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妾(宫廷H)_皇上临幸H

     

“什么?什么败了?”

        

“齐楚宋卫四国联军。”

        

“……”

        

看着嬴虔难以置信的神情,李郃将韩国派人送来的战报递了上去:“这是韩将申差给新郑的战报,十分详细地记载了睢县之战。”

        

嬴虔皱着眉头接过战报,仔细观阅,越看双眉皱得越紧,待等看到最后,他窝火地将手中的战报摔在面前的矮案上,眼角不住地抽搐。

        

“一群蠢货!”因为李郃在场,嬴虔克制了自己的怒气。

        

谁能想到齐楚宋卫四国整整二十几万联军,居然在魏韩联军抵达睢县的当日就被后者击溃,这打的什么仗?

        

亏他秦国此前还指望着齐、楚两国能当出头鸟,一起将魏国拉下霸主的宝座,没想到齐楚两国居然如此的不靠谱。

        

瞅了眼李郃,嬴虔忍着怒气说道:“子梁,多谢你的战报,我……需要独处片刻。”

        

李郃耸耸肩,转身离开了帐篷。

        

果不其然,他刚走出帐篷,就听到帐内传来砰地一声,疑似是嬴虔一脚踹翻了案几。 

        

显然,嬴虔还是那个脾气暴躁的嬴虔。

        

片刻后,李郃回到自己的兵帐,帐内,韩国驻少梁使者申春还在等着他。

        

“将战报给嬴虔了?”

        

见到李郃回到帐内,申春起身行了一礼,顺口问道:“他有何决定?”

        

“还在发火呢。”李郃抬手请申春入座,回答道:“估计得有一会儿。”

        

申春了然地点点头,随后又忍不住想到了睢县之战,摇摇头说道:“此次睢县之战,魏国可谓是挽回了颜面……真是难以置信,二十几万联军,居然在一日内就败了。”

        

“心思不齐,在所难免。”李郃平静地说道。

        

此前他就不认为齐楚宋卫四国联军能对魏国造成多么大的威胁,毕竟这支联军的成分实在太杂了,并且除了五万齐军以外,剩下的楚、宋、卫三国军队都远不如魏韩联军能打,只要魏韩联军的将领不犯糊涂,四国联军的战败那是理所当然,只是他没想到会败地这么快罢了。

        

而这场仗的关键人物庞涓,韩将申差已在战报中做出了高度评价:有勇用谋,很不简单!

        

结合去年庞涓在桂陵遭齐将田忌伏击,只能说,确实是大梁、或者说魏王拖累了庞涓,否则以庞涓的能力,断不可能被田忌全歼两万军队。

        

“子梁大夫有何打算?”申春问李郃道。

        

李郃微微摇了摇头,神色莫名地说道:“我少梁并非此战的主角,先看秦国对此有何打算吧。”

        

“也是。”

        

申春点点头。

        

约半个时辰后,嬴虔派人将李郃请到帅帐。

        

他郑重其事地问李郃道:“若我大秦继续攻伐河东,继续这场战争,少梁是否会从始至终协助我大秦?”

        

“不好说。”李郃很坦率地回答道:“我少梁也要计较利害得失。”

        

嬴虔沉着脸说道:“子梁,你应该明白,若我大秦败了,归还了河西,介时就是少梁单独面对魏国了!”

        

李郃挑了挑眉,对嬴虔的说话不置与否,他反问道:“虔帅想要继续这场战争?”

        

嬴虔盯着李郃看了几眼,忽而沉声说道:“不错!……我原本还指望齐楚两国能够拖住魏国,哼,如今我算是想明白了,靠他人不如靠自己!……趁着魏国的军队尚未抵达河东,我想要尽快打下安邑!”

        

李郃看了几眼嬴虔道:“你应该知道,魏军已经在赶来河东的路上了……”

        

“我当然知道。”嬴虔面色阴沉地说道:“计算申差在战报中记载的日期,我猜魏军或会在半个月之后抵达河东,但倘若有你少梁奇兵相助,我秦军一夜就可攻下安邑!”

        

说罢,他用期望的目光看着李郃。

        

见此,李郃反问嬴虔道:“栎阳呢?栎阳会支持虔帅的决定么?”

        

嬴虔好似猜到李郃在担心什么,承诺道:“我保证,定能说服栎阳。……你知道,我大秦谋求河西已有数十年之久,收复河西乃是先王的遗愿,绝无可能拱手相让于魏国!”

        

听到这话,李郃思忖了片刻,忽而点头道:“好!”

        

嬴虔微微一愣:“你答应了?”

        

李郃平静说道:“就如虔帅所言,若秦国败了,我少梁就要单独面对魏国,不是么?……再者,我少梁也没有背弃盟友的习惯,除非秦国背弃少梁,否则少梁不会背弃秦国。而就目前来说,秦国还未背弃少梁……”

        

嬴虔微微动容,随即郑重其事地承诺道:“日后也不会!”

        

李郃微微一笑,对嬴虔的承诺不置与否,继而压低声音说道:“若要袭城,必先要让安邑放松警戒,不如佯装撤退,待入夜后轻装杀回,杀安邑一个措手不及!”

        

不得不说,这是李郃在率军至河东后,首次对嬴虔提出建议。

        

而嬴虔也果断地采取了李郃的计策:“唔,就这么办!”

