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虐打小核花蒂@少年的占有欲

        

金兵大营还有不少物资,除了粮草、兵甲,还有数千匹战马,两千女真士兵还没有组织起来,也没有战马,被陈庆率领的五百骑兵杀得鬼哭狼嚎,四散奔逃,他们点燃了金兵的草料大营,火借风势,使金兵大营内变成一片火海。

        

陈庆没有久留,随即驱赶着数千匹战马向东面奔去,就在陈庆和手下刚走,万夫长濑木达便率五千大军赶到了大营,大营内一片混乱,濑木达听说宋军主将带着战马向东撤离了,他毫不迟疑,立刻大喊道:“跟我追!”

        

他率领五千骑兵沿着小河向东疾奔追去…….

        

金兵已陆陆续续赶到了大营,完颜阿卢朴脸色极为难看,他已知道寂望坡只剩下一座空营,宋军跑掉了,连伤兵也全部带走,他死伤一万多人,连个屁都没有捞到,还是被陈庆跑掉了,让他怎么向四王子交代?

        

他将众将大骂一通,就在这时,东面隐隐传来轰隆隆爆炸声。

        

众将面面相觑,韩常急道:“恐怕是濑木达将军遇到麻烦了。”

        

“该死的陈庆,我非要亲手将他千刀万剐不可!”

        

完颜阿卢朴恨得咬牙切齿,对万夫长完颜陀道:“你率两千弟兄给我守住大营,余火灭了,粮食物资清点清楚,其余大军上马,跟我去接应濑木达将军。”

        

一万大军纷纷上马,跟随着主将完颜阿卢朴向东面席卷而去。

        

陈庆随即应变,用一百多桶混了毒钉的火药桶将濑木达的追兵炸死炸伤了一千余人,趁敌军一片混乱之时,他率骑兵又折道向南,奔到最南面,在树林内回头向西疾奔。

        

五百士兵都骑着双马,保证速度和战马体力,一路疾奔,奔出二十余里便和金兵一万主力擦肩而过,不多时又回到了寂望坡。 

        

寂望坡大营已经没有了敌军,冷冷清清,只剩下山坡上的一点点余火还在燃烧,连部署在山坡下的数十名游哨骑兵也被撤走了,颇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感觉。

        

尽管金兵军营似乎又有了机会,陈庆还是克制住了,他和士兵们没有停留,迅速离开了寂望坡,借助夜色的掩护向西疾奔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自始至终,金兵上下都以为陈庆率军撤回了大散关,甚至连完颜兀术也深信不疑。

        

……….

        

天快亮时,陈庆在西谷谷口追上了正在休息的主力,统领的归来,让所有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刘璀上前道:“启禀统领,我父亲想见见你。”

        

陈庆点点头,他先写一封鹰信,让信鹰送回大散关,这才来见刘子羽。

        

刘子羽躺在地上,十几名亲兵守他身旁,看得出他的气色很不好,昨晚亲兵骑马背着他,一路颠簸,伤口又有点严重了。

        

“刘都统感觉怎么样?”陈庆蹲下问道。

        

刘子羽竖起大拇指赞道:“昨晚统领的撤军很漂亮,骗过了数万金兵,全军平安撤退,我不得不服了。”

        

陈庆微微笑道:“其实也是侥幸,如果金兵在斜坡下方部署一支军队,恐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不是侥幸,是你把金兵杀得太多,导致他们兵力吃紧,才没有在山坡下部署军队,也算是天意吧!”

        

刘子羽轻轻感慨一声,又问道:“我听犬子说,统领准备去秦州?”

        

陈庆点点头,“我既然是秦州制置使,自然要夺取秦州!”

        

刘子羽沉吟片刻道:“其实夺取秦州可以缓一缓,我倒觉得统领可以利用金兵全力攻打大散关的机会,在金兵后方好好折腾一番,减轻大散关的压力,最后完颜兀术攻不下大散关不得不后撤,统领功不可没啊!”

