,想必是个不小的老板,可惜已经名草有主。

        

看来,以后她陪练的时候,说话要注意一点,原先那点小心思得收起来,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好,今天第一次接触,她基本上没有说多余的话。

        

“陈总,回见。”

        

没有多说什么,许仁山倒是很干脆地和对方告别。

        

别人千亿身家又如何,他以后不需要什么草呗、借呗,茶饮店的发展也无需对方助力,没必要刻意讨好对方。 

        

“回见。”

        

看着那个不似作伪的年轻人,陈天河有些晒然地笑了笑,回去继续做了几组运动,缓解一下尴尬的心情。

        

当年奋不顾身地创业,如今小有身家之后,陈天河反倒多了几分多愁善感。

        

和平时一样将美女老婆送到公司之后,暂时没事的许仁山悠闲地坐在星巴克里喝着咖啡,眼神落在外边偶尔路过的年轻靓丽妹子身上,思考着人生的哲理。

        

对美的事物的欣赏,有利于男人的身心健康。

        

“滋滋,滋滋……”

        

眼睛远望累了,许仁山拿出手机看了下微微信息,直接忽略了长腿女同学几十条信息,点开了显示99+条信息的大学班级微微群。

        

随意地往上划了几下,许仁山的眼神停留在几张照片上面,双眼微眯,里面散发着异样的光芒,有一种一跃而起的冲动。

        

钱坤:“昨天小赚一笔,刚预订了一辆A7,大家觉得什么颜色跟我比较配?”

        

沈亚:“钱二代的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啊!!!”

        

江俊:“老钱,你投资期货真这么赚钱?”

        

钱坤:“从去年开始,白银期货一直涨,就像捡钱一样。我们家刚开始投资了1000万,现在差不多了6000万了,一天赚一辆A7没问题。”

        

李薇:“钱老板,我现在投资点钱,还行吗?”

        

钱坤:“我们国内现在还没有白银期货,走的是专用通道买的伦敦期货,资金少了不好操作。”

        

白杰杨:“老钱,悠着点,白银期货都涨了一年多了,适可而止,及时止盈。”

        

钱坤:“老白,强者恒强,现在还有比白银更好的赛道吗?我老爸说赚够1个亿就收手。”

        

“……”

        

看着当年同寝室的同学发出一个亿小目标之后,许仁山看到一堆潜水的同学被炸了出来,而他的脑海里也是波涛汹涌。

        

他知道,该如何让美女老婆的15亿美元短期内翻倍,若是操作得当,赚个几倍也没有任何问题。

        

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许仁山回忆起了今年大学班级群里最火爆的一件事,钱二代破产,一度要走到天台上了结余生的地步。

        

一切的缘由,正是这让人疯狂了一年多的白银期货。

        

从2010年年初开始,国际白银期货开始发力,保持着持续上扬的趋势,在一年多的时间上涨了将近150%,交易量更是直线攀升,大有追赶伦敦金的架势。

        

但自古盛极必衰,即便是白银期货也不例外。

        

五月初的第一周里,风云变幻,国际白银期货直线下降,天量空单砸下,多方毫无还手之力,短短几天里就降了一半多,破产败家者数不胜数。

        

许仁山大学同学钱坤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起初白银下跌,不甘心的钱坤老爸舍不得及时割肉止盈,最后自然越亏越补,越补越亏。

        

从盈利5000多万到负债上亿,只用了短短几天,钱坤家里变卖了所有的厂房、别墅、豪车都无法弥补那个巨大的窟窿。

        

富二代到负二代的落差,让钱坤有些无法接受,还是胡成辗偶然中得知,在天台把对方拉了回来。

        

之后,钱坤远走西北,十年后才回到江省。

        

那时候的钱坤身价千万,开着低调的奥迪A4,却已然满头银发,根本不像三十余岁的青年。

        

也正是那次十年同学聚会,许仁山从喝醉的钱坤嘴里听到了这段时间的波云诡谲,心里更是不敢碰股票期货,最多买买某宝里面的基金。

        

许仁山:“@钱坤,老白说得对,老钱你还是及时止盈吧,盛极必衰啊。”

        

发出这句话的时候,许仁山心里有些感慨,却知道不会有什么作用。

        

换做任何一个人,在一天赚一辆五六十万豪车、账面财富不断攀升的疯狂投资里,能抽得了身吗?

        

没有真正地遇到亏损,根本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可正如大A里的小散户一般,享受过盈利的喜悦,只会以为那个跌幅是短期调整,越跌越补,最后直到没钱再补。

        

别看钱坤家里现在有价值6000万的白银期货,但是在每天上千亿的期货交易市场里,和普通小散没有什么区别。

        

不,区别还是有的,大A股市只要不加融资融券,还会有点老本留着,而期货市场基本上亏到爆仓。

        

钱坤:“哟,老许,难得看见你发言啊。怎么,你也会玩期货?”

        

许仁山:“……”

        

看着钱坤有些阴阳怪气的话,许仁山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情商堪忧,并没有放在心上。

        

大学时期,自认小有身家的钱坤也是追求过李彦妃,最后铩羽而归。

        

不过,这点小事也没有影响大家同寝室之间的情谊,之后还是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李彦妃:“钱坤,你这叫什么话,许木头也是为了你好,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正在上班咸鱼的李彦妃看到许木头在微微群里发言,还被人怼了,立马就跳了出来,愤愤不平地说道。

        

汪立缇:“是啊,钱坤,许大官人这也是为你好。”

        

女同学1号:“就是就是,钱坤,许大官人是为了你好。”

        

女同学2号:“就是就是,钱坤,许大官人是为了你好。”

        

女同学3号:“就是就是,钱坤,许大官人是为了你好。”

        

……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在群里享受着万千关注的钱二代赫然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

        

反转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让人措不及防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