        

当日,嬴虔召集秦梁两军等将,就计取安邑一事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

        

会议结束后,韦诸皱眉问李郃道:“齐楚宋卫四国联军已败,魏国必然会将攻赵的军队调至河东,为何你还要助嬴虔夺取安邑?”

        

李郃对韦诸、伍康二将解释道:“正因为魏国赢得了睢县之战的胜利,魏王绝不会满足于将秦军从河东击退,必然会反攻河西,甚至波及到我少梁,与其在河西甚至是在我少梁与魏军厮杀,不如就在魏国本土作战。”

        

韦诸、伍康二人恍然大悟。

        

次日,也就是五月初十,刚刚在安邑城西南十里处建成营寨的秦梁联军,忽而出现了撤军的迹象。

        

有负责监视秦梁联军的魏军斥候连忙将前者的异动禀告安邑,禀告龙贾与穰疵。

        

此时龙贾已从曲沃、绛县等地调来了两、三万的兵力,再加上约一万六千余魏武卒,凭这约四万兵力死守着安邑,时刻不敢掉以轻心。

        

如今突然得知秦梁联军有撤离的迹象,龙贾也是颇感惊疑。

        

对此穰疵猜测道:“莫非是秦军已得知庞涓已在睢阳击溃了四国联军?”

        

“有可能。”龙贾微微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他们也是近两日才收到了大梁送来的消息,得知了睢县大捷的消息。

        

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可谓是让安邑全城的军民士气大振。

        

莫非秦军也收到了消息?

        

仔细想想,龙贾觉得不无可能,虽说自秦魏两国开战后,秦国就召回了驻大梁的使者,几乎不可能这么快就得知消息,但别忘了韩国是少梁的盟国,新郑与大梁几乎是同时收到了获胜的消息。

        

倘若当时新郑就派人通知少梁,算算时间,少梁也差不多应该得知了。

        

而以目前的情况,少梁得知了,那就等于是秦军得知了。

        

“……还是谨慎些吧。”龙贾对穰疵说道。

        

穰疵点点头,立刻又加派斥候盯着秦军的撤离。

        

这些魏军斥候的踪影,自然逃不过少梁奇兵的眼睛,只不过少梁奇兵这次没有驱逐对方罢了。

        

“放火!”

        

在黄昏前一个时辰,随着嬴虔一声令下,数百名秦军士卒点燃了他秦梁联军新建成的营寨。

        

看着熊熊燃烧的营寨,甘兴神色担忧地对缪琳道:“但愿此举能骗过安邑,否则……咱们真的得后撤了。”

        

缪琳点点头,看向远处正在私下议论的嬴虔与李郃二人。

        

不得不说,为了欺骗安邑,他秦梁联军也是倾尽了全力,就看是否能骗过安邑了。

        

黄昏前后,魏军的斥候回到了安邑,将秦梁联军自行放火烧掉营寨一事禀告了龙贾与穰疵。

        

得知此事,龙贾松了口气,与穰疵相视而笑:“看来嬴虔是真的撤军了。”

        

在他们看来,嬴虔都把营寨烧了,又怎么可能是诡计呢?——倘若真也是诡计,那对面的魄力也太大了。

        

秦梁联军撤离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全城,让全城的军民亦松了口气。

        

松口气之余,城内军民亦期待着近二十万攻赵魏军的抵达。

        

他们知道,等到这近二十万攻赵魏军抵达河东,介时便是他魏国对河西发起反击之时。

        

秦国也好,背叛他魏国的少梁也罢,介时都要为触怒中原的霸主而付出代价!

        

沉重的代价!

        

可就当安邑全城军民陷于秦梁联军撤退的喜悦之时,当日入夜,李郃亲率领一千名少梁奇兵折回了安邑。

        

只见这一千名少梁奇兵悄无声息地泅水渡过护城河,继而利用随身携带的可组合的长梯爬上了城墙,杀了守城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甚至于,少梁奇兵都没有让值岗的魏军敲响警钟,唯有个别侥幸逃过一劫的魏卒,大呼着‘敌袭’,或逃向城内深处,或逃亡其他方向。

        

随后,在轰隆隆的响声中,安邑的西城门缓缓敞开,将城外数以万计的秦军放入了城内。

        

“杀进去!”

        

随着秦将缪琳、甘兴等人一声令下,秦军源源不断地杀入城内,在李郃所率少梁奇兵的协助下,迅速占领外城,兵围内城。

        

期间,龙贾、穰疵二将被这股震天的喊杀声惊醒,大惊失色地跑到内城的城墙上,骇然看向遍布大半个外城的战火。

        

秦梁联军不是撤退了么?

        

怎么又回来了?

        

中计了……

        

龙贾与穰疵面色发白地对视一眼,脑门冒汗。

0

更多精彩

妾室调教H/扒开h虐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嗯嗯,她给我打电话的,我们微信会有聊天,妍妍现在好可爱,我经常看到她发朋友圈。”月珊珊点了点头。  &nbs […]

高攀(校园)/翁熄合欢

2021年10月5日 小羽 0

     “嗯嗯,她给我打电话的,我们微信会有聊天,妍妍现在好可爱,我经常看到她发朋友圈。”月珊珊点了点头。  &nbs […]