        

刘子羽的建议给陈庆眼前打开了一扇窗户,使他眼睛一亮。

        

陈庆点点头笑道:“我会一定好好考虑都统的建议,当务之急,是要把都统和伤兵们送回仙人关。”

        

“多谢统领,这次我的性命就是统领救回来的,无以报答,剩下的军队统领都带走吧!”

        

……….

        

休息了一个时辰,军队又继续西进,次日中午抵达了仙人关,刘瓒听说父亲受伤,亲自带着马车到十里外迎接父亲,又和陈庆见了礼,带着军队前往仙人关休整。

        

仙人关城头上,刘瓒对兄弟刘璀道:“我这里也需要人,你为何不肯留下来帮我?”

        

刘璀笑道:“让我跟随陈统领是父亲的意思,我当然要听父亲的安排!”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父亲说尊重你的选择!”

        

刘璀苦笑一声道:“兄长何必让我为难?”

        

刘瓒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你为什么选择跟随他?”

        

“理由很多,说他睿智、勇猛、果决,说他赏罚分明,带兵有方,这些都不是真正原因,让我甘愿跟随他,其实只有一个原因,他撤退时没有丢弃一个伤兵,哪怕是一名卑贱的马夫受伤,他也没有丢下,他为了让伤兵们平安撤退,宁可自己率军涉险,这些虽然是小事情,也没有人提及,但所有将士都看在眼里,包括我。”

        

刘瓒点点头,“我明白了,我尊重你的选择,无论如何,他这次救了父亲一命,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他。”

        

“爹爹怎么安排?”刘璀问道。

        

“我特地问过军医,军医说爹爹筋脉受了重伤,内腑余毒难消,恐怕后半生都无法使用兵器了,其实这也算是好事,父亲可以远离战场,我打算让他在仙人关先养好骨折,再送他去成都调养,尽量把体内的余毒调理干净,正好大哥也在成都,他可以照顾好父亲。”

        

……….

        

就在刘氏兄弟谈话的同一时刻,陈庆也在大帐内考虑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刘子羽的建议像一盏指明灯,让陈庆眼前豁然开朗,他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现在已经是初冬时节,河水已经结冰,前几天还是薄冰,而这两天河水冰层已经很厚了,再过不久就该下雪了,宋金两军在大散关会处于一种对峙状态,有利于自己的行动。

        

“元清,你有什么想法?”陈庆问旁边的杨元清道。

        

杨元清微微笑道:“我们应该是带两千五百人吧!”

        

陈庆笑道:“伤兵留下养伤,我已经和刘瓒谈好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多出五百匹马,这五百匹马可以托上帐篷、粮草补给之类,马上进入冬天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荒野度过,后勤条件得加强一下。”

        

陈庆点点头,“这个方案不错,可以采纳,郑胖子呢?”

        

陈庆瞥了一眼郑平。

        

郑平咧嘴一笑,“我专出馊主意,哪有什么好办法?”

        

“那就说说你的馊主意!”

        

郑平挠挠头道:“我的想法就是低调一点,不要让完颜兀术关注到我们,我们就冒充刘子羽的部将,或者随便起个名字,杨庆、马庆、牛庆之类,我就是这个意思,只要是无名小辈,咱们的风险就会小得多。”

        

陈庆微微一笑,“牛庆、马庆不好听,那就叫杨庆吧!”

        

次日一早,陈庆率领两千五百骑兵离开仙人关北上,消失在莽莽大山之中。

0

更多精彩

妾室调教H/扒开h虐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嗯嗯,她给我打电话的,我们微信会有聊天,妍妍现在好可爱,我经常看到她发朋友圈。”月珊珊点了点头。  &nbs […]

高攀(校园)/翁熄合欢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嗯嗯,她给我打电话的,我们微信会有聊天,妍妍现在好可爱,我经常看到她发朋友圈。”月珊珊点了点头。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